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他醒了

  古代的医疗设备简陋,而且护理措施也与现代没法相比。我对给五王爷要做的手术,其实并没有多大的把握,但因为自己立了军令状,我俩的命现在等于绑在一起,所以我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因为五王爷一直是处于昏迷状态,所以便免去了使用麻药的麻烦。我先用银针将他身上的毒全部逼到腿上,接着便封住他身上的穴以免毒血回流,接下来便开始准备锯掉他的腿了。此刻屋内空无一人,安静的可怕。我用酒及火将刀具反复消毒,后用大量的冰快来降低血流的速度,以防大出血。

就这样,从早上一直忙到傍晚。

当我终于从屋内开门出来时,门外竟聚集了好多的人。

因为天色昏暗,我费了好大劲方看清,他们中除了有五王爷的家眷及下人外,另外还有皇上身旁的公公,太子贴身随从,段逸轩身旁的清扬。

“姑娘,王爷情况如何了?”公公见我出来忙抢先上前问道。

我拭去额头的汗珠,声音略含倦意的答道:“毒已经解了,但他有些发烧,能不能好,就要看他今晚能否退烧了。”“那奴才进去看看。”他点点头,便要朝屋里钻。

“公公,且慢。”我忙拦住他,不让他进去,“恐怕公公现在不能进去。”我见他面色温怒,便赶紧接着解释道:“公公不要误会,民女不让公公进去,一来是怕里面的情形吓着公公,二来则是怕人带进去太多灰尘,又引得伤口感染,恐怕到时出了什么事,民女不好交代。”

他笑了笑,显然明白事情的严重性,不愿承担责任:“好,那老奴就不进去了,老奴传皇上口喻,姑娘就暂时留在此地精心照顾五王爷,寸步不离。”

他转身面向其他人,吩咐道:“你们也都回去吧!”

显然,由于他是皇上的亲随,地位也相对比较高,其他人听他这样说,便都跟着他四散离去了。只有我,不知是不是上辈子欠他们段家的,忙了一天了,都不让我休息,还要我寸步不离的贴身看护。

我认命的回了屋,简单的收拾了下房间,又在房中撒了些酒消消毒,而后便坐在了床边,身上裹了里三层外三层,这到不是说天气很冷,只是因为屋里摆了块超大的冰块,还没化完,气温太低了。我凿了点冰块,用布包住敷在他的额头上,给他降降火。而后便偷懒的趴在床沿上补眠。

“水,水。”一阵微若的声音将我惊醒。“别说话,我再睡会。”我闭着眼睛,不耐烦的嘀咕道。

可那声音却没有停止,我终于忍无可忍,猛的坐起身来,吼道:“谁呀!还让不让人睡…”当我看清床上眼神微睁,嘴唇干涩的人时,才突然意识到自己身在何处,便忙去倒了杯水,改口道:“水来了,水来了。”

我扶他坐起来,喂他喝了水,顺手摸了摸他的额头,已经不烫了。唉,我的苦心终于有所回报。

不过,既然他醒了,那接下来的事应该会更麻烦。

他醒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