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密道

  “有人在吗?”早上听段逸晨提及二王爷要离宫的事后,我便决定在他离开之前见他最后一面。我知他不希望别人知道我们相熟的事,便故意等到天黑了才过来,谁知,他竟不在院中。我徒步向他屋内走去,继续小声的喊道:“段逸清,二王爷,你在吗?”

屋内点着灯,却是空无一人。不是过几日才走?为何现在就已不见了人影?他到底去了哪里?我决定进屋等着他。

房中还是一如既往的空空荡荡,空气中弥漫着檀香的味道,我慢慢的走到他书桌旁,随手拿起他上的书本心不在焉的翻看着。书中无非是些普通的伦常治国之道,很是乏味。

我正准备放下离开,目光却被书桌坐上角的一块砚台引住了。这是一块十分不规则的石砚,应是年代已久,砚面因长期使用,已经凹陷了,砚外随意的雕刻这几朵梅花,乍看上去很是普通。

而我之所以会对它产生兴趣,则纯属好奇。在来这个朝代这么久,见了不少砚台,这个,却是最普通,最粗糙的一个了,没想到宫中竟也会有这种次品。我暗自好笑,便伸手,想要拿起来细细端详,但它竟宛如长在桌上了一般,纹丝不动。

我起身,用双手用力的将其向上提起,但没有一丝作用。我正打算放弃,却灵机一动,将其向左右转动试试,果然,砚台向右转了一圈。与此同时,我面前的桌子竟自动的向右移开了,桌下竟开了一道一米宽的口。这间房中竟会有密道!我吃惊的盯着这个口看了片刻,便决定下去看看。

我拿着油灯屏住呼吸,静静地向下走去,这是用楼梯通着的地下密道。走了不到半炷香时间,便有一间房呈现在我的面前,屋内有着微弱的光。

我小心翼翼的走进去,里面却也是没有人影,只有一张桌子,置于中央。我又进了一步,不禁惊讶地瞪大了双眼。

只见屋内四周的墙壁上全都是一幅幅的画像,而画中人,我却是再熟悉不过了。她是我在血楼禁地所见的画中女子,那位在水仙花中曼妙起舞的绝世女子,也就是季如风的母亲。我很是好奇,这里怎么会有她的画像?

我正在苦思不解,却又被桌上的东西惊愕住,桌上所放之物不是别的,正是我请无忧交给季如风的《三国演义》。

若说画中女子一样,我可以将其牵强的理解为人有相似,但这本书在这个世界可是独一无二的啊,难道季如风与这皇宫有什么关系?亦或者是与这二王爷有着莫名的关联?还是说,他遇到什么不测?

我不敢想下去,却又感到,我离真相越来越近。

我便将书放于桌上,便又继续向前走去,没走多久,便听见有人在小声的说着什么,我谨慎的向前摸索着,过了一道墙,便看见了一袭白衣的面具男子,不是别人,正是二王爷段逸清。

他显然也发现了我,一个闪身便来到了我的面前,伸出右手紧紧的掐住了我的脖子,完全没有了往日的和善,眼中含着令人陌生的冰冷与阴狠。

密道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