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始作俑者

  秦睿飙车出了校门,可那行人仍在后面晃着步子,直到到了大花坛的大樟树下才开始找着那辆自行车。于是,他们就这么沿着有车停的地方,找了一路,可是都不见那辆所有人都见过,个别人又非常熟悉的蓝色自行车。

“我CAO,他不会真的接基友去了吧?真把我们撂下啦?”杨峥至此还是玩笑十足地说着。大家也都一笑了之,又都非常悠闲地自嘲说:“既然如此我们就一起夜宵吧!羡煞他骚秦!”说着,他们就大摇大摆地朝校门走去,好似之前的一点插曲从来都没有奏过一般。

可是当他们在校外看着拧着水果匆匆回走的秦睿时,大家都惊呆了——他真的是去买水果,而且只有一个人!

“骚秦,我自行车呢?”薛菁见了,问道。

“停在学校里的,锁住的!”秦睿带着淡淡的笑容保持着自己特有的顺柔的气质回答道,好似之前针对自己的事他也未曾经历过一样。

“现在就回去啦?”蒋金国见他那样到显得生分了,不觉寒暄道。

通过秦睿简单的恭敬的“嗯”的回答来看,他还是介意之前那些无聊的玩笑话的,这也让大伙儿觉得氛围不能再随意了。杨峥为了将自己的歉意表达得真诚些,收敛了之前不耻的笑容,说:“骚秦啊,一起夜宵如何?”

“不了!党的车还搁那儿呢!”秦睿始终没有停下自己向前的步伐,就连这句话也是扭头对同伴说的。看样子,他的去意是不可阻挡了,大家也只好随他去,此后便商量着如何安慰秦睿,于是他们想出了个馊主意——由杨峥打电话安排郝括奇负责给秦睿消遣,方式很简单,一起玩游戏!

可事情并没有他们想象中进行的那般顺利,结果也没有他们推测的那么好......

——————————

清晨,秦睿起了个大早,因“赔罪”而回寝室的杨峥隐隐约约听到了动静,眯着惺忪睡眼看着一个高挑的身影闪出了门外。就在门锁定的那一刹那,杨峥骨碌一翻身坐立了,头发直指着天花板,眼睛瞪得很大,迷糊的影像却没有让他的心糊涂——得赶快起床,赶上进度!于是他抓过衣裤就开始穿了起来。

相连的两床将震动传开了去,蒋金国也撑了起来,摸索着开始穿衣服。两人隔着蚊帐招呼着,响动又惹了郝括奇,于是三人闹腾了起来,都纷纷说秦睿这一走走得非常不讲义气。

秦睿走在路上,直奔向上次与孙小米一同买早餐的早餐点,在那里点了与那次一模一样的餐点,当付交三元时,孙小米将四个硬币放入卖餐阿姨手中的样子又浮现在他眼前。于是他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内心,快步趋向西四楼。

杨峥、蒋金国、郝括奇三人随后出了门,早晨的凉风吹动着他们的秋衫,暑假替的头也都长了起来,风吹过,还能感觉到头顶有波浪来袭的颤动,于是打个寒战,他们裹紧了衣服,快步前驱,却始终也见不到秦睿的影子。

“我CAO,是他走太快了,还是我们出来太慢了?”杨峥笑问道。

“很明显是我们出来太慢了哇。”蒋金国回答说,“都怪郝括奇,要用什么洗面奶!”

“对......”杨峥笑道,盯着皮肤黝黑的郝括奇端详着,说:“你那玩意儿是祛痘的还是去油的?”

“美白的!”郝括奇回答说。

蒋金国一听,笑了起来,说:“哇!那真是太坑爹了!”

就这样,即使没有秦睿使乐,他们也能找出乐子来,说笑着走向矗立在西校区一个小角落里的西四楼。

——————————

三人到了西四楼,令他们吃惊的居然是只有岳珊珊一个人坐在那里。

“早啊!”杨峥笑着,就做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与岳珊珊对视着。

“骚秦呢?”郝括奇首先问了这个,这也是所有人想要问岳珊珊的话,因为他们一进教室,就发现前面黑板的倒计时已经更改。

“我怎么知道!”岳珊珊不高兴地回答说:“我一个大活人坐这里你们倒是像没见着似的,问起骚秦!”

“那必须是看见你的呀!”杨峥笑道:“要不我们问空气么!”

实话说,岳珊珊也确实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便照实回答道:“他拿了些书,出去了。”

郝括奇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着秦睿空空的凳子,说:“去哪里了?”

“不知道啊!”岳珊珊扭头看着郝括奇,见他焦急的模样,诡秘地笑了起来,觉得他俩好似真的有些不对劲。

“早上走时,他背书包了没?”郝括奇见岳珊珊确实不知,便又转而问了杨峥。

“问我?”杨峥指着自己的鼻子,惊讶地问着郝括奇:“那我问谁去!”

“你第一个见他出门的!”那一刻的郝括奇卖萌地执拗了起来。

杨峥见他的萌样,强憋着笑将头转向一边,说:“我是第一个听见他出门的!那时哥哥我没戴眼镜,看不清的!”

就这样,整个早上,秦睿都没出现在西四楼里。

始作俑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