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三章 我什么时候食过言!?

  “颖!别为难我好吗?”贝翎宇的嘴角拂过一抹浅笑,似乎真的透露出了他的为难,却也有着一丝的无奈,颖,难道所有你都可以忘吗?

“可孩子是无辜的!”夏雨颖的语气中多了一丝的愤然。

“可我同样也是无辜的!”贝翎宇毫不留余地的反驳道。

“算了!我不想和你说这些!”夏雨颖似乎显得很无力,脸色似乎也有着一丝的苍白。

“颖!你没事吧?”贝翎宇看着此时的夏雨颖,脸上尽是担忧的神色。

“不用担心,我没事!只是最近有些感冒而已!咳咳咳!”夏雨颖淡淡道,她的身体是越来越差了,只要稍微的移动器,身上就会显得贫乏无力!

“颖!不要总是拿自己的身体不当回事!”贝翎宇却也不疑有他,近几年她的身体一直都这样,时不时的会感冒发烧。

“我知道!”夏雨颖淡淡的应道。

“你找到他们了!?”贝翎宇突然问道。

夏雨颖听了,扯了扯嘴角,“看来,什么都瞒不过你!”笑容里尽是苦涩。

“他们不肯认你!?”贝翎宇看着她的笑容,心中不觉溢出一抹的心疼,你这样的结果,都是谁造成的?

“你都知道了,又何必还要问我呢?”夏雨颖显得越发的无力了,只要一想到那些话语,那决绝的背影,她的心就会很痛!无法抑制的那种痛!

贝翎宇看着她,他也很无奈,过去的一切,是造成现在局面的根本原因吗?真的有太多太多的事,都不是他们所能够掌控的!

夜幕,不知不觉的缓缓的降下,黑暗中总是会有一处微弱的光亮,那就代表着希望,有了希望我们就要继续下去。

“哗哗哗、、、!”

尹安沫在洗手间,洗着手,“咳咳咳!”一阵急切的咳嗽声响起。

“咚咚咚!”尹安朵在外面敲着门。

“沫?你怎么了?怎么会咳嗽的那么厉害?”尹安朵在外面担忧的问道,他的身体一直都很弱,让她不得不时刻的主注意着。

尹安沫看着手中,从自己的口中所咳出来的血,真的好耀眼!

不慌不慢的用手冲洗着,脸上一脸的从容,“姐!没事,只是突然呛到了而已!你不用大惊小怪的!”略带着调皮的语气。

“是吗?你出来让我看看!”尽管听他这样说,尹安朵依然不放心。

“咔嚓!”门开了。

“姐!我就说没事,你别总是这样没事瞎担心,小心会变老额!”尹安沫看着眼前审视着她的人,嬉笑着责备道。

尹安朵看着面前说笑的人,神色如常,似乎真的是自己过度的担心了!

“那就好!沫,我榨了新鲜果汁!是你最爱的椰子味额!走吧!”尹安朵说着拉过他的手,朝着果汁厅走去。

尹安沫深深的看着尹安朵的身影,自己总是让他莫名的担心着,其实,自己对于她来说,是个累赘吧!

姐姐,我亲爱的姐姐,也许在不久你就会解放了,我就再也不是你的累赘了!你就再也不会担心我了,这种感觉真好!

时间过得很快,似乎到处都很安静,看不熟一点的不平静,但同时,又让人感觉到了深深的不安。

湖边,一如既往的坐着两个人,看上去很和谐的样子。

“朵朵!还有几天就是她的生日了,我希望带你一块回家!”夏夜研究着手中细长白皙的手指,这双手真的很漂亮,柔软中有透露着一丝的质感。

“她?你妈妈?”尹安朵看着他问道。

“嗯!你的意思呢?”夏夜淡淡的点着头问道。

“嗯!我早就想见见伯母了!”尹安朵脸上有了淡淡的笑容,夜他有时候会给她将一些他妈妈的事,虽然她不是他的亲生母亲,但是,她能够感觉到,她对他真的很好,突然感觉身边有个妈妈怎的很幸福!

尹安朵突然底下了眸,可是她了,她可是她的亲生母亲,可是却弃她于不顾,她根本就不配生为一个母亲!

“朵朵!不要想了!”夏夜轻轻将她拥入了自己的怀中,轻声道,他又怎么会不知道她心中的所想呢?

“嗯!”尹安朵安心在他的怀中依靠着,闻着他身上淡淡的香草味,她的整颗心似乎都有了着落。

“朵朵!你只要记住,不论何时,你的身边,永远有这样的一个我!”夏夜虽是一种淡淡的语气,却透露着坚定。

一个树后,一双眸子,恨恨的盯着相拥的两个人,眼眸中渐渐的涌起了泪。

为什么夜哥哥的怀中不是她呢?为什么?谁能够给她一个合理的答案!?

她喜欢了夜哥哥八年,从见第一面的那天起,她就无可救药的喜欢上他了,为什么,为什么他的眼中永远都没有她的存在?为什么她就得不到他丝毫的回应?

贝乐菱在心中无声的呐喊着,身体已从倚靠着的树杆上滑落。

这个世上,有了贝乐菱,又为什么,同时还要有尹安朵,不行!她不能够允许她的存在,绝对的不允许!

“咚咚咚!”贝乐菱站在贝翎宇的门外,不安的敲着门。

她要怎么和爹地说呢?正想着耳边传来了爹地一如既往淡淡的声音。

“进来!”

“咔嚓!”贝乐菱缓缓的打开了门,首先探进去的是她的头,接着才慢慢的走进了房间。

看着爹地房间的摆设,她不是第一次进爹地的房间,但次数却是屈指可数的,他房间的摆设一直的都很简单,简单单除了必要的家具之外,就只剩下一个偌大的床了。

贝乐菱抬头,贝翎宇正背靠着桌子,手中快速的转动着一支笔,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爹地、、、!”贝乐菱叫了一声。

“什么事?”依然是一切都如他的往常。

“爹地!我、、、”此时的贝乐菱,依然是不知道要如何开口,看着他的眸子,也有着些许的闪烁。

她要怎么开口?难道是直接向爹地要人吗?这、、、怎么可以?爹地又怎么可能会答应呢?

尽管以往她只要开口要什么,他都会毫不犹豫的满足他所想的!但是,这次明显的,与以往任何一次都是不同的!

影魅!?那个好似不受任何牵绊的人,就算爹地答应,他也不一定会服从她的差遣、、、

“小菱!有什么事,就直说吧!?在爹地面前,是没有什么不可以说的!”贝翎宇的脸上一抹似笑非笑的神情一闪而过。

终于是忍不住了吗?你和你的她还真是像呀?可以说是有其母,必有其女吗?为了达到目的,不惜一切代价吗?

贝乐菱抬眸,看着自己的爹地,为什么感觉他今天,有些不同,却又说不出来是哪里的不同!

那双让人深陷的眼睛,此时正看着她,但又好像不是,似乎任何东西都不能够停留在他的眼中、、、

“爹地,可以让影魅跟我一段时间吗?”贝乐菱也不在想什么了,不管爹地答不答应,她都要试试。

“哦?”贝翎宇故意微蹙了下眉,扫了她一眼,道:“小菱,想要去做什么?”

“我、、、我想对付一个人!”贝乐菱在贝翎宇的面前,似乎只能选择说实话。

“原因!?”贝翎宇像是公事公问般。

“因为夜!爹地,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成为别人的他!”贝乐菱说道,眼眸中闪现出一抹深深的痛苦。

“我知道!你先出去吧!一会儿我会让他去找你!”贝翎宇淡淡道。

尹安朵,颖的女儿?她真的有那么厉害吗?竟然让她想着要出动影魅?如果真是这样,对于影魅也是一种挑战吧!

贝乐菱听了,爹地他是答应了!?脸上一瞬之间,透露出了不可言喻的欢喜。

“谢谢爹地!爹地,我先出去了!”贝乐菱说完,就缓缓出了房间,慢慢关上了门。

贝乐菱她不知道爹地为什么会答应她,然而,这都不重要,不是吗?爹地答应她了,这样就好!爹地的心思,并不是凭她就能够猜测出来的,如果被她猜了出来,那么,爹地也不是爹地的存在了!

在贝乐菱出去之际,贝翎宇也跟着转身,拨打着电话。

“影魅!到我房间来一趟!”说完就果断的挂断了电话,没有给对方任何回应的机会。

影魅看着已然挂掉的电话,嘴角竟意外的勾起了一抹轻笑。

二分钟后,影魅来到了他的门口。

“咚咚咚!”

“进来!”从不会有任何改变的语调。

打开门,踱步走了进去,背对着他的贝翎宇此时也缓缓的转过身来。

看着面前一脸冰冷绝美的人,贝翎宇的眼眸中,始终只有欣赏,他真的是可以堪称一件完美的雕刻品,完美的无可挑剔。

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见到眼前的人,只剩下惊叹,阴柔中又不乏有着男人身上独特的气息。

“影魅!离你离开的期限,还有多长的时间?”贝翎宇问着眼前的人。

“还有三个月!”影魅的声音,尽管是冰冷的,也无不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蛊惑。

“呵呵!三个月吗?”贝翎宇却不知觉的笑了。

影魅见此,沉静冷然的目光,也不禁闪了闪道:“只希望你不要食言!”

“我什么时候食过言!?”贝翎宇反问。

三年前,他打败了他,他答应他,让他满十八岁的时候,放他离开,去找他想找的那个人!

影魅听了,缓缓将头彻向了一边,不再看他。

第四十三章 我什么时候食过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