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两百七十八章

  瞬间变得寂静的班级让林添的心都不由得忐忑了起来,甚至忍不住偷偷抬头看了幻佩静一眼,看见幻佩静脸色并没有什么异常后,又低下头看着自己的鞋头,心里祈祷着幻佩静的回复不要再次是拒绝。

幻佩静脸上虽然没有出现什么异色但是从她那不知什么时候就紧握起来的双手,就可以知道她现在心里并不平静。

“暗鬼,准备车。”幻佩静突然站起来合上桌面上的手提电脑说。

听到幻佩静这句话,林添实在是真的松了口气,他还真怕幻佩静会突然发大小姐脾气‘不干了’。听说那天晚上她就是因为向竹菲对她母亲动手,连向家主在场都不顾,便命令自家的女仆杀人。幸好!林添在心里再次感谢莫俊宇在幻佩静心里位置不低。

“是,幻小姐。”坐在林巧妃后面的暗鬼瞬间站起来说,然后转身离开。

“哈哈,太好了,又不用上课也不用被人当猴看。”夕白梅笑着坐起来说。她说的被人当猴看,是指从她们出现在学校后,就跟在她们周围不远的那些一看就不是学生却又穿着这学校校服的人。

“看来想要补眠还真是件不容易的事。”林巧妃也坐起来说。

幻佩静林巧妃夕白梅暗鬼四人来到莫家后被告知莫老头还没有回来,让她们先在客厅里等着,而项瑾灵则是带幻佩静独自出去了外面庭院的蔷薇花园里,其实幻佩静并不想跟着她出来,但是想到幻伊繁挺喜欢和项瑾灵在一起的,也就出来看看她想要做什么?

“小静,你……还在怪我吗?”项瑾灵神色有些叹然的问道,也不等幻佩静回答自顾的说起来:“那晚的事……小静知道小宇是龙帮蓝龙候选继承人这事吗?……你应该知道龙帮吧?”项瑾灵看到幻佩静平静带笑的面容不由得脸色有点怪异的出声问道。

“知道,世界第一黑帮,是吧!”幻佩静眨着天真的大眼笑着说。

“你……”项瑾灵看着这样的幻佩静,一时间不知道该怎样把心里话说出来,沉默了一会后,项瑾灵转开头看向一边声音平缓的说:“蓝龙的另外一个候选继承人,就是你让人倒挂在学校门上的陈铭风,他父亲是龙帮现任的蓝龙。”项瑾灵看回幻佩静,发现她脸色依然挂着天真的微笑,再次转头看向一边。项瑾灵发现她是真的不了解幻佩静,因为她看不出幻佩静那笑脸下现在是怎样的心情,看不出幻佩静现在是自大到目空一切还是她有真正不怕陈烈父子俩的底气。

“青龙候选继承人,小修,黑龙候选继承人,小影,至于另外两个候选继承人,你应该有见过的,一个叫张青一个叫林霖,龙帮内部现在出现了分派,要是小宇不能坐上蓝龙的位子,以后我们莫家就会很危险,你能明白吗?”项瑾灵再次看回幻佩静问道,只是她看到的还是幻佩静那带着天真微笑的脸。

“你……”项瑾灵突然很想生气,指着幻佩静刚说出一个字后,怒气就突然的消了,叹了口气说:“那天晚上的事,我也没办法,因为以我们对你们调查得来的信息,你们是真的不适合和小宇他们在一起,因为那个世界的残酷不是你们能想象的,对于你们的试探,也就是想看看你们有没有能够培训成长的空间。……小静,你们到底是个怎样的人?”项瑾灵看着幻佩静那无变化的笑脸,突然问出这句话来。

“夫人,老太爷让您带幻小姐过去。”莫家的白管家出现在不远处说道。

“这就来。”项瑾灵对那管家应了声,回过头看着幻佩静说:“那天晚上小宇说,无知自大的是我们,我相信小宇不会看错人,也希望他真的没看错人,不管怎样,我希望你不要成为小宇将来的软肋,还有,对于那天晚上的事,我会去和伊繁道歉的,害得她差点受伤,这是我的过错。”说完项瑾灵就先走了。

幻佩静听了项瑾灵的话,眼神闪了闪,不过脸上依旧带着她惯有的天真微笑,然后慢吞吞走在项瑾灵后面,在她和项瑾灵就要踏入客厅前一步时,幻佩静突然开口说:“你不用对我妈咪道歉,我并不想她知道那些事,我只希望那样的事不会再有下次,瑾灵阿姨!”

项瑾灵前进的步伐突然的停了一下,然后轻微的点了下头说:“我知道了。”

幻佩静跟在项瑾灵身后一步走进客厅,看到在那边盯着林巧妃夕白梅两人看的不只有莫老头,就连向老头、莫言情还有向竹修的父亲向飛都在其中,至于莫奶奶,根据消息,她现在正在莫俊宇身边不远候着,而向竹修独孤影两人身边也没少她安排的人,只是不知道她是怎么瞒过莫老头几人安排动作的。

“爸,向老太爷、向先生你们好。”项瑾灵脸挂上她的高雅微笑问候道。

“坐下吧。”莫老头脸色不是很好的说道。

“是。”项瑾灵走到莫言情的身边坐下。

幻佩静站在那里眼神天真的看看莫老头,再看看向老头,上次因为忙着处理事情并没有怎么观看他们被烧了胡子后的模样,所以现在她真的很好奇没有了胡子的莫老头向老头是怎样的,只是他们现在带了假胡子,害的幻佩静只能看着他们想象他们没有胡子的模样。

“你难道还想我请你坐吗?”莫老头看到幻佩静还站在那里,语气中顿时就带上了怒意说道。

“哦。”幻佩静被向老头的声音给惊醒,也没在意他表现出来的怒气,笑着应了声,然后坐到林巧妃身边,与她和夕白梅相视而笑。

幻佩静林巧妃夕白梅脸上的笑容让这边的轻松气氛与那边盯着她们看的莫老头几人制造出来的压抑气氛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但是幻佩静三人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奇怪的,所以三人饶有兴趣的打量着,特别是莫老头向老头两人,眼睛里闪着亮晶晶的光芒,顿时就让莫老头向老头同时打了个寒颤。其实幻佩静三人这时是在犹豫着要不要把莫老头向老头那假胡子给撕下来看看。

“咳,幻佩静你说说你的身份有哪些?”莫老头轻咳一声,拉回所有人的注意力,脸色严肃的对幻佩静说道。

幻佩静笑着对莫老头说:“老头你这是在命令我?”

“你……”莫老头一看幻佩静那笑容一听幻佩静那语气顿时怒起,但是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就压下了怒气淡淡的说:“怎么了?难道我还没有资格命令你吗?”

“呵呵,要说你确实没有资格命令我呢?”幻佩静依然笑着说。

“你……难道你母亲就这样教育你对待长辈的?”莫老头黑着脸问,他这话的意思是说,幻伊繁没教养。

“这个嘛……倒也不是,只是老头,我就和你们明说了吧,我虽然和墨……俊宇是未婚夫妻关系,理论上你们算是我半个长辈,但是你们并没有得到我的认可,所以即使将来我和俊宇结婚后,你们对我来说也只是俊宇的亲人这关系而已。”幻佩静脸色不变笑着说。

只是她这句话可把莫老头几人给说的一阵脸色阴寒,即使对她已经有点改观的项瑾灵都忍不住心里一阵怒火,在他们的眼里,幻佩静这完全就是没把他们放在眼里,她依然是那个无知自大目空一切的大小姐。

“你也是这样想的吗?”向老头突然看向林巧妃问。

“想什么?”林巧妃疑惑的反问。她怎么就没明白幻佩静那话怎么让她与向家有关系了?

“将来你嫁给竹修后,你也不会把我……。”向老头沉着声说。

“等……等等。”林巧妃一听向老头第一句话顿时就愣了,回过神来立即喊道。

向老头一听林巧妃的喊声立即就停下话来,看着林巧妃,想要听听她想要说什么?

“我说向老头,我什么时候说过我会……会会……。”林巧妃说道到这里就卡住了,最后那些话提了几次气愣是说不出来,因为她一想到那些字所表达的内容,就想到向竹修那炫目的笑容,心跳顿时就不由自主的狂跳起来影响她的发音。

“嫁给向竹修修。”幻佩静笑着帮林巧妃说出来。

林巧妃顿时大糗,脸上都不由自主的泛红了起来,因为幻佩静夕白梅两人的目光实在是太讨厌了,不过她的自制力还是不错的,顿时接过幻佩静的话说:“对……”

“我就说嘛,贵妃是想嫁给竹修的,你听这话说的,底气十足呢!”幻佩静快速接过林巧妃的话对夕白梅说。

“呵呵,没想到贵妃竟然有这样的勇气。”夕白梅笑着说道。

“幻佩静、夕白梅!”林巧妃看向幻佩静夕白梅两人阴着声喊道。

“今天天气不错,是吧?小梅儿。”幻佩静笑着抬头说。

“嗯,是挺不错的,就是太阳猛烈了点。”夕白梅同样抬头说道。

林巧妃懒的理幻佩静夕白梅这两个发神经的,在屋子里面抬头看天说天气,她们还真敢做敢说,当真这里的人都是傻子不成?看向向老头说:“向老头你们放心,我和竹修现在只是朋友,这样你们明白了吧?”

“幻佩静林巧妃夕白梅你们是不是太目中无人了?”莫老头顿时怒喝道。

“打雷了。”幻佩静看向莫老头笑的天真说。

“会下雨吗?”夕白梅甜笑的对她们怒目而视的莫老头向老头莫言情说。

“起火的机率大点。”林巧妃也笑着说。

项瑾灵和向飛两人现在倒是安静的很,脸上平静的看着幻佩静三人不知道在想什么。

第两百七十八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