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飘逸的阴柔男

  蒋金国娓娓道来,秦睿终于插播一句:“难怪,我记得龚越回家时桌上都收拾干净了,可刚才又看见堆满了书!看样子这人真是来势汹汹啊!”

“帅哥么?”岳珊珊问道。

“帅!帅呆了!见着定能迷住你!”杨峥大笑起来,“用他的妖术!”

“哇,你们是没见着。走路用的都是凌波微步!”蒋师也笑了。

“瞎说什么!那飘逸的丝绸衫,简直就是终南山的臭道士!”杨峥接着说。

“不不不!那装扮,像打太极的,归为武当山!不过那气质嘛,算古墓派的吧!”蒋师更正了。

“得了吧!你们武侠小说看多了!”岳珊珊对他们戏谑的描述嗤之以鼻,正欲转身,却被身后突然飘进的一个黑影给吓住了。再一看,那影子已经挪到了龚越的位置上,悄然坐下。

刚才还闹腾腾的教室,瞬间安静了下来。大伙在那家伙背后面面相觑,用眼神交流着:“是他吗?”“就是他!”

接着教室里的后面聚了一堆人,小声议论着前面的那个“盖世奇侠”。

“嘿,你们讨论什么呢?”孙小米见后门没关,直接走进来,大喝一声。原本就被前面那男的吓得惊魂未定了,现在突然莫名地冒出一个声音,让众人纷纷警惕地回头望去。一看是孙小米,大家便稍稍缓了口气。

——————————————

孙小米倒是眼睛机灵,一眼就看出了前面那个穿黑衫的人不是龚越,又瞅见后面这群人鬼鬼祟祟地议论着什么,便小声地问道:“前面那个是谁?”

众人耸耸肩,都表示不知道那人的来历。只有杨峥凑到孙小米耳边,悄声说:“太阴柔!”

“什么?大声点儿!”孙小米抬高了嗓门高声说道。

杨峥清了清嗓,调整好状态,仍旧小声地说:“太阴柔!”孙小米点点头,表示听懂了,惊讶地叫道:“叫泰阴楼?这名字太怪了吧!”

杨峥见孙小米竟把自己的话说成了这样,也稍稍大声地说:“阴—柔!阴—柔!”

孙小米这下听明白了,笑了笑,又向前望去,那男的终于回头了——架着一副眼镜,目光在羞涩中夹着呆滞,嘴角还有胡渣,头发幸好理得短而简易,否则就显得非常邋遢了。

见他扭过头来,岳珊珊拍着杨峥着急地憋着声音说:“轻点声!听见了!听见了!”

当大家把所有注意都集中在阴柔男身上时,那男的却面无表情地转过头去,抽了好几张纸,仍旧飘逸着出了教室前门。门开着,他没带上——这一习惯,与西四楼的人相悖。孙小米看着,也终于明白过来为什么今天的后门会没关上了。

“嚯,上厕所抽这么多纸!是不是跟骚秦一样,便秘长达一星期之久啊!”周泽宪笑了起来。

“我真是躺着也中枪啊!”秦睿无奈地高呼道。

“嘿!看看那丫用的是不是我们的纸!”杨峥指使郝括奇前去看看,说:“别让他一来就觉得这跟自己家一样,不把我们放眼里。MD,出个门都不带上!真没教养!”

郝括奇果真上前探去,然后立马跑回来,汇报说:“还好,还好,是他自己的纸。我们不用那牌子的!”

“嗯,还算他丫的识相!不过来我们这里,也太不懂一点规矩了!”杨峥霸气地把脚搭在桌下的铁环上,说。

“好了,别说了!说不定是龚越让他来的呢!”孙小米发现那人将书铺满了龚越的桌面,想着应该是有熟人介绍他才会这么嚣张的。孙小米的加入,大家稍微小议一番,便各自散去。

当那男的再次飘回来的时候,大家都各归其位,要开始学习了。

————————————

晚饭,Chrypar成员一起行动,自然不会叫上这个阴柔男。

“我们就这么走啦?”周泽宪跟着大家出了教室就后悔了。

“怎么了么?”孙小米问道。

“我的电脑!”周泽宪说。

“放心好了!就他那样,没那个胆,而且他这么柔弱,也搬不走的!”杨峥笑着安慰了周泽宪。

“不是这个!”周泽宪担心地说:“关键是他进进出出都不关门!”

“没关系,我们快点吃,快点回来就好了!”孙小米提议着,这才让周泽宪放心去吃饭。

果真,当Chrypar成员吃完饭回来,教室的前后门都开着。周泽宪心头一惊,迅猛地冲进教室,里面一个人也没有,电脑安然无恙,屏保还慢慢地舒展线条。

“尼玛,他真的不关门的!我CAO!”难得听周泽宪爆粗口,而这次是被阴柔男激发了。

“还前后门都开了!”岳珊珊笑道。

“把他赶出去!不喜欢!”周泽宪嚷道。

正当大家商量着用怎样的计策赶走这个令人恶心的阴柔男时,西四楼楼管大伯突然从后门探出头来,说:“小伙子们啊,你们别把卫生纸扔便池里!那是要堵的!”这话说得,让淹没在男人堆里了两个女生——岳珊珊、孙小米十分难堪。

“没啊!我们在这都这么长时间了,也没见堵啊!”杨峥回答了大伯。想着阴柔男猛扯了好几张纸去了厕所,恍然大悟起来,便立刻对大伯道歉说:“堵了吗?”说完捞起袖子打算跟大伯去掏。

“不用了。我已经疏通了!你们以后就别把纸巾扔那里面了!”大伯说完,关上门就走了。

“我CAO。真是奇葩!奇葩啊!”杨峥叫了起来,所有的男生一脸无奈地笑着。

“怎么了?”孙小米不懂就问道。

秦睿委婉地给女生做了解释,说:“我当他真的像我这样,便秘了还是怎么的!不过他回来得也太快了!我只当是拉肚子!没想到他是小便啊!”可是这样的解说似乎并不奏效——女生们全然不懂是怎么回事。

岳珊珊侠肝义胆地问道:“小便怎么了?你们见他不爽,还不让人小便了不成?”

“关键是他小便的习惯很奇怪!MD!”杨峥哼哼道:“还用卫生纸!我擦!他要不要这么矫情!”

“你们上厕所不用纸的吗?”孙小米还是不懂。

“小便诶!你上街逮个男的问问,有几个是小便也要用纸的!”杨峥对阴柔男的行为有些愤怒了。

“我在想,他用纸擦什么?”蒋师突然冒出一句话,众男生一听,哈哈大笑起来,倒是两个女生不明白其中有什么笑点。孙小米不以为然地说:“谁规定男生小解就不能用纸了!谁知道你们小解的时候还要做些别的什么啥!”此话一出,众男生更是笑翻了天。现在只剩下岳珊珊一个人,严肃而又渴望地看着笑得前翻后仰的Chrypar成员。

————————————

晚饭休息末了,阴柔男才回来。杨峥难得会管西四楼的事,这次是他唆使Chrypar傀儡主席出面解决便池被堵一事。郝括奇鼓了鼓勇气,走向那男生,说:“同学!我们厕所今天堵了!”那男生漠然扭过头来,脸对着他,却没有目光的交流,也没有说什么话。

“堵了!你知道吗?堵了!”郝括奇对此人冷漠的反应感到非常无语,只好笑嘻嘻地重说一次。

“嗯!知道了!”终于,阴柔男说话了,那声音细得更猫似的,听也听不见。

郝括奇瞅见他嘴唇歪叽了一下,知道他还是有反应的,便立刻把心中的不满减了一半,把之前大家为此准备得狠狠的训词全都换了,说:“哦,你知道啊!呵呵,那下次你上厕所的时候,别把洗完手后擦手的纸扔到便池里,谢谢!”说完他转身离开了。

待他回归到位置上,大家只当他是英雄,个个都竖起了拇指表示褒奖。

————————————

晚上的自修开始了,阴柔男上了几次厕所,杨峥、秦睿等男生轮番地假装上厕所进去窥视。结果让他们大为崩溃——那男的仍旧把纸扔进便池。

自修结束后,男生们结伴着商量是替那人清理了呢,还是替那人给大伯道歉。终于他们选择先跟女生诉苦。

“他又扔了!”郝括奇委屈的样子非常可爱。

“可能是习惯!”孙小米笑道。

“习惯性地尿手上?”杨峥嗤笑起来。

“是习惯性的洁癖!”周泽宪说,“一看,那丫就有病!明明是个学生,穿的跟个道士一样。”

“问题在于郝哥说得太委婉了!”秦睿评价说:“他再继续扔是有道理的!”

“哎,活了这么多年了!连一句委婉的话都听不懂吗?真是枉为大学生了!”蒋金国叹息了。

杨峥接着说:“他怎么不懂了,他听得可清楚呢——他扔的纸不是洗完手后擦水的纸,而是尿完后擦......”

“好啦,好啦!别个个都跟着蒋师猥琐,还有女生在呢!”周泽宪打断了郝括奇的话,好歹也得在女生跟前保留点男生们的小秘密。于是大伙决定当晚一起宵夜,商议如何驱赶西四楼的不速之客!

飘逸的阴柔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