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现场确认(一)

  “童晓蓓保研了!”杨峥心里念想着并感到了奇怪,也许是因为他在变更了自己最初的判断后而产生的一种不甘——心想,在童晓蓓向他咨询保研一事时就该肯定她已经在打算着保研了;可这种本该是在预料之中的事却被蒙蔽在一些假象后,有时竟还让他惦念着那个童同学为何不来教室…….直到现在兰亦谦确认了事实,他无不觉得自己是傻到了极点,甚至更将程度深化了——连同孙小米也被囊括到让他因自我膨胀而自我消亡的类群之中,这让他心生不爽。

第二天,杨峥仍旧是起得晚了,在校外吃过早午饭后他才走向教室。直到那时,他竟还是第一次顾忌到教室里会出现的人:今天不是星期四,秦睿不会来;那个童同学既然已经保研了,也该不会来了。可是当他推门入室时,周泽宪与叶馨说话的声音灌入他的耳朵不说;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他却惊奇地发现孙小米与秦睿站在教室中间相面而谈;甚至就连童晓蓓也在教室里,并且正坐在龚越的身边。他心里凉凉地叹了口气:“好热闹啊!”就当他颓丧地坐到自己的位置上时,孙小米什么时候跑到了他身边他也不得知,直到听到她兴奋地叫着“杨峥”他才记得扬起笑脸看着她。

“哦,没睡好?”孙小米轻轻地摘下他架在鼻梁上的眼睛,一面替他擦着镜片,一面看着他弥散的眼神。

杨峥看着孙小米将眼镜擦好后,便把头仰起来等着孙小米将眼睛重新架回眼前,在感受着那温柔的动作结束后,他轻声喃喃了一句:“很累!”谁知,孙小米跑到了他身后,双手搭放在他肩头,摇晃着他说:“打起精神来啊!要开始现场确认了!”杨峥一听,转过身去仰着头,楞圆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孙小米,半张着的嘴也凝固了。孙小米见他傻愣的样子,笑了,并挠了挠他的头发,说:“刚才还跟骚秦说现场报名的事呢……”还没等孙小米说完,杨峥就转而瞪着秦睿,高声喝问说:“今天不是星期四,你来做什么!”

接着他听到的却是身后的孙小米回答了自己的问话,说:“可是昨天是星期四,他为了接酱油哥没来,所以今天就要补回来。”

杨峥听着觉得很蹊跷,即使脖子被扭酸了,他也还坚持着那个姿势满腹怀疑地反问了孙小米:“还能这样?”

“是啊,答应过她一星期来一次的……”秦睿坦然地走到杨峥跟前,然后不急不缓地做了邀请,说:“孙小米说她想去考试中心现场确认……”

叶馨听到这里,惊讶地说:“不是学校里也会设点的吗?”

杨峥眯缝了眼睛,笑着对叶馨说:“她是想提前去!”解释完后,他又恢复到让他别扭的角度看着孙小米,问道:“为什么不等学校里的?”

“那你呢?”孙小米将双手复归到杨峥的肩头征求着。杨峥将嘴角斜了一下,冷冷地说:“我?我就打算提前去呀!”

“什么时候?那我们一起吧!”听着孙小米的如是建议,秦杨二人都愣得齐刷刷地看向了她。当然,她也感受到了两人灼灼的目光,于是不好意思地解释说:“其实我也就想提前弄好,好安心!”

“我懂!”秦睿点点头,十分体贴的样子。可孙小米却笑了起来,鬼精灵地问道:“你懂什么?”

就在秦睿还没开口之际,杨峥说:“好歹现场确认也是一桩大事,早了结早安心。你想想看,那些保研的要是忘记现场确认了,那不就傻X掉了?!再来嘛,一般人嫌烦都会等着学校设点……”杨峥抖动着双肩,好似在提醒孙小米,重点来了一样,他顿了顿后接着说:“你那位帅哥指不定会去蹲点呢!”

“对啊,对啊!所以你要去的那天捎上我吧!”说完孙小米就走开了。留秦睿一个人傻愣地站在原地看着杨峥机械抖动的双腿。

————————————

杨孙秦三人约定好了一起去现场确认的时间,可是在前一天晚上,秦睿就电话通知孙小米说是有了变故不能陪同了。就这样,在约定的现场确认那天,仅有杨峥与孙小米两人去了。

一路上,他俩多保持着沉默,偶尔杨峥会主动扯一些话题,可每每说完后,他都觉得那些话只有说给兰亦谦听才有乐趣,于是便徒增了许多无趣感。

终于熬到了上车,他立即选择了睡觉——这向来是一个很好的回避尴尬的方式;可是车行驶在路上,有颠簸,有摇晃,即使闭上了眼却也根本无法入睡。在孙小米那里,透过车窗的阳光跟着车辆的节奏变得晃荡起来,因此她不得不闭上眼睛回避着那夺目的光芒。眼下,两人都闭着眼笔直地坐着,互不依靠。过了几站路,杨峥睁开眼,看着孙小米一脸安详地静坐着,他朝鼻梁上推了推眼镜,然后就仔细地端详着她在阳光下粉扑扑的脸颊,就在他专注之时,却见着她脸上划过一道水滴。“哭了?”杨峥慌慌张张地看向她的眼角,终于发现那不过是额上滴下的汗水。

“你热吗?”杨峥轻声地问着,这才见孙小米缓缓睁开眼睛,无奈地摇了摇头。

“要不跟我换个位子?”杨峥拽了拽孙小米的胳膊,可当自己的手袒露在阳光下时,他觉得那温度是温和的,不至于让人大汗淋漓,更何况孙小米穿得并不多。接下来,他并没听到孙小米的回答,留给他的只是公交车报站的声音。

终于到站了,杨峥走在前面蹦下车后,就站在原地等着缓缓从里面挤出来的孙小米。她刚一出来,就深深吸了一口气,说:“憋死我了!”杨峥见她这才拿出纸来抹汗,笑了,一言不发地走在前面带路找考试中心。结果偌大的城市让两个长期憋屈在老校区埋头苦读的孩子迷了路——绕了大半天他们都找不到那个指定的位置。

“你确定是这个方向?”孙小米跟在杨峥的后面赶着步子,有些喘息。

“不确定!”

“不确定你还走这么快!”孙小米立即停下了脚步不走了,左右环顾着,并指挥着杨峥要找到路标。这时的杨峥也从心底打消了电子地图的可靠性,听从了孙小米的调遣,找着路牌;而此时的孙小米也拨通了一个朋友的电话,那人就是到考试中心确认的,她提供的地址绝对不会错。终于,在整理清楚方向后,两人才又重新起步——原来他们之前所走的方向正是相反了。

————————————

走在正确的道路上,孙杨二人轻松了很多。渐渐地他们也有说笑起来——

“你方向感不差啊!”杨峥赞叹道。

此时的孙小米也毫不谦虚地承认道:“比你好!”

杨峥呵呵一笑,故作为难地说:“可是你怎么会在自己家乡的城市里迷路呀?”

孙小米一听,也故作愠怒地说:“还不都是为了谁啊!”

“为了谁?”

“你以为送你那小汽车是我做的吗?那可是我走了好久好容易找到的!”

杨峥听后,笑了,点点头说:“啊,难怪这么喜欢!”孙小米听着他的花言巧语,不受用地朝着他背上拍了一把,说:“就说你方向感很差嘛!”杨峥立即惊得停下了脚步,孙小米也跟着放慢了步子,接着两人同时都向着马路对面望去——考试中心就在那里了。

依照着程序,孙小米与杨峥迅速地完成了确认。在回校的路上,二人又陷入了沉默。大抵是因为在确认后,从打印机里吱吱吐出的纸上明摆着烙下了他们各自学校的印记而瞬间拉开了二人的距离——一个B校,一个N校;一北一南的分异让他俩几乎是同时感觉到了不可阻挡的分离。就这样,他们沉浸在各自的思绪中,就都不说话了。只是在等车时,杨峥还会逗乐地说两句:“阿B!阿B!”而向来反感这个名字的孙小米也不加阻挠地让他叫着。

————————————

方头方脑的公交车笨拙地拐了弯靠了站,上车的二人竟然分别坐了两个双人位——他们分开了。

在车缓缓启动后,车厢的摇曳,窗外漫入的汽车尾气无不让头晕脑胀的孙小米紧紧皱眉闭眼。可那却让头痛反而变得更加清晰刺骨了。强忍着,强忍着,终于她忍无可忍地伸出手来摁住了她觉得最痛的地方。

沉浸在个人黑暗的静谧中没多久,孙小米就听到了隔着中间走道坐在另外一边的杨峥对着自己咳嗽了一声,不过对于还没有调整回状态的她,是不想在内心烦躁的时候见到杨峥的。而杨峥在见到孙小米对自己如此内涵的暗示没反应后,就拽开了她摁着头的手。哪知那手竟然松软地垂了下去,然后“铛”一声撞在硬邦邦的座椅上。

“啧”杨峥见着那白嫩的手再次缓缓抬起,便应激地往后靠了靠,身怕孙小米会对自己“下狠手”;可是,孙小米却只是十分平静地看着他,一言不发。见状,杨峥立即挪开了腿,朝自己位置里送去目光,并对孙小米命令道:“坐里面去!”见孙小米没反应过来,他伸手就把她拽了起来,然后塞了进去。那时孙小米这才意识到,原来杨峥是想让那刚上车的一家三口坐到一起。

虽说整个让座的过程更加剧了她的头痛,可是一想到杨峥如此单纯的好心,她便也觉得很舒坦。只是在整个回程中,她都闭着眼睛,靠着车窗,忍着头痛,心里还不住地念想着大家彼此的烙印——似乎根本不用等到确定结果那天的来临,人所蕴含的性质的差异早已被他最初的选择定了格,直到当选择变得不可挽回时,人就该做好一切取舍的充分准备。

“再痛,也要忍着!”孙小米愈加紧蹙了眉头,闭着眼看着眼前明晃中的腥红,然后悄悄地在背着杨峥的那边眼角里滚落出难忍的泪水。

现场确认(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