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044章 用情至深

  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睡不着,倒不是因为害怕自己今后的处境,竟是一直在想那叫锦瑟的宫女。方婳蹙眉起了身,拉过外衣披上,悄然出了门。

————

延宁宫。

太监恭敬地跪在底下,开口道:“回太后娘娘,皇上今儿又召了宜萱阁妩婉仪。”

太后挥手示意他下去,回头握住身侧少女冰凉的手,道:“男人自然是有三妻四妾的,何况他是皇上。”

容芷若尽力忍住哽咽,道:“可表哥都没选我……姑母,小时候的事难道表哥忘了吗?我们曾经那么要好,他……他怎忘了?”她说着说着,眼泪便落下来。

“傻孩子。”太后取了帕子替她擦拭,安慰道,“哭什么?便让他去宠别的女人,你就安心留在姑母身边,等过个一两年,姑母替你择个好夫婿,让他好好地疼你!”

“我不!”容芷若决绝地摇头,坚定道,“我便是一辈子留在姑母身边伺候您,也不要嫁给一个陌生人!姑母,您要答应芷若,决不能随便把我指给别人!”

太后宠溺地摸了摸少女美丽的脸,轻声道:“好,姑母知道了。姑母可是把你当亲闺女的,哪有做娘的不希望女儿好?”话至最后,太后的眸光稍稍黯了。

容芷若想着她大约是想起了莹玉公主,便小声问她:“您又想起欢姐姐了吗?”

太后适时地别开脸,“芷若,你先下去休息吧,哀家想一个人静一静。”

————

容芷若穿过了珠帘出来,宝琴上前道:“姑娘怎出来了?”她说着便要入内。

“宝琴。”容芷若拦住她,摇头道,“太后娘娘想一个人静一静,她……又想起莹玉公主了。”

宝琴张了口,说不出话来。

容芷若叹息一声,转了身喃喃道:“我也想念欢姐姐,欢姐姐若是在就好了,我家里就两位兄长,所以我有什么心事也都同她说。皇上若欺负了我,都是她替我出头,皇上与她感情好,每每都会听她的话……”她说着说着,便又伤感起来,“我现在每每见着皇上,总会想起欢姐姐。”

宝琴低声道:“皇上与公主是双胞胎,别说姑娘有此心,我们也是。只是日后别在太后娘娘面前提公主了,太后娘娘好不容易从丧女之痛中走出来。”

容芷若怅然点头,深吸了口气道:“我知道,只是觉得难过,欢姐姐走后,皇上伤心难过了好久,一切都不一样了。”

宝琴静静站在她后面听着,眼底弥漫着一层薄薄的水汽。

————

是夜,夜黑风高。

锦瑟骂累了,趴在门口才入睡,隐约便听见外面有脚步声,她立马跳起来,警觉地问:“谁?”

方婳未曾想她还没睡,拉紧了衣衫在门口坐下,问她:“你叫锦瑟?”

里面传出一声哼:“拿问题回答问题很不礼貌。”

方婳抿唇一笑,这个锦瑟果然很特别,她便道:“我叫方婳。”

第044章 用情至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