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深深的嫉妒,可她何来资格嫉妒?

  赵文清通常要照顾孩子起床上学,习惯了比他人早起。

周末项恬不用上课,但是一大清早就被花园里那狗吵醒了,再也睡不着回笼觉。孟晞和项默森还在房里洗漱的时候,项恬已经和赵文清坐在餐桌上了。

项家的人有些有吃早餐的习惯,有些没有,所以早上都是碰不到一起的。

“恬恬今天和朋友约了逛街吗?”赵文清喝了一口牛奶,装作不经意的问。

“怎么了?暂时还没约。”项恬眨眨眼,手里撕着面包往嘴里塞。

“今天我要陪小晞去医院,不知道要耽误多久,我眼霜用完了,想着你要逛街的话顺便帮我买一瓶。”

项恬重点不在什么眼霜,四下瞅了瞅,小声对她二嫂说,“那个,二嫂啊,上次思婕话说了一半就不说了,这次,我们正好有机会查孟晞到底有没有过孩子呀?”

赵文清端着牛奶,没说话。

项恬以为自己说得不够清楚,又补充,“哎哟,可以就带她去那间医院啊,病人病历要存档的,如果她真的有过孩子,这次顺便让医生一查不就知道了吗?”


赵文清放下杯子,拿纸轻轻擦拭着嘴角,由始至终都是平静的一张脸。

“二嫂啊,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项恬急了,这可是和自家哥哥有关的大事!

“我在听。”

赵文清心里冷笑,“可是你想证明些什么呢?她和你三哥结婚前有孩子的话,说明她和梓宁不干净?她和你三哥结婚后有的孩子,是不是就能证明她和梓宁干净了?”


项恬噤声,为什么二嫂把话说得这么难听呀。

“你很不喜欢她?”明明知道是这么回事,赵文清还特意这么问了一句。

项恬本来是讨厌孟晞,但要她亲口说出来,好像,还真是有那么一点难以启齿。她想了想,说,“二嫂,我要和你一起去医院。”

……

孟晞和项默森一起从楼上下来,二人已经在说其他。

许仁川约项默森有事,早餐他就不吃了,孟晞送他到门口,他吻她眼睛的时候她配合的轻轻阖上眼,然后再睁开,跟他说小心开车。

这一幕,项恬看在眼里觉得孟晞虚假。

赵文清看在眼里,则是深深的嫉妒,可她何来资格嫉妒?

……

项家的司机开车,孟晞和项恬坐在后排。

赵文清从来话不多,去医院的路上很少开腔,倒是项恬,因为对孟晞有成见,免不了冷嘲热讽。

司机老宋在车镜里看了项恬好几眼,叹气,这个恬恬小姐也不是不懂事的孩子,怎么就老是针对三少奶奶呢?

孟晞看向车窗外,觉得路线不太对,昨晚不是说了要去妇女儿童医院吗?

“那个,宋叔,是不是走错路了?”孟晞开口问。

“这条路是去人民医院啊。”老宋对行车路线很熟悉,确定自己没走错。

“……”

孟晞心里一忐忑,看向项恬,项恬冷笑,“我和思婕约了,让她给我们提前挂了号。”


孟晞低头,淡淡地一笑,“恬恬,我自己的身体,你倒是比我更关心?”

深深的嫉妒,可她何来资格嫉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