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050章 又改名字

  此时的尚宫局正热闹着,方婳入内时见白素碧与钟秋灵正站在院中。钟秋灵一眼见她进去,叫住她问:“你去哪了?”

“哦,奴婢带人找锦瑟去了。”方婳态度诚恳。

钟秋灵便不再说话,一个女史过来了,行了礼便朝方婳道:“方典正,怎不见苏昀?打算叫她出去找人呢!”

方婳神色淡淡:“哦,苏昀犯了错,我让她在我房内罚跪,我这便叫她出来。”

她匆忙入内,将房门一关,便叫:“锦瑟?”

“你来了!”锦瑟从床底下爬出来,笑着道,“真有你的!我还想没有钥匙怎么逃呢,没想到那群傻子打开柴房的门一看我不在,连门都没锁就跑了!居然没想到我藏在干柴里!”

方婳压低声音道:“没人见你来吧?”她问着,将手中的面具递给她。

她接过,一面道:“没有,人都去找我了,我从后窗进来的。咦,这是什么?”她一顿,惊讶道,“人皮面具!”这东西只在电视里见过,没想到世上还真有!

方婳推她坐下,帮她戴上,小声道:“日后你便是苏昀了,利州人氏,家中只有一个病重的母亲。在尚宫局是我的女史。”

底下之人的眼睛圆了,不可置信瞪着她道:“不是吧?一天之内你给我改了两次名字!你真是我干妈呀!”

方婳抿着唇:“不许贫嘴,日后也不许乱说话,在这里要自称奴婢。”

面具戴好了,又给她换上了女史的衣裳,方婳推她一把道:“现在,你出去。”

“干什么?”

“假装去找锦瑟。”

“噗……”她差点就喷了,但见方婳一脸严肃,她也只好出去了。太棒了,她终于算是自由了,趁机出去溜达溜达,说不定还能勾|引个皇上!

————

白素碧将目光从盛开的丁香上收回,闻得钟秋灵低语道:“您别怪奴婢多嘴,奴婢知道锦瑟是您远方侄女,您不忍心……可那丫头实不该留着的。”

白素碧转了身,片刻,才道:“她已疯癫,也不知晓什么事。”

钟秋灵跟上前再欲说什么,但见白素碧的脸色只能缄了口。

————

御花园东侧一处亭中。

燕淇一袭翔云常袍坐在石桌前,他一落流云广袖,低声问:“方才你在和谁说话?”

容止锦低着头道:“哦,没什么,一个宫女。”他趁机便转口,“对了,臣见那些宫女都跑出来了,是出了什么事吗?”

燕淇微微蹙眉,目光一瞥,钱成海已上前回禀道:“听闻是尚宫局在找一个犯了事的宫女。”

“哦……”容止锦拖长了音。

燕淇笑道:“你何时还对这等小事上心了?”

容止锦忙道:“没,就是随便问问。皇上您还有事吗?没的话臣去看太后了。”他告退转身,忽而闻得燕淇道:“止锦,你掉东西了。”

“啊?”他下意识地一摸胸口,没掉呀,面具还在怀里啊!

燕淇的嘴角一扬,如画瞳眸里淌过一抹深不可测的光。

第050章 又改名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