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一章(金是谁?)与第二十二章与第二十三章

  幻佩静和林巧妃看着脸带怒容不看她们的夕白梅,不由扭头对视着。

  幻佩静那双长睫毛微微向上一掀:现在看你怎么办?

  林巧妃翻个白眼,小嘴微动着:我哪记得呀,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也有好多事要忙的,再说那是你的事,你不会和她说呀?

  幻佩静的眼睛往边上一斜,努嘴,嘴唇微动:我不是让你有空就和她说么,我的事更多好不,谁还记得这事要说的,不管,你负责哄好她。

  看着幻佩静那张张合合的小嘴,明白她所说的话,林巧妃僵硬着嘴角很是无语,这都什么事呀?莫竣宇到底是谁的未婚夫呀!混蛋!

  幻佩静才不管林巧妃的心里会怎么想呢,她把话用唇语说完,就伸手拿起小几上的杯子喝了起来,然后边用眼睛看看林巧妃,再看向夕白梅,然后再看向林巧飞,示意她快点行动。

  林巧妃手抚额头,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瞪了眼幻佩静,来到夕白梅的身边,拉着她坐下,笑着对她说:“小梅儿,那个……嗯,不要生气了好不好,我不是忘记了吗,我保证不会有下次了。”边说还边往夕白梅身上靠,一副你不消气我就把你推倒的模样。

  “我没生气,好了,不要来烦我,我在想事情呢,刚想出点头绪来被你这一打断就给忘记想到哪了。”夕白梅推了推就要靠在自己身上的林巧妃,不满的说道。

  怪不得小静会让独孤影进入暗,原来是因为莫竣宇是她未婚夫的原因,小静这是想要在情报上帮助莫竣宇吧,还有下午那个特意点明的“他“,她一开始以为那个“他”是独孤影呢,等查到住进家中的陈祈明是小静的父亲时,又以为“他”是陈祈明,原来都不是,而是那个叫莫俊宇的。

  “想什么呢?要不你说出来,我帮你一起想。”看到夕白梅真没有生气,林巧妃连忙讨好的说道,嗯,她现在应该是在想着怎么整莫竣宇,反正那是别人家的未婚夫,如果真要不得已要出手,她也是不介意的。

  夕白梅没理会林巧妃,她看向幻佩静……

  如果莫竣宇还不是小静的未婚夫,那即使他们两人有好感,她知道她是可以搞出些事情来破坏他们在一起而不会破坏掉她与小静的感情的机会。

  比如今天下午,在“看”出独孤影与小静相互有些许的喜欢时,其实她心里恼火的同时却已经在心里暗戳戳的想着,怎么才能在不让小静生气的情况下,弄得独孤影最起码有一段时间不能生活自理!

  可是莫竣宇都已经是小静的未婚夫了,如果她出手太重,真的破坏掉了小静的婚姻怎么办?她虽然不想有人和她抢小静,但是她也知道她们三人以后总会各自成婚组家庭的。

  而且,既然小静有婚约却没有想着要解除,那就说明小静其实是同意与莫竣宇这婚约的,那她就更不能做什么了,而且这姐妹夫还得离着点,虽然她和小静感情好,但是姐妹夫离得太近总是不太好。

  看夕白梅看着她发呆,幻佩静与林巧妃对视了一眼,然后看着夕白梅,出声问道:“怎么了?”

  夕白梅看着幻佩静,一脸严肃地说:“你会不会帮莫俊宇?”

  “……”这表情是不是太过严肃了呀,幻佩静与林巧妃不由有些无语。

  “看看情况吧,好玩的话,不介意插一脚。”幻佩静神色平静的说。

  “对,有好玩的事怎么能少得了我们,要不然这样日子就不好过了。”夕白梅听到幻佩静的回答,顿时就笑了起来说,心里:哼哼,莫俊宇,我倒要看看,你,有没有那个能力站在小静的身边。

  虽然她不能对莫竣宇做什么,但是冷眼旁观莫竣宇做事大概还是可以的,所以,如果在独孤影进入了“暗”,莫竣宇他都还不能做出什么成绩来,那就不怪被她鄙视了!

  “……”幻佩静与林巧妃,这个表情变化是不是有些太快了呀!

  “嗯嗯,这下以后的日子就有的玩了。”林巧妃连忙反应过来,笑着点头,心里:这个必须认同,要不然小梅儿还真会和她没完的,不过,小事上她倒是相信小静不会出手,但是关乎生命危险什么的……算了,莫俊宇,期待你的表现了,别让我们失望呀,要不然你还真没有资格站在小静的身边!

  看着夕白梅和林巧妃脸上的神色,幻佩静又喝了口水,眼睛转动,看着监控显示屏上的一个画面,垂着的眼眸中,那莫测的神色并没有被林巧妃俩人看到。

  “嗯?发生什么事了?”夕白梅转头一看,就看到玻璃墙外面的人群,大部分都向中心舞池靠去,心里一喜,有戏看了!

  听到夕白梅的话,幻佩静林巧妃也看向玻璃墙壁。

  林巧妃的眼瞳突然一缩,快手把监控中心舞池的画面放大,并对着其中两人拉近了镜头。

  “这……这俩人是……没有想到,这两位竟然也来了。”林巧妃神色凝重的指着画面中的俩人说,不过……是错觉吗?怎么感觉这两人有些眼熟呢?嗯?应该不是看过的照片或者视频什么的,难道她见过他们真人吗?

  听到林巧妃的话,夕白梅转回头看向她,然后顺着她的视线看向监控显示屏,而就在这时,监控显示屏上的画面突然出现了扭曲。

  “咦~!”夕白梅惊疑了声,顿时就从茶几下面抽出键盘,开始与进攻监控设备的黑客进行对战。

  因为夕白梅的及时反抗,显示屏上一分为二,一半还能保持着刚刚林巧妃放大的清晰画面,一半是她反抗黑客所书写的代码。

  幻佩静看着被林巧妃指着的那俩位身穿西装的男子,其实之前她看的就是那个脸戴着上半部暗金色面具的男子,另一个是脸戴着上半部暗紫色的面具,即使没靠近他们,但是还是能看出他们周身散发着某种让人不敢轻易靠近的冷凝气息。

  “咦,他们是谁?”手指敲着键盘的夕白梅,抽空看了下旁边的画面,顿时吃惊说,气势倒是不错,不过怎么带着面具?不想让人看到外貌吗?

  林巧妃看了幻佩静一眼,然后看着显示屏,说道:“就是最近风声大作的‘夜殇’创立人,暗金色面具的是‘金’,暗紫色的是‘紫’,还有一个是脸戴上半部黑色面具的是‘隐’,现在与你对抗的应该就是那个‘隐’。”

  “代号‘隐’吗?咦~这个攻击与防御方式有点熟悉呢!”夕白梅突然出声道。

  林巧妃看了看那代码乱飞的半屏幕,没看懂!

  幻佩静没有出声,她安静的看着外面事态的发展,舞池场中已经明显的出现了两拨人,他们好像是在对峙谈判什么?

  店内有客人向外走了,但是更多的客人却是选择围观。

  匆匆赶过来的大堂经理,看着场中的情景,心里很是着急,但是那些人根本就不与他对话,他直接被拦在了外围不能进。

  秋海凡看了眼幻佩静她们所在包间那经过处理的墙壁,然后看了看连着那包间的服务灯,没有亮,难道大小姐她们又要看事态的发展吗?

  秋海凡来到经理身边,说道:“经理,你冷静点,大小姐二小姐三小姐在包间里。”

  “真的?”经理虽然问着秋海凡,但是心里却松了口气,既然大小姐三人在却没有出来阻止,那他也就不担心什么了,他家这三位小姐看着不大,但是能力却是不小的呢。

  要知道蓝色妖姬开业至今也不是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最后还不是都被大小姐她们把人弄得赔款不敢再来,这次三位小姐都在,他也表现过了,事后想必责任也不会全在他这里,那他还怕什么?

  不一会儿,场中发展到动手的地步,两拨人象潮水一样向中心靠拢,桌子、椅子、酒瓶在空中乱飞,原本是想在旁边看戏的客人,那想到人家一开打自己就变成了池鱼?连忙向安全的地方转移或者向店外走去,场面顿时一阵大乱。

  不过戴着面具的那俩男子却站定在那里没有动作,乱飞的东西也都没有误伤到他们,这是因为那些东西有被护在他们身边的人击飞的,有些则是两人听声辩位击飞或者侧头闪躲了的。

  包间里,幻佩静、林巧妃人手一杯果汁,吃着小几上的零食,靠在椅背上,通过玻璃墙看着外面混乱的场面,就是少了点声音,要不然这可就变成电影院了。

  夕白梅还在聚精会神的奋斗着。

  “小静呀,我们还不去阻止吗?”林巧妃疑惑的问,虽然她们是喜欢看戏,但是现在这个场地可是自家的,打坏了什么都要重新弄,很麻烦的呀!而且那些人都出刀具了,这是要出人命的节奏呀!

  “让他们打。”幻佩静神色平静的说道。

  林巧妃看了幻佩静一眼,总感觉现在的她有点不一样,顺着幻佩静的目光看去,发现她正在看着那个脸戴着暗金色面具的男子,好像她的视线一直都跟着他呢。

  心里想着,林巧妃不由出声问道:“你认识那个戴着暗金色面具的人?”

  幻佩静看了林巧妃一眼,眼中有着疑惑问道:“你没看出他是莫竣宇吗?”

  “什么?!”林巧妃瞬间站起身子看着幻佩静喝道。

  正在与黑客斗智斗勇的夕白梅也猛然抬头看向幻佩静,敲打键盘的动作都不禁停了下来,刚刚她没有听错吧?!不过很快她敲打键盘的动作又继续了,不过因为刚刚那一停顿,她这边出现了劣势。

  二十二(面具不好看)

  “你说那个是莫竣宇?暗金色面具那个人是莫竣宇?”林巧妃神色震惊的指着透视墙那边,不敢相信的问道。

  莫竣宇他竟然是“夜殇”的创立人之一‘金’?!

  “夜殇”虽然是新兴的势力,但是他们扩张的速度并不慢,而且那些老势力可有不少在他们手上吃过亏还拿他们没有办法的,所以有不少人找到“暗”查他们三人的资料。

  “冷静点呀,暗金色面具那是莫竣宇,暗紫色面具那个是向竹修,与小梅儿斗着的那个如果是黑色面具‘隐’,那就是独孤影,你没有查到这些吗?”幻佩静疑惑的看着林巧妃问道。

  “……”林巧妃被幻佩静用那神色看着,一时间不知该怎么回答,这个……她还真没有查到这些呀,她只是查到了“夜殇”前段时间出逃的叛徒今晚会出现在这里,所以才让她们两人来看戏的呀。

  “独孤影!”被幻佩静点出这黑客是独孤影后,夕白梅眼神一凛,敲打键盘的手顿时又快了几分,这次是必定不能输!

  缓了会的林巧妃冷静了下来,坐下,看着幻佩静问道:“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幻佩静看林巧妃冷静了,喝了口果汁,看着墙外面,说道:“昨天不是查了他们的资料吗?大概猜出了些,今晚看到他们也就证实了。”

  林巧妃再度:“……”那里看出这些的,她当时怎么没看出来??!

  林巧妃吸口气,又缓了下情绪才出声说道:“所以,你这是坐看莫竣宇被打?”被她的话噎住了这么多次,怎么都要让她也被话噎住下,要不然真是要憋死她了!

  “是他们被打?还是他们打别人?我不知道,不过既然他们想打,那我就给他们个场地,而且之后我们还可以向他们收场地费,现在还能安全的看场戏,不好吗?”幻佩静冲着林巧妃妩媚的一笑,说道。

  林巧妃:“……”第一次发现小静的笑容很欠揍怎么破?

  低头扶额,林巧妃说道:“好是好,不过经他们这一打,蓝色妖姬可就要关门休息好几天了。”

  “对哦,嗯,看来等下要向他们多拿些才行。”幻佩静恍然点头说道,好久没有人在蓝色妖姬这里闹事了,都快要忘记还有这回事了。

  林巧妃垂着的眼眸中有亮光闪过,然后抬头看着幻佩静,出声问道:“那等他们打完了我们再出去?还是叫人带他们来这里谈判?”

  虽然不在乎这点钱,只是他们打架打坏的东西让她们出钱?这口气可就更憋屈了,而且还可以看看莫竣宇能否认出小静来,嘻嘻……

  再说莫竣宇既然是小静的未婚夫,那她在小静这里受了憋气还不能出,那怎么都得在他身上找回来!

  “对了,我先说好,外面那么乱,我可不想出去。”林巧妃再次出声说道,反正是莫竣宇,想必小静不会反对他们进来。

  “你决定。”幻佩静耸肩说道。

  “那就这样愉快的决定了,敲竹杠,嘻嘻……希望他们不要小气才好。”林巧妃眼睛一眯,眼里全是算计的光芒。

  在她们说话这段时间,那两拨人又倒下了一群,不过相对莫竣宇他们这边的人,对面那边的人却是伤亡有点惨重,就幻佩静她们眼睛看,都可以看出那边死亡了数十人。

  打到现在,莫竣宇与向竹修两人也加入了战斗,而与他们对手的是……

  “黑色势力排名第四的‘黑岩’的老大张力强与副手杨国青?”林巧妃拧眉说道:“怎么会是他们?”

  这算是两方势力比拼了吧,之前怎么没有消息透露出来?而且这人是不是越来越多了?多出来的人还是‘黑岩’那边的!

  “看来……”幻佩静晃着杯中的果汁,说道:“这是请君入瓮呢!”

  林巧妃看向幻佩静,说道:“你是说,莫竣宇是君?”

  幻佩静笑了笑,说道:“谁知道呢?看下去吧。”

  “你不担心?”林巧妃歪头看着幻佩静,问道。

  幻佩静笑看着林巧妃,问道:“为什么要担心?”

  林巧妃看幻佩静这表情,就知道她心里是真的不怎么担心,所以耸了下肩,结束了这话题。

  “混蛋!”就在这时,夕白梅突然双手拍了下键盘,骂道。

  “怎么了?”林巧妃问。

  夕白梅怒呼呼的说道:“独孤影这混蛋竟然跑了,我还没有找到他的IP地址。”憋屈呀,对战了这么久不但没有找到他的IP地址,竟然还没能拦截住他,让他跑了!

  幻佩静笑着说:“放心吧,等下你就能看到他了,嗯,谈赔偿的时候可以大开口要。”

  “咦?”夕白梅惊疑的看向幻佩静,然后转眼一看,看向墙那边……顿时惊奇了说道:“我去,什么时候来了这么多人的?怎么回事?”

  虽然蓝色妖姬这里很大,但是这人是不是也太多了点呀?上千有了吧,他们能展开手脚打吗?

  林巧妃微笑着说:“‘黑岩’与‘夜殇’对上了,所以独孤影应该会赶来增援。”

  “小静。”夕白梅看向幻佩静,说道:“你不帮忙吗?”

  幻佩静看向夕白梅,翻了个白眼,说道:“帮什么?打群架?我可是淑女呢,怎么可能那么粗鲁?”

  “……”林巧妃与夕白梅,这傲娇的模样是怎么回事?

  林巧妃斜眼夕白梅:她这是生气了吧。她心里总感觉今晚的幻佩静有点奇怪。

  看到幻佩静转头看向墙那边,夕白梅对着林巧妃摊手:谁知道呀。

  “别眉来眼去了,我没有生气,你们也不看看今晚我们穿的都是什么?难道让我们踏着恨天高鞋去打群架?玩呢?”幻佩静看着那墙外面,语气无奈的说道。

  林巧妃与夕白梅低头一看,好吧,她们也穿着恨天高鞋,如果是平时打架的话,或许她们可以去凑热闹,但是现在外面可是势力之争,她们还是安静看戏吧。

  因为根据黑白势力之间的约定,除非下战书约定战,黑色势力在其余场面斗争禁止使用任何热武器,如触犯约定,其势力必将被各个黑白色势力联合灭之,犯错人无论身份大小,整个势力连坐!

  因为之前并没有听说‘黑岩’与‘夜殇’两势力之间约战的消息,所以场内的打斗都是物理冷兵器攻击。

  使用双拐棍的莫竣宇与使用正常三分之一长的红缨枪的向竹修,各自牵绊住张立强与杨国青,有时顺手还抽空把靠近身边的敌方人撂倒或者打飞,所以虽然‘黑岩’的人越来越多,但是两方人马却是打得不相上下。

  “没想到那莫俊宇还挺能打的,啧啧……人可真是不可貌相呀。”林巧妃手托下颌,眯着眼说。那身凛冽的气势看起来还真不错,与白天看到的还真是两人呢!

  “咯咯……他这个样子可比白天那样子顺眼多了。”夕白梅斜了眼幻佩静,娇笑着说道。

  而幻佩静则安静的笑看着那墙外面,并没有出声说什么。

  戴着黑色面具的独孤影在十五分钟后带着一帮人赶到了,然后原本还平分秋色的场面,顿时就开始一边倒。

  “‘夜殇’现在位于世界黑色势力第五位,莫竣宇他们能够在短短几年就做到这般规模,能力很强呢,”林巧妃有些感慨说。

  “呵呵,难得你有佩服除了小静之外的人,不过还不够,最少也得前三。”夕白梅看了幻佩静一眼,这样才能配得上他们的小静,怎么说小静创立的‘暗’可是世界第一的情报组织。

  林巧妃看了夕白梅一眼,摇了摇头,看来还是不服气莫竣宇是小静的未婚夫这件事呢!

  林巧妃看到幻佩静眉头微拢的看着莫竣宇,不由出声问道:“怎么了?小静?”

  “呃,没什么,只是……”幻佩静说到这里,头一歪,眉头微皱了起来。

  “只是什么?”夕白梅一时想不到幻佩静想要表达什么,听到她竟然话说一半不由问道。

  “只是他们在‘夜殇’的身份要是被发现了,龙帮不会那么轻易放过他们,这么久了都没被发现,看来他们隐藏的很深,你不用担心什么,而且他爷爷不是龙帮的大长老吗?有事他总会护着自己的独孙的。”林巧妃稍微一想,接话出声回答夕白梅,同时安慰幻佩静。

  “我不是担心他们,他们能够跻身到第五位,我相信他们有能力自保。”说到这里幻佩静顿了下,一口喝完杯子里的水:“我只是觉得……莫竣宇脸上那面具真的不好看。”

  “……”林巧妃与夕白梅,小静,你敢说这是你的真心话吗?我们保证不会打死你的,真的!

  其实林巧妃的话确实是幻佩静心中的担忧,但她还有一个担忧却是她与莫竣宇那未婚夫妻的关系,与她与林巧妃夕白梅的亲密关系,如果她曝光,她们两人包括“暗”都会有曝光的危险。

  之前不知道莫竣宇他们的身份,认为只是龙帮继承人的争夺,那她们随意插脚玩玩,其中危险对她们来说并不会太大,可是现在不同了,他们是‘夜殇’的老大,如果他们的身份曝光,他们不但会失去黑色第一势力龙帮的庇护,还会与龙帮为敌。

  而且幻佩静能看出莫竣宇他们并不甘心位居第五,龙帮,他们迟早会对上,而她们要是插脚了可就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脱身的了,而且如果真到了那时候,以她与莫竣宇未婚夫妻的关系,她不想出手都难自保,那时,她们也将与龙帮正面对上。

  或许……她和莫竣宇俩人之间是该……不,幻佩静否定心中的决定,莫竣宇未婚妻这个身份还不能舍弃!

   二十三(赔偿)

  而听了幻佩静的话,林巧妃和夕白梅在气了一会后却沉默了,因为她们也是能想清楚这其中要害的。

  如果没有幻佩静,她们与莫竣宇就是普通的同学关系,但是幻佩静与莫竣宇与她们的关系,让她们也与莫竣宇联系在了一起,所以,不管她们是否要插脚莫竣宇的事,她们都会被认为与莫竣宇是一船上的人。

  不过,如果幻佩静真的选择和莫竣宇在一起,那么她们也必定会支持他们,也会尽力帮助莫竣宇,这个她们看幻佩静的选择。

  外面的大堂里,“黑岩”的张立强看到大势已去,而且这次试探心里也有了些底,便想要退身住手,他对莫竣宇说道:“金,今晚就到这里了,别忘记了这里是蓝色妖姬内。”

  “哼!”莫竣宇冷哼了声,右手对着张立强的腹部击去,击中,击得他不由后退了出去两步。

  张立强一手捂着腹部,微弓着腰,脸色狰狞的瞪着莫竣宇。

  莫竣宇冷冷地看着张立强,说道:“现在记得这里是蓝色妖姬内了?你觉得蓝色妖姬会认为这是谁的责任?”

  虽然是这样说,但是莫竣宇还是停手了,而他最后那句话成功让张立强变了脸色,只见他捂着腹部,忍痛就抬眼四顾,却见场面乱哄哄的,根本就看不到他要找的人。

  “都给我住手!”张立强忍过了最痛时刻,站起来厉声喝道。

  “‘夜殇’的都住手,退后!”莫竣宇紧接着冷声说道。

  近在莫竣宇与张立强身边的各自手下,闻言立即就停手了,并出声制止身边的同伴住手。

  大堂内很快就平静了下来,所有人员各自站到自己的老大身后或者一旁,场面被清空,张立强也就看到了大堂经理。

  大经理很有眼色的快步上前去,说道:“金先生晚上好,张先生晚上好,不知道有什么可以为您们效劳的?”

  张立强神色倨傲的说道:“今晚的损失你准备下单据,明天我会让人来付。”

  说完,张立强也不管大堂经理的脸色,转身对他的小弟们,一挥手,果断抬步走,说道:“走!”

  “张老大,救我呀!”这时,一男人突然扑出去,顾不上地上的玻璃碎渣,直接跪地,抱着张立强的脚喊道。

  莫竣宇冷声说道:“把人带回去。”

  张力强看了莫竣宇一眼,伸脚把人踢出去,抬脚就走,今晚他只是来看下“夜殇”的老大到底是谁,实力如何?至于这个与他们搭上线的人,呵~一个能因想要荣华富贵就背叛势力的人,他张立强可不敢要。

  莫竣宇这边立即上前两人把那男人抓住,捂嘴拖走。

  “这位经理。”向竹修走到大堂经理身前,说道:“不知贵店你能否话事?有关于赔偿的问题,我们可以商议下。”

  “紫先生。”大堂经理微笑着向向竹修躬身行礼,说道:“今晚小的并不敢做主,有关于赔偿的问题,一直都是三位小姐话事的。”

  向竹修的眼睛微微一动,声音平静的说道:“那不知你所说的三位小姐是否在贵店内,我们想要对今晚的事和她们陪个不是,然后谈下有关赔偿的问题。”

  “这个……”大堂经理垂眸沉思了下,直到现在包间内的三位小姐都没有任何的提示,这是想要见他们吗?

  包间内,看到外面逐渐平静下来的场面,而且张立强他们还向外面走了,幻佩静放下手中的杯子,笑着转开话题说道:“谁去谈赔偿的问题?还是照旧发款单?”

  差点被贵妃糊弄了,她们之前索要赔偿不都是网络上发款单的吗?

  其实林巧妃与夕白梅的想法,幻佩静是懂得的,只是她无法给她们准确的回答,莫竣宇……这人还真是一个不太讨人喜欢的意外。

  林巧妃见幻佩静转开话题,知道她是不想多谈刚刚那个话题,就转头看向夕白梅,小静都那样讲了,说明她不想出去,可她也不想出去呀,外面那么脏那么乱,但是好想看到小静与莫竣宇的见面场景哦!

  夕白梅被林巧妃那眼神看得吓了一跳,这难道是要她出去与他们谈判?看了幻佩静一眼,夕白梅小心翼翼地说道:“不如让他们进来谈?”外面那么脏那么乱,她也是不想出去的呀。

  这话一落下,夕白梅就发现林巧妃的眼睛亮了下,心里不禁一松,原来贵妃也是这样打算的呀,吓死她了!

  “咚咚!”这时,敲门响起。

  “进来。”林巧妃笑着说道,然后看了眼监控显示屏上,外面大堂还剩莫竣宇与独孤影在,而向竹修却不在。

  点了下显示屏,退出放大的画面,找到包间门外的监控画面,果然,大堂经理与向竹修在包间门外,然后她看都大堂经理开门而入。

  门从外面被推开,大堂经理站到门边请向竹修进入。

  向竹修抬眼向包间里看,就看到里面的沙发并不向着门这边,而是向着左边,他抬眼看去,就看到那边的墙能透视到外面的大堂,原来她们刚刚一直在看着外面发生的事。

  视线再扫到那坐落在主位沙发与他对面沙发上的三位颜值绝美的女子,向竹修的眼神并没有什么改变,只听他声音不似白天的爽朗,而有些低沉的说道:“贵店今晚的损失我们会双倍赔偿,还请给出清单。”

  “坐。”林巧妃看了眼幻佩静与夕白梅,再看向向竹修,指了下她对面的沙发,声音一改刚刚的少女语气,果断利落的说道,以至于向竹修并没有从声音听出她就是他白天见过的林巧妃。

  向竹修微皱了下眉,这是不满意赔偿吗?不过他依言坐落到林巧妃面前,眼神平静的审视眼前这三位女子,很眼生,她们到底是什么人?只是蓝色妖姬的老板?

  幻佩静脸上带着妩媚的笑容,眼神淡淡地扫了向竹修一眼,左手撑着脑袋,身子有些懒洋洋地半躺坐在主位沙发上,转开视线看向那玻璃墙壁,看着外面收尾的人员。

  莫竣宇没来倒是让幻佩静松了口气,因为刚刚她突然想起昨天他和她说过,看到她有种熟悉的感觉,她还真不敢确定她现在这个模样,莫竣宇看到了会不会也有种熟悉的感觉。

  而夕白梅却是眼神带着好奇的打量着向竹修,如果不是幻佩静说出来,她还真没看出眼前这人就是向竹修,看来他的下颌也使用了什么掩饰,弧度虽然也很好看,但是与白天看的,多了几分凌厉之感,如果不是知道是他,还真没能看出那几分眼熟的。

  “‘夜殇’的创立人之一,代号‘紫’。”林巧妃嘴角含笑道。

  向竹修眼中神色微微一变,原本还以为她们最多只是富家女子,没有想到竟然还认识他,看来她们也涉足黑色势力,只是她们会是哪个势力的小姐?听说蓝色妖姬是“暗”的产业,不知道是真是假?

  林巧妃看到了向竹修眼中的变化,但是没在意,她眼神严肃凌厉的看着他,说道:“果真是大驾光临,我们该说蓬荜生辉吗!”

  任谁都能听出林巧妃这话的讽刺意思,向竹修神色平静下来,说道:“对于破坏了贵店,我们感到很抱歉,我们愿意双倍赔偿的,你说个数。”

  “呵~道歉要有道歉的样子,戴着个面具,冷着个脸给谁看呀?你是长得见不得人吗?”夕白梅冷笑出声道。她的声音也做了稍微的改变,以至于向竹修也没能听出她是他白天见过的夕白梅。

  “哧~”幻佩静突然忍不住笑了一声,要知道她们三人也是掩盖了真实面貌的,小梅儿这话说的……

  向竹修眼中神色又变了变,扫了眼夕白梅,再看向幻佩静与林巧妃,相比她们脸上的白净(眼瘸是病,得治呀!),他带着面具倒是真的有点见不得人的意思。

  林巧妃忍着笑声,嘴角勾着笑意,对一边的大堂经理说道:“你先去核对下今晚的损失。”

  “是,大小姐。”经理躬腰行礼说道,然后转身离开,顺便还把门带上。

  “破坏力倒是不错。”林巧妃扫了透视墙那边,然后笑着斜了眼向竹修,说道:“蓝色妖姬从开业至今也不是没有经历过场内斗争的,倒是第一次被破坏得这样彻底。”

  向竹修眼中波光闪了闪,知道他是谁还能这样底气十足的说出这话来,看来她们的身份也并不简单。

  想前几年蓝色妖姬开业后总是有人来搞破坏,但是除了店员开始之初的劝解之后就没人不再理会的任由人把店破坏。

  当时所有人都以为这是一个没有后台的人开的店,只是事后那些来蓝色妖姬老破坏的人与所在的势力都被“暗”的黑客发了还债通知。

  当然,一开始是没有人理会的,但是等过了还债时间后,无论是当事人的秘密,还是势力的秘密,都被分享到了网络上,存款也几乎全部被转移。

  最后却没人能够找到做这事的人,“暗”也因此被更多的人所知,之后敢来蓝色妖姬闹事的人就极少了,就是有也会听从店员劝解到店外解决,不过这事一开始那个经理就被拦在了外面……

  对“暗”虽然有顾忌,但是向竹修明白她们既然与他见面了,那必定不会动用“暗”对付他们,所以他并不怎么担心的说道:“这个我们感到很抱歉,想要什么赔偿,你们尽量可以提。”

  “哼!”夕白梅很不满,但是就在她想要说什么的时候,幻佩静扫眼向她,朱唇微动:“三妹。”

第二十一章(金是谁?)与第二十二章与第二十三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