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项太太这个称呼现如今变得如此紧张,如此珍惜

  项默森从酒店出来,车子行驶在回家的路上。

手机响了,他接听。

许仁川说他在于佑的会所,听得出情绪不是很好,应该是喝了酒。

挂了电话,项默森让左灿掉转车头。

十...

项太太这个称呼现如今变得如此紧张,如此珍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