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两百三十九章

  “啊,妈咪,我好想你哦!。”幻佩静一进屋就看到站在大厅看着她笑得很慈爱的幻伊繁,顿了一下,笑着向幻伊繁扑去说。

“怎么不提前说一声,我还以为你还要几天才回来的呢?董事长没事了吧。”幻伊繁笑着拍了拍幻佩静说。

“死不了,妈咪蛋糕做了吗?”幻佩静眨巴着天真的眼睛看着幻伊繁说。

“早就做好了,在冰箱里呢,你要想吃就让兰姨去弄来,好了,快把我放开,都多大的人了?还这样撒娇,就不怕别人笑话你。”幻伊繁笑着拍了拍幻佩静的背部说,话虽然是在责骂幻佩静但是语气中那十足的宠溺味让在场的人都能明显的感觉到。

“阿阿姨好。”林巧妃莫俊宇等人看到幻伊繁的注意了终于放在他们身上,个个神色局促的喊了声。

林巧妃夕白梅会局促是因为幻伊繁是幻佩静的母亲,她们怕幻伊繁不喜欢她们,幻佩静说过她已经向幻伊繁说明了让她们做幻伊繁女儿这件事,要是幻伊繁不喜欢她们怎么?

莫俊宇他们会局促是因为,莫俊宇这算是见未来岳母大人能不紧张吗?要是一个不小心给幻伊繁留下了什么不好印象,他想要搞定幻佩静这个总是在关键时刻逃避的未婚妻可就更难了,至于向竹修和独孤影这两人则是在害怕幻伊繁不让他们住在这里,他们真的不想去莫奶奶的身边呀!

“好,你们就是小妃和小梅吧,长得比小静好看多了。”幻伊繁笑着看林巧妃莫俊宇等人一眼,然后把视线停留在林巧妃和夕白梅身上笑着说,那语气与神态和她在对幻佩静说话时一样,让林巧妃和夕白梅那忐忑的心不由得放了下来,但是一想到幻伊繁以后就是她们的亲人长辈两人的脸都不由得微微泛红,在听完幻伊繁的话后虽然很想笑话幻佩静,但是在面对幻伊繁时那羞意让她们不敢在这里随意造次。

“妈咪,哪有你这样说的,她们现在可还不算是你的女儿呢,这么快就帮着她们了,看来我以后的地位危了,我看还是不让你们相认的好,要不然往后你们合起来欺负我,我找谁哭去呀?”幻佩静看着幻伊繁抱怨说道。

在场的人都知道幻佩静这话只是说说的,也没怎么在意,但是向竹修和独孤影在听到这话后,心突然就象被什么东西猛然的撞了一下,神情惊讶身体僵硬的竖在了那里看着幻伊繁,林巧妃和夕白梅要做幻佩静的母亲幻伊繁的女儿?这不就是说:她幻伊繁以后会是他们的岳母大人?!岳……岳母大人!

“这可由不得你,她们这两个女儿我是认定的了,你阻不了,这么多年对着你和小乐我早就腻了,现在来了两个新鲜的怎都比你们好玩。”幻伊繁走到林巧妃和夕白梅面前拉着她们的手笑着说,只是她这话的内容把除了幻佩静,在场的人都像是被雷给劈了一下定在了那里。

林巧妃和夕白梅很快就回过神来,因为幻佩静和她们说过不少幻伊繁所做的事,她们心里对幻伊繁是个怎样的人早就有一个影子了,现在幻伊繁这句话也就是证实了她们对幻伊繁的看法而已。而莫俊宇向竹修独孤影则是心猛然的缩了一下,他们脑海里毫无预兆的出现了项瑾灵那微笑的身影,三人额头同时都不由自主的出现了一层细汗。

“兰姨,泡茶去,让我这两个乖女儿给我敬茶。”幻伊繁笑着对站在那里的兰姨说道。

“好的,夫人。”兰姨笑得很高兴应道。

“这样你们就是我的女儿了,你们不会嫌弃没有给你们搞个宴会什么的吧?哦,差点忘了,来,都给我去那里坐着,我去拿给你们的礼物,呵呵,我的乖女儿呀。”幻伊繁完全没有给林巧妃和夕白梅反应的时间,快速说完这话后拉着林巧妃和夕白梅推向那边的沙发,然后身影轻盈的向二楼跑去,完全忘记了幻佩静等人。

幻佩静好笑的看了眼莫俊宇三人的表情走向林巧妃和夕白梅笑着说:“我早就说过,我妈咪会喜欢你们的,现在信了吧,呵呵,欢喜的连我这个亲女儿都忘了,嗯,累死了。”幻佩静懒洋洋的坐在沙发上,对着林巧妃和夕白梅没力气的说道:“你们要快点啊,真可惜,要不是这段时间事多,真想让千游他们也来见证一下,现在嘛,你们就将就一下吧,壹你们不用跟着了,该干嘛就干嘛去吧。”

暗壹暗妃暗梅三人一听这话顿时向幻佩静弯了下腰,然后各自离开。

幻佩静这话让莫俊宇三人眼神不由自主的缩了一下,因为这段时间事多的原因有一大半是因为他们夜殇行动弄出来,向竹修独孤影眼神顿时歉意的看向林巧妃和夕白梅。

“你知道我们根本就不在意这些,而且千游他们要是真的全部出现在这里恐怕会引起某些势力注视,你舍得冒这个险我可不舍得。”林巧妃感受到向竹修看向她的目光笑的无所谓坐在沙发上对幻佩静说。

“对了小宇?看我都差点忘记了。”幻伊繁带着欢快的声音打断了想要说什么的向竹修,一边眼神在莫俊宇三人身上扫过一边小跑着莫俊宇面前说:“这次精神不错,看来董事长挺喜欢你的,呵呵,我还担心你像小时候那样笨在中途被小静给甩开了呢,还好,看来长大了,也学聪明了呀。”

“阿姨……。”莫俊宇听到这话顿时有些尴尬看着幻伊繁。

“妈咪,他已经不记得那些事了,你还是快点把你这两个乖女儿认下吧,我很想看看妈咪送什么好东西给她们呢?”幻佩静吃着兰姨刚送上来的冰淇淋蛋糕笑着说。

“不记得了呀,没关系,你们还可以创造更多的回忆不是吗?你要是想知道那些事,我可以告诉你哦,呵呵,好了,我的乖女儿们,妈妈我等着你们敬茶呢!”幻伊繁听了幻佩静的话神色顿了一下后笑着说。

幻伊繁一句‘你们还可以创造更多的回忆’让幻佩静六人眼中同时闪了一下,幻佩静的手更是不由自主的顿了一下,不过这一停顿很快就恢复了过来,所以在场的人谁也没有看到她这个有些僵硬的动作。

“谢谢,妈。”林巧妃声音带着丝不好意思说。从小到大她都未这样称呼过别人,原以为这辈子都不会有这样的机会,她可从没有想过要嫁人这些事。而今天开始她有一个妈了,虽然这妈看起来有些黑腹,想到这里,林巧妃就觉得心里有点满满的,这感觉她很陌生但是却让她有种实在感。

“谢谢,妈~妈。”夕白梅笑嘻嘻说。她喜欢幻伊繁,一个是因为幻伊繁是幻佩静的母亲,另一个是因为幻伊繁对她们并不像别的父母那样对孩子看起来虽亲却是疏离,而且她感受的到幻伊繁是真的打从心里认可她这个女儿。

幻佩静把不知道飘去何处的思想拉回来,就听到林巧妃和夕白梅那藏不喜悦的声音,看着林巧妃左手戴着的淡紫色玉镯和夕白梅左手带着的白玉镯子笑了笑,继续品尝手中的蛋糕。

第两百三十九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