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一章(感觉被算计了)与第三十二章

  幻佩静、夕白梅、林巧妃动作一致的抬起来头来,这才发现已经下了课。

  这时,坐在幻佩静身后的莫俊宇,缓缓地把手伸向前面那个小脑勺,在向竹修林巧妃等四人惊诧的眼神中,把手掌抚在了幻佩静的头上。

  幻佩静感觉到头上那传递这暖暖地大手不由一愣,然后惊异的转头向后看向莫竣宇。

  看到幻佩静这个表情,莫竣宇不由突然笑了,他说:“即使是被校长说了什么也没关系的,他不敢对你做什么的,我保证。”看来晚上得找校长好好谈谈了,竟然敢让她这般不高兴。

  林巧妃与夕白梅闻言不由看了眼莫竣宇。

  “没有。”幻佩静看了莫俊宇一会,摇头摆脱头上的手,语气淡淡地说道,然后转开视线不去看他,只是当视线落到下面在嘻哈玩闹的同学时,眼睛却不由微微发热,一股委屈感在心头油然而生。

  “好吧,你说没有就没有吧。”莫竣宇看着幻佩静的后脑勺,说道。

  “她这是怎么了?”向竹修小声问他前面的林巧妃。

  “不是很清楚。”林巧妃翻过手机放在桌面上,有些无奈的回答。

  从校长出来到班级这一段路,除了期间小静接了个电话外根本就没发生什么事,要说小静纯因为那个电话而这样突然情绪低落,这个说什么她都不可能相信,在她没注意到地方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

  夕白梅看着幻佩静,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眉头微拧了起来。

  “哦,对了,明天是星期六,你们想好去什么地方玩了吗?”向竹修转开话题问道。

  “星期六不用上课?”林巧妃闻言,疑惑的看着向竹修。

  “是呀,星期六星期日这两天学校放假的。”向竹修怕林巧妃不知这两个学校的放假日,索性解析一下。

  “放假呀……”林巧妃还没说什么,幻佩静却突然开口了,她说:“放假就是不用来学校,而且还是两日。”

  莫竣宇五人听到幻佩静的话,都不由看向她,刚刚还在黯然伤心呢,怎么听到星期六星期日就来精神了?

  幻佩静的眼睛突然一亮,双手一拍,情绪高昂的说道:“嘻嘻,就这么决定了,明天我们去天星游乐园玩,它建起了这么久,我们都还未去玩过呢。”

  “怎么突然想要去那里玩?”夕白梅不解问道,虽然当时她们也是抱着有时间就去玩玩的心态建造天星游乐园的,但是这么多年来却从未去过那,……所小静刚刚情绪低落是因为没得玩?

  “是呀,怎么突然想去那里玩了,而且小静,我们也不小了,怎么能去那种小孩子玩的游乐园呢?”林巧妃说道,虽然因为这事小静开心了起来,但是她还是不由说出自己的观点,毕竟当初建那天星游乐园时她们还是九岁那年。

  “贵妃你说什么呢?我们不还是小孩吗?十六岁未成年呢,就这么决定了,明天我们三人去好好玩玩。”幻佩静笑着决定。

  “对的,十六岁的我们还未成年,去玩游乐园也不丢脸,不如加我一个吧。”莫竣宇还没来得及出声附议幻佩静的话,向竹修就已经快语直接求加入。

  “……”幻佩静三人转头看了笑得灿烂的向竹修一眼,然后转回头当做什么都没有听到没有见到。

  “哼,还天星游乐园?还真以为自己是根葱呀,想怎样就怎样?想去哪就能去哪?也不去看看天星游乐园是那么好进的吗。”夏花荣不屑的接着幻佩静的话说。

  天星游乐园可以说是小孩与情侣们的天堂,所以那里几乎每天都没有票卖的,因为都被有关系的人提前订好了的。

  “砰!”白皙的小手拍在了桌面上。

  “夏花荣!你别一再的挑战我的底线,那个代价不是你能承受得起的。”幻佩静眼神犀利的直射向夏花荣。

  视线对上,夏花荣瞬间就被幻佩静那双眼睛给惊住了,连神色都不禁僵住了。

  夕白梅和林巧妃也怒目的看向夏花荣,这还是她们第一次看到小静因为他人的一句话而发火,只是不管怎样,惹到小静的人,无论是谁都不可原谅!

  “呵~那你又是哪根葱?不,说葱还高看你了,你是那棵野草?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对小静冷嘲热讽的?”夕白梅眼神蔑视的看着夏花荣。

  “我说你还是不要把自己看得太高了才好,你夏花荣还没有在我们面前叫嚣的资格,小梅儿,不要侮辱野草。”林巧妃语气很冷淡的说,但她这话却让人听得比夕白梅那话更让人生气。

  林巧妃这话一出,班级里的同学都不禁与身边的身对视了一眼,眼中有着恍然又有着疑惑,恍然的是,怪不得她们不怕夏花荣的威胁,疑惑的是,她们到底是什么身份?

  向竹修看了莫竣宇一眼,却发现他正在看着幻佩静,然后看向独孤影,刚好与他对视了一眼,错开,看着他们前面的人儿。

  而镇住夏花荣后,幻佩静就把眼中的犀利收了,所以夏花荣真真确确的听到了夕白梅与林巧妃的话,顿时就气极的指着她们:“你……你们……”

  “闭嘴!”莫竣宇突然出声道。

  “宇哥哥?”听到莫竣宇的话,夏花荣顿时就湿了眼眶,她不敢相信莫俊宇会为了幻佩静她们让她闭嘴。

  莫俊宇没有理会夏花荣,在幻佩静因为她而发怒时,他能明确的感受了他心里有怒火升起,她夏花荣算什么,竟然敢一而再的在小静面前威胁冷嘲热讽的!

  “没什么事了的话,那我们现在开始上课了?”已经在讲台上站了有一会的老师,小心翼翼地询问道,他怕现在不说,这节课就没法上了,这班大少爷大小姐的课可是比别班的落后了不少,再不抓紧,他的工资都要被扣没了。

  “好了小静,这样的人不值得你这么生气。”林巧妃笑着拍了下幻佩静的手。

  莫竣宇:“……”抢台词真的是不好的行为知道吗?

  “是呀小静,跟她生气不是太看得起她了吗?”夕白梅也把手放在幻佩静的手上笑的可爱看着幻佩静。

  “对不起了,贵妃小梅儿。”幻佩静看着三手相握低声说道,然后抬起头来看着她们,笑着说:“我没事,那就这么说定了,明天我们去天星游乐园玩。”

  林巧妃与夕白梅:“……”怎么有种她之前说的那些话都是为了引出最后这一句的感觉?老实说,之前她们真的有明天找个借口不去的想法,难道这样都被她看透了?

  幻佩静才不会告诉她们,其实她还真是看透了她们的想法,不过最重要的是她们俩人,以后能这样轻松玩闹的日子不会太多了,现在有得玩就尽情的玩吧。

  三十二(“那个”要来了)

  讲台上老师在讲课,下面的学生这时却开始了各说各话,各做各事。

  而看着眼前笑靥如花的幻佩静,夕白梅心里之前的想法消了,心里松了口气,笑着说道:“好吧,看在你这么想去的份上,明天我就大发慈悲的陪你去玩一天好了。”

  “我没意见,对了小静,你半年一次的体检做了吧?”林巧妃眼神一错不错的看着幻佩静问。

  闻言,夕白梅刚放下的心顿时又被提了起来,眼神也是一错不错的看着幻佩静,原来贵妃也察觉到了吗?刚刚还以为是她想错了呢。

  而林巧妃这突兀提出的话题,也让敏感的莫竣宇三人察觉到了什么,三人的视线也转到侧头看向林巧妃的幻佩静的侧脸上。

  幻佩静心里顿时就咯噔了声,原来她也看出了点什么吗?真是个不好的发现呢,以前总是培训她们察言观色的敏感度,现在她倒是不怎么喜欢她们这样敏感呀!

  但,幻佩静的神色却并没有任何的不妥,她眼中恰当的浮现丝疑惑看向林巧妃和夕白梅,说道:“我们不是一起去做的吗?你们忘记了?”

  闻言,夕白梅顿时就松了口气,是呀,当时她们是一起去做体检的。

  但是林巧妃却依然眼神一错不错的看着幻佩静,她说道:“当时小梅儿和我是先后检查的,然后我们两人有事就先离开了,你的体检报告我们并没有看到。”

  幻佩静这时神色出现无奈之色,她看着林巧妃,说道:“贵妃,你在怀疑什么?”

  “……”林巧妃依然眼神一错不错的看着幻佩静,虽然她知道小鬼不会为小静隐瞒什么,但是刚刚小静突然的感性让她觉得很奇怪,那像极了是“那个”要发作前的征兆。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总觉得这段时间“暗”里面有什么在改变着,只是等她去查的时候却没有丝毫的发现。

  夕白梅的视线在幻佩静与林巧妃脸上扫视着,然后她抬手。

  看着夕白梅伸向自己额头的小手,幻佩静的心猛地一沉,不过她无论是脸上的神色还是眼神却都没有丝毫的紧张。

  夕白梅的手背探着幻佩静额头上的温度,没有异常,心里顿时就松了口气,笑着说道:“还好,温度不高。”

  林巧妃这时出声说道:“小静,你早上起来的脸色有些白,而且你的情绪起伏不平常,你……觉得我会怀疑什么?”

  “……”幻佩静眼神纯净的看着林巧妃。

  在幻佩静身后的莫竣宇,几次想要开口询问,但幻佩静与林巧妃之间那无硝烟不剧烈的对抗让他到口的话无法说出来。

  “唉~”幻佩静轻叹了口气。

  林巧妃与夕白梅的眼瞳微微一凝,这是要坦白了吗?

  幻佩静神色突然有些不好意思的瞥了她们身后的莫竣宇三人一眼,然后倾身在林巧妃耳边,说道:“我那个快来了,你忘记了?”

  那个?虽然幻佩静的声音很小,但是在她们身后的莫竣宇三人却还是听到了,只是“那个”是什么?

  “……”林巧妃与夕白梅,不过她们心里却是真正的松了口气,想想,小静的经期好像真是这几天了,而她每次要来大姨妈前,身体总是弱上一些,如果是这个原因,那倒是她们想多了。

  “那个是哪个?”向竹修突然出声问道。

  幻佩静三人反应迅速的一致转头,眼神纯净且平静的看着他。

  被幻佩静三人这样看着,向竹修不禁打了寒颤,问道:“干嘛这样看着我呀?”

  “不是我想的那样就好。”林巧妃转回头,拍了拍幻佩静的手背,说道,然后收回被幻佩静握着的手。

  “那明天我们就去天星游乐园好好玩玩,难得放假……可惜了他们都不在。”夕白梅眨着笑眼说道,到时候她多拍几张照片发到大群里,让朵蕾羡慕羡慕,嘻嘻~

  “好,就这说定了,明天十点在天星游乐园门口集合还是集合后一起去?”林巧妃说。

  “你们还真去呀,你们能拿到门票吗?”向竹修忍不住出声转问。

  “怎么了?难道你有订票?还是说你想要和我们一起去?”幻佩静突然眨着纯真的大眼睛,笑眯眯的看着向竹修问。

  “门票我没有,要是你有的话我还真是这么想呢,这样我和你就可以来一场约~会怎么?”向竹修一时没忍住向幻佩静抛了一个媚眼,话也脱口而出。

  “砰!”然,向竹修的话音刚落,他的脑袋就与他的课桌来了个亲密的接触。

  “噢!痛!”向竹修想要坐起身子,但是放置在他后脑勺的大手却并没有想要松开的意思。

  闻声的老师与学生们都纷纷转头看向声音传来的地方,只见莫竣宇神色不悦的一手越过独孤影按着向竹修的脑袋在课桌上,眼神更是不悦的扫视了他们一圈,吓得他们顿时又纷纷转头看向别处。

  向竹修一边挣扎要起来,一边说道:“我说错了,宇,我只是口快一时不察,我发誓我对幻佩静真的是一点想法都没有,我发誓!”

  向竹修这话可是一点都没有控制声音,老师与学生又一次视线聚焦向了这边。

  “咳,我说这还在上课呢。”夕白梅忍笑扫了幻佩静一眼,看着正在挣扎不得起来的向竹修,说道。

  “原来你还知道这是在上课的呀?”独孤影故作惊讶的挑眉看向夕白梅。

  “你这呆子不要随便搭我的话,我又没有和你说。”夕白梅神色不屑的瞥了眼独孤影。

  “你说谁是呆子?你这自恋女。”独孤影回应道。

  “他们感情还真好。”莫竣宇放开向竹修,笑着对着幻佩静说,他还真不知道影竟然还会和人吵架,难得一见呀。

  “自恋怎么了?至少我有自恋的资本。”夕白梅眼神傲慢的看着独孤影说。

  “感情好?我怎么没看出来,刚认识不到三天竟然说有感情,你还真会说。”林巧妃接过莫竣宇的话,然后眼神有些像看病号的扫了眼他。

  莫竣宇:“……”

  林巧妃那句话虽然不是对独孤影说的,但是独孤影也是一时:“……”

  看着莫竣宇那无话可说的表情,幻佩静却不禁笑了。

  “呵呵……”向竹修看莫竣宇搭讪幻佩静失败,不禁一边揉着撞痛的额头,一边扯着嘴嘲讽的笑了两声,这感觉真爽,场子不用自己找就有人帮忙了,想着,他不禁好感顿生的看向林巧妃。

  莫竣宇看着幻佩静那张笑脸,心里的郁闷却不禁散了,嘴角也勾起了一个微笑弧度。

  与莫竣宇那带着笑意的视线对上,幻佩静脸上的笑容虽不变,但是她的眼眸却微微一垂,错开了与他的对视,然后扫了独孤影与向竹修一眼,又看了夕白梅与林巧妃一眼,垂下眼眸似沉思着什么。

  就在这时,下课铃声响起。

第三十一章(感觉被算计了)与第三十二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