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章(被挑战)与第十四章

  “我姓韩单名轩。”韩轩一听夕白梅的话,顿时就顾不上去威胁人,整了整衣襟说道,但不知是紧张还是太过兴奋了,导致发音有点……

  “噗~”幻佩静三人喷了,三口汤从不同的方向,向着韩轩的脸射了过去。

  “哈哈哈……”幻佩静三人相视一眼不由哈哈大笑起来。

  “咳咳,寒酸?这名字……哈哈……笑死我了,你这名字起得也太搞笑了点吧?”幻佩静清了清喉咙,边笑边说。

  “可不是,我太佩服他老爸老妈了,这名也取得出来,哈哈……”夕白梅笑得眼泪都要出来了,虽然她早就知道了他的名字,但是他说的音太搞笑了。

  “敢情他老爸老妈在给他起名字的时候忘记自个儿子姓什么的了,哈哈,我不行了,嘴巴合不上了。”林巧妃双手一边笑一边揉着腮帮子说道。

  “你们……你们不准笑,是轩,车干轩不是酸。你们……你们哼。”韩轩抹了把脸,看到依然笑得夸张的三人,然后气哼哼地走了。

  因为夕白梅一笑,她对韩轩的催眠暗示就解开了,这只是一个小小的心里暗示,所以韩轩一时并没有觉得奇怪的地方,他现在是在自己喜欢的女生面前丢脸的心里,所以他走得一点都没有犹豫。

  看到韩轩走了,幻佩静三人才逐渐收了声,揉肚子的揉肚子,擦眼泪的擦眼泪,揉脸颊的揉脸颊。

  “他真的是校长的儿子,你们刚刚的喷汤着实过分点了。”莫俊宇居高临下的看着做运动的幻佩静三人,韩轩可是一个与外面混混有着关系的人。

  “那你认为我们应该怎样对他,墨鱼?”幻佩静站起来看着莫俊宇,说道。心里暗骂:没事长那么高干嘛呀,坐着都要仰头和他说话了!

  “……”

  幻佩静这话一出,场中有一瞬间出现了寂静,每人的头顶都出现了六点省略号,然后是八条触角,七条撑地一条在向人摇摆,长长的嘴上是一双笑完了的月儿眼的卡通墨鱼出现在他们的脑海里。

  “噗哈哈哈……”这次的笑声可比幻佩静她们三人的笑声要洪亮的多了。

  “墨鱼?小静你这绰号起的好贴切哦。”向竹修拍着莫竣宇的肩头,笑看着幻佩静,说道。

  “哈哈……不……不行了,肚……肚子痛……痛死了,哈哈,停不下……下来了哈哈……。”夕白梅边揉肚子边说。

  “真的有那么好笑吗?”幻佩静看到莫俊宇脸一阵黑一阵红,再看还在笑的欢四人,不禁笑意盈盈的问道。

  “呃……”夕白梅和林巧妃心中齐齐一惊,一口气顿时就噎在了喉咙里,然后努力深呼吸平复心中的笑意。

  别人不知道,但是与幻佩静相处这么多年的夕白梅和林巧妃可是清楚得很,这是某人火山将要爆发的征兆呀。

  向竹修和独孤影看到突然不再笑的两人,笑意也减缓了下来,只是那勾起的弧度却是怎么都拉不下来,没想到幻佩静竟然敢当面这样叫莫竣宇。

  “咳,小静不给我们介绍一下吗?”林巧妃整了整衣服,站起来微笑说道,虽然她知道他们,但是还未正式认识过呢,莫竣宇呀,她可是很期待和他相识的呢!只是他最好别让她失望呀!

  看到林巧妃都站了起来,夕白梅不由也站起来,眼神很是好奇的看着莫竣宇三人,对于他们,她知道是知道,但是却是第一次这样近看,怎么能让她不好奇呢!特别是被她视为对手的独孤影。

  “这是莫俊宇、独孤影、向竹修。”幻佩静瞥了眼林巧妃:“她叫林巧妃,这是夕白梅。”

  “你们就不怕学校开除你们吗?”莫俊宇深呼吸消散心中那不知是恼羞还是怒意,对林巧妃夕白梅点头算打招呼,然后直接问道。

  莫竣宇并不想以后见不到幻佩静,所以他很关心这个问题,虽然他可以动作保住幻佩静在学校,但是这和幻佩静自动留在学校里不一样,这感觉他觉得很不好。

  林巧妃和夕白梅动作一致的看向莫俊宇,脸上虽然没有笑容,但是莫俊宇从她们的眼里看到了盈盈的笑意,显然她们根本就不担心这个问题。

  其实幻佩静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这学校来不来她是无所谓的,现在她在这里只是想让她妈咪开心而已,而林巧妃是早上就把校长给揍了一顿,至于夕白梅,呵呵……当真以为她那五十万好拿的呀。

  “要是真的被开除了,那就只好换个人来当我们的校长了。”幻佩静很随意说,为了让她妈咪开心,她可是不介意动点手段的。

  听在夕白梅和林巧妃的耳里是这间学校是幻佩静名下的东西,即使不是也会将它变成是的,而听在莫俊宇等人的耳里就是,这间学校不收她们自有收她们的学校,不用担心。

  所以幻佩静是有想离开这个学校的意思吗?莫竣宇心里有些沉闷的想到。

  “砰!”巴掌拍在桌面上的响声。

  “幻佩静,我在网球场等你,有种你就来,要是你不敢来,以后就远宇王子远点。”夏花荣怒气冲冲的站起来,叫道。

  夏花荣早就气到了极点,在这间学校里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幻佩静她们所坐的座位是她夏花荣的,可是偏偏那该死新转来的三位不知,不但坐在了那里,竟然还有说有笑的聊天,原想着她们那么吵,莫竣宇一定会让她们滚开的,在看到莫竣宇去找她们时,她心里就不由得一阵暗喜,只是这喜刚冒个头就被无情的拍下了,为什么?为什么宇王子不是去让她们离开那里,凭什么她们可以得到宇王子的特别对待。

  哟,这是要打起来的节奏吗?

  看到夏花荣那一脸的怒容,林巧妃夕白梅两眼顿时一亮,好多年没有看到有人敢挑战幻佩静了,今天要被挑战了吗,她会应战吗?

  “你快去买些零食来。”夕白梅心里虽然也不确定幻佩静的决定,但是却不妨碍她为看戏做准备不是,于是她眼睛一亮,手一指独孤影,说道。

  独孤影皱了皱眉头,没有作声,很讨厌她命令般的口吻,但是切难得的不反感,而且那双亮晶晶的眼睛真的很好看呢,要不挖下来收藏?

  夕白梅突然感到背后一阵阴凉,顿时警惕的左右探视了下,怎么感觉像被人盯上了!

  看到夕白梅那双滴溜溜转着的眼睛,独孤影放弃要挖下那眼睛收藏的想法,因为他自认不是变态,而且那双眼睛不在夕白梅眼中,应该不会有这般灵动吧,可惜了!

  “她是网球部的,听说很厉害,你应该不会是她的对手,所以不要应战。”莫俊宇看着幻佩静那要身材有身材,要高度有高度并带皮光肉滑皮肤的身子,怎么看都不觉得是个会运动的主。

  所以,在莫竣宇眼中,幻佩静就是一个乖乖地小淑女,只是他是不是忘记了还不到一个小时前,他眼中的乖乖地小淑女是从二楼安然无恙的落地的呀!

  而又因为在莫竣宇的心里,幻佩静是已经通过了一班的考验,所以可以不用理会夏花荣这无理取闹的挑战。

  听到莫竣宇的话,向竹修和独孤影都不由看向了他,他是不是太过关心幻佩静了?

  而听到莫竣宇的话,夏花荣是又伤心又愤怒,幻佩静这个死狐狸精,来学校第二天就勾得莫竣宇这般为她着想,真是太可恨了!只是还不等她说话,就听……

  “那怎么行?难得有这么好玩的事来打发时间,要是没有小静这不就不好玩了吗?而且人家都挑衅到面前了不接倒叫人小看了去。”林巧妃抚了下耳旁的头发,笑的妩媚并瞥了眼莫竣宇,虽然关心幻佩静是很好,但是他是不是太没有眼力劲了呀,而且也太健忘了吧。

  一听莫竣宇的话,夕白梅顿时就把背后阴凉的事忘一边,附和林巧妃的话,说:“对呀对呀,不能不战而屈呀小静。”

  莫竣宇拧眉,她们真的是幻佩静的好朋友吗?

  “你们两个不就是想看我的笑话吗?要是我不去倒真是让你们失望了,嗯?为了不让你们失望,那我就去陪她玩玩吧。”幻佩静笑得可爱的说。

  听到幻佩静应战,虽然她的话说得很气人,但是她肯应战就行,夏花荣愤怒的脸扯出一个扭曲的笑容,说道:“很好,幻佩静,二十分钟后,我们室内网球场见。”

  看到夏花荣转身就走,幻佩静转头打量了下莫竣宇。

  看到幻佩静的动作,林巧妃向竹修几人也跟着看向莫竣宇。

  就在林巧妃几人疑惑幻佩静在看什么的时候,只听她语气不屑的说道:“切~这算是蓝颜祸水吗。”

  “噗~”林巧妃几人闻言顿时就喷了,她这是嫌弃莫竣宇没有蓝颜祸水的资本吗?只是看到莫竣宇那张瞬间黑下去的脸,他们有默契的捂嘴或者抿嘴无声的笑了。

  莫竣宇瞥了眼林巧妃几人,别以为他不知道他们在偷笑。

  察觉到莫竣宇的视线,向竹修独孤影扭头看向别处,只是勾起的嘴角却没有拉下来,反而弧度更弯了,而林巧妃与夕白梅却放下捂着嘴的手,对着他露出八颗牙齿的灿烂笑容。

  莫竣宇“……”

  第十四章(一局)

  从食堂到室内网球场步行大约时间都要十五分钟,所以说二十分钟其实真的很短。

  但是对于消息的传播,二十分钟足够全校学生知晓了校花夏花荣将要在室内网球场与新来的女同学幻佩静进行网球比赛。

  等幻佩静他们一路看看风景,不时停留下来玩玩,顺便去了一趟校内超市,出来后夕白梅是用购物车推着一车零食饮料继续逛校园,如果不是向竹修在一旁不烦的催促,或许幻佩静她们根本就不能准时到达室内网球场。

  还没进入室内,人群涌动的几个进出口就让幻佩静几人知道了室内将会是怎样的人多混乱。

  “喂,你听说了吗,这场比赛后将决定谁才是宇王子的女朋友呢!”不知哪位男同学突然开口说道。

  幻佩静六人闻言,顿时就停住了脚步,看向那边,却看到那边人群涌动,根本看不出那句话是谁讲的。

  而且那句话竟然得到了不少人的认同,虽然也有人反驳,但是却响应不多,最后渐渐竟然只听到‘谁赢,谁就是莫竣宇的女朋友’这一版本的说法。

  林巧妃笑了,速度还真不错,没错,其实这句话就是她借口去厕所的时候做的手脚,虽然她不知道幻佩静的真实想法,但是不妨碍她想看好戏的想法,所以……不能怪她的。

  夕白梅一脸疑惑的歪头看看幻佩静又看看莫竣宇,难道是她之前漏掉了什么重要信息吗?怎么之前没有看到这消息的呢?他们俩……

  向竹修独孤影眉头暗皱,看向幻佩静三人的目光都不禁带着思量,难道这就是她们接近他们的目的吗?那么之后呢?她们……

  幻佩静的脸色黑了,眼神很是嫌弃的瞥向莫竣宇,脚下还“悄悄”地挪动脚步远离莫竣宇一尺距离。

  而听了那话原本还没什么的莫竣宇,看到幻佩静的脸色和行为后,脸色也黑了,这是有多嫌弃他呀!

  看着前面看着去路的人群,莫竣宇把在幻佩静那里受的气发出,喝道:“都给我闭嘴。”

  虽然莫竣宇的声音在这吵杂的场面传播的并不远,但是在他们前面的人却是能够听到的,只见有人转过头,看到脸色不是很好的莫竣宇,顿时就跳了起来,脸色大变的喊道:“我去,莫竣宇!”

  “什么?!”

  “什么?!”

  不敢置信的惊呼声后,转过头的人也看到了在他们身后的人是:“我去,真是莫竣宇!!!”

  刚刚他们还在说着的人出现在他们背后,这怎么说都是件让人惊悚的事,而且对于莫竣宇,他们还真不敢当他的面放肆,并不是莫竣宇有多可怕,只是总觉得如果在他面前做出失礼的事,是件很让人不能接受的感觉。

  待声音一声接一声的向人群深处传去,莫竣宇黑着脸说:“给我让开。”

  声音一落,就见挡在莫竣宇前面的人群立马向一边站了出去,被暴露在莫竣宇前面挡道的人也立马跟着闪开让道。

  几乎是几秒钟,前面挡道的人就给莫竣宇让开了一个能两人并肩行走的通道,仿佛刚刚那挤得快要叠人山的场景是眼花般。

  莫竣宇带头向前走,按位置应该是幻佩静跟上莫竣宇的,但是幻佩静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扫了林巧妃一眼,然后被向竹修先走了一步,她才跟上。

  林巧妃察觉到幻佩静的视线,转眼看过去时,幻佩静却已经把视线转开了,她不禁微微一笑,果然被知道了呢!

  而夕白梅却是一脸迷惘的看看幻佩静又看看林巧妃,难道他们之间有什么她不知道的事吗?

  进入室内,果然如想象那般人多,熙熙攘攘的吵杂声让踏进室内的幻佩静三人不由拧起了眉头,好吵!

  因为夏花荣不但是校花还是网球单打高手,谁不想看美女高手打球呢?而且听说这场比赛还将决定莫竣宇的归属?虽然他们几乎都认定了赢的人会是夏花荣,但是另一人有这样的勇气,他们总得见识见识下的。

  “哟~来了。”夏花荣一看到幻佩静,顿时脸露不屑的说道,虽然看到莫竣宇三人和幻佩静一起来她心里很恼火,但是一想到幻佩静等下会在她的球下被虐得狼狈不堪的模样,她就止不住嘴角要往上勾起的弧度。

  “开始吧。”幻佩静神色不渝的说道。她已经好些年都没有去过这样吵闹的地方了,现在听着那些声音就觉得心烦气躁,感觉很不好。

  视线总是不时的扫向幻佩静的莫竣宇,见到幻佩静的表情,嘴巴微张想要说什么,却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林巧妃夕白梅虽然也被那些吵闹的声音弄得感觉很不好,但是看戏的心情却一点都没减少。

  “哼,等等,我看你信心挺高的,不如我们加个赌注怎样?”夏花荣看到莫竣宇神色有些担忧的看着幻佩静,心里不由一怒,强笑着对幻佩静说道。

  “!!”林巧妃夕白梅闻言,两眼顿时亮了下,而比较靠近的同学闻言也都安静了下来,渐渐的,所有人都安静的看着在场中对峙的两方人。

  “说!”幻佩静扫了眼夏花荣,果断出声道。

  夏花荣怒!她那是什么眼神什么语气?!!

  右手五指收拢,握紧手中网球拍,夏花荣深呼吸压下心中的怒火,说道:“你输了,除了要远离宇王子,我还会让我父亲全力打击陈祈明的公司,然后你还要跪地向我三叩首大喊三声‘我错了’。”

  “哇!!”因为人都安静了下来,夏花荣的话几乎所有人都听到,一时不由哗然出声。

  哦?!幻佩静三人神色很是惊奇的看向夏花荣,而莫竣宇这时的脸色都黑了,向竹修与独孤影也不由拧脸色沉了下去,这也太过分了!

  看到夏花荣那含怒的表情,幻佩静突然笑了起来,没有一点的勉强,她笑着说道:“看来你对你会赢的信心非常高呢。”

  “夏花荣你不要太过分了!”夏花荣还没来得及说话,莫竣宇就突然出声喝道,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幻佩静看了莫竣宇一眼,看向夏花荣,说道:“夏花荣,你会遵守以上的赌注吗?”

  听到幻佩静的话,莫竣宇脸色一变的看向她,却发现她的脸色比刚进来这里还要好的轻松,难道她有赢夏花荣的信心?

  又一次被打断话,夏花荣怒瞪着幻佩静,说道:“我不会输!”

  幻佩静脸色笑容不变,说道:“你这话的意思是你不会遵守以上的赌注是吗?”

  “喂,你不要说什么你不会输,你只要说,如果你输了,你会不会遵守以上的赌注就行,我说,你到底还打不打的呀,在这里叽叽歪歪个没完是几个意思呀!”夕白梅插嘴说道,神色嫌弃的看着夏花荣。

  夏花荣大怒,冲口而出说道:“如果我输了必然会遵守,幻……”

  “很好,这赌注我赌了。”幻佩静出声打断夏花荣的话。

  夕白梅与林巧妃对视一眼,笑了!

  莫竣宇想要说什么,但是看到幻佩静三人的神色,顿时就住口了,心想:或许幻佩静有能力赢夏花荣。

  嘴巴张了张,到口的话再次被堵在口中,夏花荣瞪着幻佩静的眼睛几乎要喷火了,她喘着粗气好一会才出声,说道:“那比赛开始。”

  看到夏花荣说完就走,夕白梅立马推着购物车与林巧妃坐在网球场边上的教练座椅上,莫竣宇三人与教练椅站一线,比赛还没开始,夕白梅就已经开始吃了起来。

  怎么这么悠闲?嘿嘿!也不看看现在是谁在比赛,而且莫竣宇他们三人在,谁又敢挤到他们身边去?

  “你说她会怎么打?”夕白梅问了一声后就在嘴里塞了一块薯片,咬得咔嚓响。

  “不会下重手,玩玩而已,她不会认真的。”笑意盈盈的说完,林巧妃吸着纯牛奶,心里暗道:不错,看来这学没上错,第一天就有这样的热闹可看。

  听到夕白梅与林巧妃的话,莫竣宇心里的担忧倒是少了点,但是却还没有完全放下去,只要想想如果幻佩静输了的后果,他就想把夏花荣给人道毁灭了!磕头,她夏花荣受得起吗!

  “你先发球,输了可不要说我欺负你。”夏花荣神色傲然的看着幻佩静。

  “这个味的薯片……”夕白梅看了看手中的薯片,转头对林巧妃笑着说:“这个味道不错,给你吃吧。”

  林巧妃拿着那包被夕白梅塞到手中的薯片,眼神别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转头看到距离她最近的独孤影,笑着说道:“独孤同学,不用和我客气,拿去吃吧。”

  看着被硬塞到手上的薯片,独孤影的嘴角不由抽了下,芥末味道的薯片……

  林巧妃眼神戏谑的看了夕白梅一眼,看到她心虚的快速转头看向场中,不由一笑也看向球场,幻佩静正向地面拍着网球。

  “哦,看来你的信心很满嘛,既然这样,我们一局定输赢怎样,等下我还有事呢。”幻佩静依然笑意盈盈的说道。

  夏花荣这时已经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了,幻佩静太镇定了,不过她心里的自信让她没有深想,她们手下见真章!

  “好,一局定胜负,发球吧。”夏花荣做了准备接球的动作,催促着幻佩静道。

  幻佩静微微一笑,一把抓住从地上弹起来的球就往上抛,看那气势倒是有强者的感觉。

  夏花荣立即调整状态认真对待,几乎所有人……包括莫俊宇三人也精神一凛的看着场中,唯二夕白梅和林巧妃却仍然悠闲的吃零的吃零食,喝牛奶的喝牛奶。

  只是……幻佩静刚想打的时候却发现球跑得离自己太远了,努力去接,脚却不小心拐了下。

  她竟然没有跳起来发球?!场外的莫竣宇看到,身子立马跟着动弹了下,想要前去接人,但见下一秒幻佩静却站好了,他才停下脚步,轻呼了口气,让他身边的向竹修看了他好几眼。

第十三章(被挑战)与第十四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