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崖顶大战,意外之人

  “呯。”一支飞镖过来,将段钰钦手中的长剑瞬间打落。

“你们终于来了。”季如风正快步朝我们走来,第一次见他,他便就是用这毒镖杀的人,我便高兴地挥动着自己的手臂。

从我知道他二皇子身份后,他便换下了自己那一尘不变的黑衣,改穿白袍,此刻,白袍上粘有丝丝血滴,而他身后,则跟这大量血楼的人,无忧,无殇,等等,就连凌天也跟来了。看他们身上的血,我猜想,定是在山下有过一番打斗,段钰钦所带来的人,此刻应一个不剩。

“你们看好韵儿。”他看了看我,对身边的人吩咐道,自己则扶住了自己的外公:“外公,你怎么样了?”

“没事,你来了就好。”玉老头方才打斗中受伤,此刻,他捂着自己的胸口;“你去,杀了他。”

“看来,你们还真是不容小窥。”段钰钦用脚挑起地上剑,递到手中:“你又是哪个?”他对季如风,露出不屑的神情。

“我们算起来也有近十年没这样见过面了吧?你不认得我也难怪。‘父皇’。”季如风微垂着眼帘,冷笑着喊出‘父皇’这两个字。

“你是清儿?”段钰钦惊讶的连连后退,“你竟然还活着?”

“对不起,令你失望了。”

“清儿,你活着太好了。”段钰钦咧着嘴,竟露出了欣喜的笑容:“父皇好想你。”

“父皇?”季如风冷眼盯着他:“你到现在还要强辩?”

“清儿。”段钰钦换上了悲戚而可怜的神情,宛若一位乞求孩子原谅的可怜父亲:“我虽不是你的父皇,但是,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将你当做亲生孩子对待,你想想,你在宫中十五年,我可有半点亏待于你?”

“呵呵呵。”季如风听完他的话,难掩笑意,不禁嘲讽道:“你对我下毒,派杀手害我,这就是你的不曾亏待?”“你从何得知这些事的?想是这亡国之君告诉你的吧。清儿,你可千万不可听他的一派胡言。”

“母后的书信,你所派之人的亲口承认,这难道都是假的?”

“风儿,休要再和他多言,我你看他是存心在拖延时间,杀了他。”玉国老头在一旁,受不了两人的只言片语,恶狠狠的瞪着自己的仇人。

“是。”季如风点点头,从腰际抽出软剑,便要动手。

这次的他,与以往我所见过的他,很是不同。以前,我也曾见过他与人打斗,但只有这次,能让我感受到浓浓的杀意,看来,这次,他是认真了。

段钰钦许是感到他的杀意,亦或是明白了多说无益,便打算先发制人,只见他举剑快速朝季如风面门刺去。季如风也不打算硬接,身形一闪,便绕道他的右侧。却没想到,此时,段钰钦以左脚为中心,飞快回转,同时右脚趁势向季如风扫去,季如风忙用剑向他刺去,同时,借助剑的力道,跃至段钰钦身后,并一剑刺入他的左臂,段钰钦闷哼一声,忙前走几步,硬生生的将剑拔出来,并飞快转身,用剑抵地,方站稳脚步,血瞬间便染红了肩头。他直硬打不行,便打算以内力来取胜,他手中长剑一抖,剑气激荡,寒光一闪,便移到季如风面前。

我心中暗叫不好,口却紧张的发不出声音。正在我忧虑之际,却见一丝银影从他剑身中窜出,正中段钰钦右肩,电光火石之间,胜负已分。

段钰钦手中紧握的长剑自动落地,右臂再也抬不起来。“你的右臂已废,还想怎么打?”季如风用软剑直指段钰钦眉心,冷声问道。

“你们想怎么样?”段钰钦左手抱着右臂,额头早已布满汗滴,“落得今日下场,怪只怪我太过轻敌了。”

“风儿,动手。”玉国老头恨恨的说。

“等一下。”季如风刚要动手,却别人打断。

我循声望去,不由的大吃一惊。来人竟然是段逸轩。

他为何会来这里?听段钰钦的话,他到这里的事,应该没有对别人说过,而且,段逸轩平日不管朝政,又怎会无故到此?

“放了我父皇。”他几乎用命令的口气要求道:“否则,就只有死路一条。”他舍去了原本玩世不恭的神色,眸中溢满冰冷。

季如风却并没有被威胁到,挥剑便朝段钰钦刺去。

“砰砰。”不知从何处窜出了大量黑衣人,挡住了季如风的剑,并有一人,将段钰钦快速劫走。

凌天忙上去帮忙,无忧他们也是跃跃欲试,却只能焦急的看着,安静的守在我旁边。

我知道,他们是碍于刚才季如风命他们照看我的吩咐,我便劝道:“你们快去帮忙,不用管我,楼主重要还是我重要,你们比我要清楚的很。”

他们听我这样说,狠狠心,便抛开我,都赶去帮季如风对付黑衣人了,留我独自一人,站在旁边静静的看着。

场面十分混乱哦,黑衣人人数众多,而我们这边,人数却相对要少,因为没有事先想到会有这种情况,所以,血楼中的人,只来少数。现在的情况,可算是以一敌二。不过,血楼毕竟是血楼,连灭江湖几大派的事情,也不是徒有虚名,而且大家都是杀手出身,武功更是数一数二,没战几个回合,便将黑衣人消灭的差不多了。

我正沾沾自喜,却突然被一双大手从身后锁住喉咙。我斜眼看去,只见身后之人是一脸阴沉与狠决的段逸轩。

他拖着我,慢慢朝着半坐在崖边的段玉钦处走去,而段钰钦面前,原本保护他的黑衣人,也越来越少。

“父皇,你没事吧?”段逸轩挟着我,走至他面前,担心的看着自己的父皇:“儿臣早发现这女人有问题,父皇为何不听儿臣劝告?”

“多说无益,回宫要紧。”段玉钦流血过多,此刻很是疲劳。

“父皇放心,儿臣定送父皇回去。”段逸轩信誓旦旦的保证,随即便放大了声音,大声喊对面前打斗的人喊道:“都快住手。”

四周,顷刻间便鸦雀无声。

段逸轩满意的继续说道:“放我们出去,否则,我便扭断这女人的脖子。”

崖顶大战,意外之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