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八章(校长室找校长)与第二十九章

  当幻佩静六人一同出现在教室后门时,第一节课已经快要接近尾声了。

  这次幻佩静和夕白梅都没有踹门,不是她们不想踹,而是有人先她们一步把门打开了,莫俊宇很绅士的把门打开并且手做请的动作让幻佩静她们三人先行。

  有并不怎么专心上课的学生发现了幻佩静六人,俊男美女的组合让那些学生不禁都看得怔愣了下,然后他们身边的同学发现了他们的异常,随着他们的视线看过去,也发现了幻佩静六人,神色也出现了霎间的怔愣。

  夏花荣看到与幻佩静一起出现的莫竣宇,眼神顿时就冒火的瞪着幻佩静,握成拳头的小手都有些泛白。

  无视讲台上的老师,幻佩静与夕白梅落座后,林巧妃拉过旁边空着的课桌,并到夕白梅的课桌,然后拉过椅子坐到夕白梅身边。

  幻佩静三人刚坐下不一会儿,下课铃就响了,同时一则通知响起。

  “二年一班的夕白梅同学、幻佩静同学、林巧妃同学校长有请,重复一次,二年一班的夕白梅同学、幻佩静同学、林巧妃同学校长有情。”

  唰唰,二年一班同学所有的视线都集中在最后一组最后的那三个座位的人,疑惑,担忧,幸灾乐祸等都有。

  莫俊宇、向竹修、独孤影也看向幻佩静三人,心中不知是何感想。

  “这说校长有请也不说请我们到哪里去,这让我们去哪里找他呀?”林巧妃问。

  林巧妃话一出,在场所有人都不禁一脸黑线,除了幻佩静。

  不知道去哪里找校长?这话怎么问得这么白痴呢,幼儿园的小朋友都知道找校长要到校长室的吧,她是真不知道还是在装作呀?

  “嗯,这个我大概知道,前天那老师就有叫我去校长室,我想那校长应该是在那个校长室等我们。”幻佩静神色认真的猜测说。

  幻佩静这话一出,全班的同学就出现了狂晕的感觉,除了林巧妃。

  这位同学你是在耍我们吗?昨天那么难的题的都能轻易做出来,今天你竟然为这样一个白痴问题这么认真的思考,还不确定的说出来!所有人都在心里狂吐糟。

  “你们两个傻了吧,在学校找校长不去校长室,难道去校长的家吗?”夕白梅翻了翻白眼,虽然难得发现她们俩也有不知道的,但是为什么她现在的感觉除了无语外就没别的情绪了?

  “咦?还真是去校长室呀,怎么去你知道?”林巧妃继续问着,她是因为看到幻佩静与夕白梅都来这里上学才来这的,所以这学校的详细资料她并没有去看,更何况她并不觉得这件学校有什么需要她注意的。

  “这些入学前都有资料,你们俩没有看呀。”夕白梅起身向外走。

  “没有。”幻佩静回答道。

  “没有。”林巧妃回答道。

  夕白梅转回头看着幻佩静与林巧妃,“……”

  不过,夕白梅突然想起幻佩静她们俩从未上过学这事,一时间也懒得跟她俩讲这常识,直接带她们走了。

  莫俊宇三人直到幻佩静三人消失在视线中才收回视线,然后三人对视了一眼。

  这还是莫竣宇他们第一次听到这么白痴的对话,不过从这对话分析来看,一、幻佩静她们以前很穷,所以没有机会上过学,二、她们在做着某些需要很专注的事,所以不是有必要的事,她们不会去做去理解去关注。从昨天幻佩静和夕白梅做题的情况,还有她们三人的言行举止来看,很显然她们是后者。

  “还真是白痴,这么简单的问题都不知道。”夏花荣看着幻佩静她们离开的方向说完这句话,转过头来,用手拍了下自己同桌:“怎样?查到她们的底细了吗?”

  夏花荣这话声音不大,但是奈何教室里很安静,所以在坐的同学都听到了。

  莫竣宇看向夏花荣的眼眸中有微光闪过,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人这样的不顺眼?!

  “还……还没。”被夏花荣询问的那女同学,有些紧张的说。

  “什么?还没有,你是怎么搞的?你不是一直说你黑客这方面很厉害吗?现在只是让你查那三个人的资料,你竟然用了这么长的时间还没有查出?你是废物吗,废物!”夏花荣怒瞪着那女同学骂道。

  这下不止莫竣宇看向夏花荣了,就连向竹修与独孤影也都转眼看向了她,然后三人的视线落向那个被她骂的女生,没想到他们班级里面竟然一个会黑客技术的女生?

  “我……一点迹象都没有查到。”那女同学一想到这个就有些心灰意冷,同时也有点羡慕,完全忘了自己对夏花荣的害怕。

  “为什么?知道原因吗?”夏花荣疑惑了,黄晓瑜的能力她很清楚的,以前也帮过自己很多这方面的事,这次她却完全速手无策,这说明什么?

  “我应该和你说过的吧,那个叫‘暗’的组织。”黄晓瑜听夏花荣这样问,知道她不会把火烧到自己身上来,心不由放了下来,说话声也镇定了下来。

  “说过,你的意思是说?”夏花荣看向她,想听听她说的与自己想的是否相同。

  “我想她们是有认识‘暗’的成员帮她们做了保密工作,唉……没想到她们这么好运能够认识‘暗’的人。”说到暗,黄晓瑜神色是敬仰着的。

  “那真的没办法了吗?”夏花荣也知道暗的厉害,只是这口气她怎么能默默的咽了去!

  “也不是没有,‘暗’的成员据我所知是分等级的,只有找到一个比她们认识那人的等级高的成员就可以了。”黄晓瑜淡淡的说道。只是这谈何容易,她自己找了这么多年,连一个最低级的成员都不认识,还说找一个比人家高一级的人。

  “即使是找到了,他们都是同属于‘暗’的成员,会帮我们吗?”夏花荣疑惑的问道。

  黄晓瑜闻言,笑了笑,说道:“这个不用太担心,只要不是‘暗’的核心成员,‘暗’是不阻止成员之间的较量的。”

  听到这里,莫竣宇与向竹修转头看向独孤影。

  独孤影察觉到两人的视线,看向他们,然后点了点头,“暗”里的确有着一规则,看来这黄晓瑜对“暗”是认真了解过的。

  “对了。”黄晓瑜突然眼睛一亮大叫道。

  这一声不但吓了站在她身边的夏花荣一跳,也把莫竣宇三人的视线再次看向她。

  二十九(学校持有人)

  幻佩静和林巧妃跟着夕白梅很快的来到了校长室,直接打开门进去。

  站在门口内,三人看着认真在桌前看文件的女人,对视了一眼,很自便的自己找座位坐了下来,开门声虽然不是很大,但幻佩静她们不相信那位正在“很认真”看文件的女人会没有听见,既然人家不理她们,那她们自理好了。

  “你们这是什么态度?”那女人终于忍无可忍的出生问道,这么多年来虽也看过很多这样无礼的学生,但人家总是有钱有势他惹不起,你们这三个刚转过来的女生,也没什么背景也敢和我叫板?要不是你们给的钱多,你们以为你们能这么容易就转进来吗?

  其实刚刚那女人在看的文件就是幻佩静三人的入学档案,这档案真的是相当的空白,除了名字和出生年外什么都没有,好歹你们也把月期日期写上去好不,这导致她除了知道幻佩静还有个父亲叫陈祈明外,其它一点有用的信息都没有得到。

  虽然也想过她们是不是故意隐藏,但是谁会没事隐藏自己的背景?反正这个女人已经认定了幻佩静三人只是稍微有点钱而已,毕竟她翻遍了全世界她所知她不能招惹的势力人员名单,其中并没有发现她们,即使一点点的相似痕迹都没有,那么她还怕什么?

  “态度?我说,你一叫,我们就来了,已经很给你面子了,你还想要什么态度?”幻佩静神色纯真又嚣张的看着那女人,其实她们会来这里只是不想上课而已,毕竟沙发坐得比椅子舒服多了。

  “小静,她不是校长,不过应该与校长很熟悉,要不然不会使用校长的名头叫我们来。”林巧妃出声说道。

  “哼!”女人听到林巧妃的话,脸上冷笑傲慢的看着她,说道:“竟然知道,那你们应该明白,就算我把你们直接开除了也不会有人说什么的。”

  还不等幻佩静三人说什么,门外突然传来人跑动的声音,然后校长出现,扶着门框大喘粗气:“嗬嗬嗬……”

  “哟~校长这么赶是有什么急事吗?”林巧妃笑着疑问道。

  “校长!”坐在办公桌前的那女人看的校长,顿时一脸惊疑就站了起来喊道。这是怎么了?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着急的校长呢!

  “闭嘴!”校长怒瞪着那女人喝道,然后谦卑的笑着走到林巧妃的前面,说道:“这位林巧妃同学,实在对不起哈,我并没有什么事找您,一切都是那女人错,还请您不要生气,我现在就让她滚。”

  那女人听到校长这话,顿时就难以置信的瞪着眼看校长。

  “还傻愣着干什么?快给我滚出去。”校长转头看向那女人,脸上的谦卑笑容顿时就落了下来,面无表情的瞪着那女人,说道。

  “我……”那女人难以置信的看着校长,想要说什么,但是很快她就反应校长会这样,想必眼前这三名女生必定不是他们能够招惹得起的人,那她现在离开是最好的结果,所以她迟疑了会后,立即接口说道:“是,我现在就滚。”

  幻佩静三人任由那女人离开,只是等那女人走到门口的时候,夕白梅突然出声问道:“校长和这女人是什么关系呀,都能使用你的校长权利了。”

  “呃……”校长一时语塞不知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总不能直接说出那女人是学校的教务主任兼他的情人吧,不过他也知道眼前这三名女生已经看出了他和那女人的不同寻常关系。

  那女人的身体微微一僵后,转身消失在门口外,以幻佩静三人的耳力当然知道那女人是直接离开了。

  “呃什么呃呀,我们来到这里这么久了你竟然连杯茶都没有,你这校长是怎么做的?真是失败透了。”夕白梅语气一转,指着校长骂道。

  “你……”校长气结,既然知道在你面前的是校长,有像你这样对校长说话的吗?不过因为顾及到边上坐着的林巧妃,他最终也只能把气忍下,强笑着说道:“是,您们请稍等下,我这叫人送茶水与糕点过来。”

  “你去冲壶茶来。”林巧妃直接命令,那模样像足了命令自家的工人。

  “你……”校长被林巧妃这话气到了,竟然让他堂堂校长去冲茶,当真以为他是怕了……

  幻佩静见他们吵来吵去的,不由拿出手机按了几下,然后递给到了校长的眼前。

  正在瞪目要发火的校长,突然发现眼前一黑,不由向后退了一步,待看清楚眼前是是何物后,他接下来的话就说不出来了。

  校长有些不敢确定的瞪着那手机,他想要伸手去拿那手机,但是最后却不敢动手。

  手机屏幕上并不什么不能言说的秘密,那上面只有一个似花似幻字的图案。

  等反应过来后,校长大吃一惊的看向幻佩静,然后快步的走到保险柜前,手有些颤抖的从西装内兜掏出把钥匙插进钥匙孔,然后按着密码。

  幻佩静看校长走开,就把手机收了回来。

  夕白梅好奇的伸手拿过幻佩静手上的手机,看到了上面属于幻佩静特有的签名“幻”字,稍微一想也就想到了一个答案,然后把手机给侧首看向她的林巧妃看。

  林巧妃笑得恍然点头。

  就这一会儿,校长的形象可以用满头大汗来形容了,他用手擦了擦额头上就要掉下来的汗,再把手在衣服上擦了擦,深呼吸镇定下来,双手从保险柜内取出一份文件来到办公桌前,他记得这文件上写有这个图案。

  这是一份学校持有人的文件,而在那持有人签名处,幻,似花似幻字的图案,很霸气的停留在了那里。

  校长呼了口气,全身放松的向椅子上坠坐了下去,刚坐到椅上,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顿时就恭恭敬敬的来到幻佩静面前,说道:“幻小姐,我为刚才的失礼向你们道歉,希望你们能原谅我刚刚的无礼。”

  其实这时这位校长心里却快要郁闷死了,前几年突然送来这一份学校易主文件,他左等右等这么多年了,这位学校的持有人却从未有过任何音信传过来,人更是没有看到,没有想到今天竟然出现了持有人的线索,以后这学校他还等一家独大吗?

  “好了,该干嘛就干嘛去,我们在这里坐一会。”幻佩静收回卡不在意说。

  “是,我这就去给您们送茶来。”校长松了口气,要是这位大小姐突然看自己不顺眼要换个人来做校长,那他就连死的心都有了,早该知道林巧妃能让梦幻的秘书送来上学,与她好的幻佩静与夕白梅两人必定不会是普通人。

  校长匆匆走到一边的茶水间泡茶,林巧妃看向幻佩静,问道:“你什么时候把这学校弄到手的?”

  难道是这几天的事?只是上个学而已,有必要把学校弄到自己的名下吗?林巧妃心里有些无语暗道。

  “就在小乐要上初中时弄的,本想让他高中来这里读的,哪知道那家伙竟然突然出国去读了,而且还直接跳过高中直奔去读大学,要不是这次突然来这里读书,我还忘了还有这样的一回事呢。”幻佩静这话说的,是一点也不觉得忘了这间学校是自己名下的产物有什么可惜的。

  然,刚刚回来的校长一听这话,身子顿时就一趔趄,手上放着茶的托盘也跟着晃了下,好在他的反应够快,稳住了身子同时也稳住了手上的托盘,避免了茶倒的悲剧,也避免了他办事不利的悲剧。

第二十八章(校长室找校长)与第二十九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