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新学期

  谦姐提前回校,帮杨峥解决了一个大问题——那日的电话里,他隐约向她提起了孙小米,而她又想着岳珊珊提及过杨孙二人的一些事情,便决定帮他的忙:让孙小米融入Chrypar中。现在看来,谦姐把这事办得很好,杨峥私下里又请兰亦谦吃了一顿饭。其实在他心里,只不过是怕新学期的到来,图书馆的正式开放,让很多原本一起奋战的战友转移阵地,就像当初薛菁与童晓蓓因图书馆假期闭馆而转阵到西四楼一般。

昨晚的大聚餐,秦睿虽说被周泽宪用杨孙二人的对望类比了自己与郝括奇的对望,也没有去多想,可他私下里还是琢磨了所见之事。他以为自己清楚杨峥心里打的是什么算盘——杨峥是个喜爱热闹的人,在考研路上,他绝不可能耐住如此漫长的寂寞;而孙小米是一个喜静的人,即使没有合作伙伴,凭着她对B校的向往与对新专业的执着,她一定能熬过去。所以,当他看见杨峥不停地与孙小米套近乎,甚至为她做了如此多的事情之后,他眼睁睁地看着孙小米为之动容,也是亲眼看见杨峥如此地保持清醒与镇定。他觉得杨峥对孙小米的“忽即忽离”是做得过分了些,更何况也正因为有他,孙小米对自己也总是不愿深入交谈。

孙小米的头脑也是清楚的——她的心思辗转于B校和专业之间,桀骜的心不愿落入俗套,而这眼看着都是不俗的两种追求,却在思量着哪一个在今后的奋斗中会更早变味而脱离了追求的初衷。要说她与杨峥之间,她更是在心中筑有高墙以作防备,虽有几次都抽了砖去看他,可终于还是被自己最初的梦想把他远远地拒之于外。就算平日里走得近些,那也是她察觉到了劳逸结合的重大功用。谁叫他开朗又主动呢?那样的杨峥总能给她带来好心情,她自然是要靠得近些。相较之下,秦睿在孙小米面前太过安静,也不活泼,若是与他谈起了严肃的话题,原本令人压抑的学习压力就会得不到释放。这也是孙小米不愿与秦睿交心的缘故。

终于,通过一个假期的相知,西四楼里结下了一张复杂的情感大网,网住了西四楼考研教室里的所有人。糊涂的、迷茫的、清醒的......没有谁将自己的情感性质划分得绝对,镇定的、冷漠的、热情的、刻薄的人统统都融在了一起,在这交错的情感线里......

——————————————————

新学期的开始,以老生报到的时间作为基准。西四楼变了,里面的人也变了,毕竟是真正的大四了,在新的学期里也有新的任务——实习;同时考研准备时间也在渐渐缩短,学习任务也更加繁重。

在他们各自的心里,是猜了自己也罢,是猜了别人也罢,总归说来,他们还算和睦,而这更是感染了每一个人内心的情绪——他们一个个地,成了要好的朋友,没什么计较的,也没什么可在意的了。

假期一结束,岳珊珊倒也是知道收心了。整日整夜地待在西四楼里,虽不说与孙小米同到,但一定是与孙小米一起离开。背了一个假期单词的郝括奇还有半本单词没有背完,因为他考研志向不大,便成天心不慌肉不跳地继续背单词,然后再练练数学题,一天过得轻松自在。徐冰与方敏的境况是一样的,都要跟队实习,好在方敏英明,早就选好了自己的侧重点,现在的她是满怀信心地迎接实习了,她更相信经过这番准备后,在实习时一定会挤出空闲时间,那便是她刻苦准备考研的时间;而徐冰,早先是为了贪陪在岳珊珊身边,没去顾虑别的事情,等到新学期开始了,他才发现有很多事没有做完,新的事情就要降临。面对此局的徐冰不知道该怎么结束,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始,一时间慌了手脚的他,无奈中只好以酒浇愁。周泽宪在假期里是与郝括奇一道背单词的,他所需的单词量可是郝括奇的很多倍,而眼下他已经开始做阅读专项训练以及作文写作了。这在叶馨看来颇感欣慰。由于叶馨和薛菁只是考本校的研究生,压力并不大,所以一天过得还算清闲。

经过一个假期的磨合,也仿佛是为了守住自己给杨峥的承诺,童晓蓓在开学之后也常常按时按规律进行西四楼的作息。她也发现,比起假期里的孤僻,龚越也更融入了这个集体,而蒋师却总感觉闷闷不乐了。原本只要有了杨峥与“猥琐”话题,便活跃得不行的他,倒成了教室里的闷葫芦一个,倒是偶尔方敏的来访可让他稍稍激动些。可是方敏到西四楼,除了看望大家,留恋自己的座位外,就属对秦睿的魔方最感兴趣了。

——————————————————

刚开学这天,方敏到了西四楼,手里拧了个袋子。

“估计今后我就很少来了。买个东西给你们做纪念。见物如见人,可得时常想起我啊。”她递过袋子给了杨峥。大家纷纷凑到杨峥那里,你一句我一句地嚷着想要看个仔细。

“哇!跳棋!”杨峥取出袋中的物件,是一盘弹珠跳棋。

“怎么想着买这个?”蒋金国问道。

“新学期了,学习更繁忙,忙中偷闲,你们下下棋换换脑子也是好的。”

“蒋师,你看方敏多体贴!”周泽宪看着,暗示道。

杨峥一笑,也顺水推舟地说:“对啊,娶回家去!”

“娶你妹啊!”蒋师随口就甩出了一句话。

“我妹在这里只看得上骚秦。你没戏了!”杨峥抓住话眼,回答道。也让在场的人想起了杨妹妹那句酥酥麻麻的“骚秦哥哥”!

就在大家为跳棋之事兴奋之极,又来了两个人,两个男生。其中一个童晓蓓立刻就认了出来——前半段假期里待在教室里与大家一起复习,后因天热逃回家去再也没回来的酱油哥。再后来,就听说他决定不考研要工作了,所以也没再多问。倒是另外一个男生,白净净的,纤瘦得也还算得体,身体的线条柔弱却也柔和,虽说阳刚之气是缺了些,也不至于阴柔,倒还能让人一看便知是个男生,不过他说话却有些含蓄。

童晓蓓一直打量着那个男生,觉得他并不像是与西四楼里的这些人一路的,却也还谈得来,听方敏介绍说,他就是立志要保研的“保研哥”。

“保研?!”童晓蓓曾在脑中一闪而过的念头,如今因见了这个感官不错的男生而又重新复燃起来。

新学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