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058章 成全他

  她来时他便已很不舒服,强撑着病体一心只想赶她走,哪知她就是不走。

燕修无奈一笑,话语低下去:“我已服过药。”

“何时?”她已顺势探上他的脉,昔日在白马寺,闲暇时她曾缠着华年成学过一些皮毛,虽学了一知半解,倒是会把一些脉。而他此时的脉象虚弱,内息紊乱。

心口的闷痛愈发地猛,他揪着衣襟的指关泛白,片刻,才又答:“一个时辰前。”

“怎会……”方婳讶然脱口,华年成的药她是知道的,即便服下没有即时见效,也不可能一个时辰过去还严重了!

他原以为熬一熬这痛便过去了,未曾想会在这里遇见她。

“我替您宣太医!”

“不必,我休息下便好。”

“那我扶您回夙锦轩。”

他仍是拒绝:“不用,你回去。”

回去?他现在这般叫她如何放心回去!

方婳再压不住心头的怒火,咬牙道:“即便再讨厌我,身子是自个的,何必糟蹋它!我送你回去,替你宣了太医自会走!”他不动,她强行欲将他扶起来。

他的视线渐渐模糊,身子一软直接靠在了她身上,方婳惊呼一声,伸手抱住他,脱口叫他:“师叔!”

一出口,她便怔住了。

她曾憎恨过这二字,羡慕楚小姐唤他“修”,可她如今叫出来,才发现她叫他师叔时,她与他好似又回到那年在白马寺的情形——他清弱的笑容,俊美如神邸的容颜,温润如玉的谈吐……他教会她一切,送她衣服,给她上药……曾经,他便是她的一切。

燕修,是她的一切。

他从剧痛中回过神来,艰难地开了口,却是道:“不许……这般叫我。”

不许,他说不许……

她忍不住落下泪来,这样残忍的燕修!

他用尽力气推开她,“回去。”

她愣愣睨他一眼,哭着跑开,他已不需要她,她会成全他!

他跌坐在石凳上,伸手支住摇摇欲坠的身躯,身后的脚步声渐行渐远,燕修却淡淡笑了。

————

翌日,苏昀瞧见方婳便吃了一惊:“婳婳,你哭了?”

“没有。”她淡淡否认。

苏昀黏上去,皱眉道:“你看,我对你可是掏心掏肺,什么老底都揭了。你们古人真是奇怪得很,什么都搁心里!要是我,早得心脏病了!”

方婳的脸色微变。

苏昀又道:“今日别吃得太咸,否则你眼睛肿得更厉害!”

方婳正要出门,闻得她这样说,蓦地一怔。昨夜她遇见他时,他便是在杏林中,既是发了病为何要出来?她要送他回去他不愿,也不愿她宣太医,她一心只想着他是厌恶她想要她走,倘若不是呢?

方婳的心跳加快,径直朝夙锦轩而去。

第058章 成全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