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季如风的过往(二)

  “你说的是什么意思?”我探出窗外,满是不解的看着他。

“想喝酒吗?”他立起身,冷不丁的问道。

我只底木讷的点点头,跟着他出了院子。

我跟着他来到一个小巧的院子,我来血楼已有些时日,对这儿也算熟悉了,这个院子我几天前也曾来过,现在想起那天的事情,我都还心有余悸。

那日,凌天出去做事,我闲来无事,便四下逛逛,恰巧经过这儿,见这院子红墙红瓦,偏僻而小巧,外观装饰与别处很不一样,并且上了锁,十分神秘,很是好奇,打算爬墙进去看看。可刚爬了一半,一把剑便架上了我的脖子,害的我摔倒在地。

拿剑的是一个青年男子,他厉声对我说道:“这是血楼禁地,快快离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我被他镇住,连忙跑了。

如今,故地重游,心中难免有些胆颤。

“没事,进来吧!”他可能看出我的犹豫,安慰道。

我点点头,见他开了门,便跟着他走了进去。

可刚进门,却立即惊住,只见里面养了满院的水仙,纵横交织的绿叶中,争相斗胜的开着汉白玉雕刻般的洁白无暇的花朵,花中含着一束金色的花蕊,散发着一阵浓郁的芳香。一阵风吹过,成片的水仙一齐点头,宛如白衣仙子,在水中翩翩起舞。

“借水开花自一奇,水沉为骨玉为肌。”我呆呆的盯着面前的美景,喃喃吟道。

“走吧!”季如风在前方唤我。

我循声望去,他竟立于这大片的花中,依旧是那一袭黑衣,身形挺拔立于这无暇的水仙之中,格外扎眼,却俊逸非凡。

我不知他如何进去的,很是纳闷,低头张望,这才发现它们中间留有一条小径,直通不远处的一间雅致的小屋。

我与季如风进了小屋,点了灯,才发现屋内很是简洁,摆有些桌椅橱柜。

见季如风去橱中拿酒,我便在这屋中四处走动,眼不自觉的被墙上仅有的一幅画吸引住。上面画着一名女子,身着纱衣,身姿曼妙,柳叶弯眉之下,是一双灵动的眼眸,宛若月光照耀下的水波,明亮而动人,她的鼻梁高挺,唇形姣好,清丽脱俗。我看着她,不禁想起院外那月下水仙,水仙有凌波仙子的美誉,而这画中之人称为仙子,也不为过。“这是我娘。”季如风来到我身边,淡淡的说道。眼中含有些伤感。细细看来,他与那女子确有几分神似。

“你娘?那她现在在哪?”我问道。

“死了。”他平静的答道,即而转身走到桌旁坐下,倒了两杯酒。

我应是问了一个愚蠢的问题,他是杀手,向来就形单影只,自然就不会有什么亲人了。便跟上他,坐在他对面,拿起酒杯一饮而尽。这是我第二次喝酒,第一次是与二王爷段逸清,他与季如风一样,同样俊逸但都不多言,身上都有着无数的秘密。不知他现在怎么样了?

季如风的过往(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