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0章 这个男人,消受不起!

  牧家旗下的生意,度假村那边的大权还一直掌握在牧裕隆手里,牧白三年前大学毕业后,就在牧家旗下的东方酒店担任副总一职,短短一年后牧裕隆就彻底放权,将东方酒店以及东方酒店旗下的相关别的产业全权交给了他这个儿子。

而牧白也不负众望,不断推陈出新,稳步发展,视线直标国外高等酒店管理模式,三年时间,将东方酒店发展成为H市酒店行业的标杆式存在……

牧白的经济头脑遗传了父亲,遗传了牧老爷子,但更主要的,还是他自己的勤奋努力,他这般拼命的原因,所有人都觉得那是一个男人的抱负和雄心,只有他自己知道不是。

牧白走进专属于自己的VIP电梯,按下数字1后,他长长呼出一口气,有些紧张。

电梯的门打开,几个穿着统一的人正迎面走来,看到他,纷纷颔首问好,喊得是:“牧少!”

牧白淡淡应了一声,门口助理邢仑已经备好了车,他弯身坐了进去,邢仑也跟着上车。

车子很快启动,在酒店门口的鎏金大花池转了一圈后,向着主干道驶去。

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牧白微微敛眉,看到是一条短信,秦暖问他:什么时候到?

牧白按下黑屏键没有回,直接对前面的邢仑说,“开快点!”

邢仑点了点头,踩了油门,加速!

……

某高级咖啡厅二楼靠窗位置,两个女人对面而坐,其中一个神态优雅的拿着汤匙搅着手中的咖啡,另一个目光在窗外的大街上流转着,偶尔抬眼看向对面的女人一眼。

大概过了两分钟,褚梦蝶终于是控制不住了,带着两枚钻戒的白皙小手在桌子上“锵锵锵”敲了三下。

对面的女人看她,“怎么了?”

褚梦蝶皱眉,“姐,今天姐夫不是去了牧家吗?为什么不带你一起去……他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啊……”

褚落夕敛了敛眉眼,端起手边咖啡喝了一口,神情淡淡,“他已经十五年没有回牧家,牧家的人看到他,到底是个什么态度,他也不一定拿得准,男人都好面子,他是为了我好……”

褚梦蝶却是不以为意,“姐,你就会为他找借口,你知道么?男人啊,都是犯贱的,你越是这么宠着他,由着他,他们越是不将你放在眼里,尤其是姐夫这样的优秀多金又帅气的,H市多少名媛闺秀们私下谈论的白马王子啊……你要是现在不抓紧,迟早得被他飞了!”

褚落夕睫毛一颤,端着杯子的手指骨节也是一紧,脑海中,陡然想起昨晚牧宇森唇角的那个伤口,刺得她心里疼。

褚梦蝶又道,“不过,话虽然是这么说,但姐夫的性格也不像一般的纨绔子弟,脾气难把握,喜怒不形于色,周身冷冰冰的,啧啧,总之我是挺怕他的……”

褚梦蝶说完,脑海中浮现出牧宇森的那张沉郁阴森的双眸,身子一个激灵——

这个男人,真的不是一般人消受得起的!

至少她褚梦蝶,消受不起!

第20章 这个男人,消受不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