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一百二十

  已是夜阑人静,劳陌一个人呆在房间。韩诚珏的话无法避免地一遍又一遍地在整个房间里重复着。

“女儿,你可是个很会规划,很有抱负的人呐,怎么能这么说呢。”确实如此,忻紫总是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而自己却遇到什么事情都束手无策。很多时候甚至都还得听从她的安排,也因为这样,他甚至没有出息地认为自己需要她,不能离开她,所以要留她在身边。

“我把女儿交给你,至少你也要仔细考虑清楚给她什么样的生活吧。”能给她什么样的生活呢?自己又能干什么呢,理发?做衣服?至于什么创立自己的品牌,让全世界的人都穿自己设计的衣服,这样的想法真的显得很搞笑。

“我相信你很有才华,但是如果只是藏在自己的肚子里,不亮出来给别人看,让别人来认同,就算再多的才华又有什么意义呢?”纵使有才华也是毫无意义,有谁会来认同?

劳陌不停地想着,脑子也涨得几乎要爆炸。

果然,第二天银行就通知劳陌,他的新账户已经开通。

韩诚珏一下子就拨了一亿人民币给他。

但是劳陌想到这九位数字的钱,心里就觉得特别难受。这种感觉实在是难以名状,愤怒、自嘲、悲哀……所以仅能以难受来概括。

连续好几天他在理发店里都是一句话也不说,即使别人主动跟他说话,他也如同没有听见一样不理不睬。他只顾着不断地理发,因为只要他稍微休息一下,他就会去想那些让他特别难受的东西。

手终于受不了了,一天还没有结束,他就离开了理发店,没有回家,他直接来到天桥。

每次心里难受的时候,都会来这里把那些难受的感觉默默地说给夜色听,可是现在他才发现这么做是很愚蠢的行为,因为夜晚根本就听不到!它根本就听不懂你心里的声音,它也不会安慰你,所以你还得继续难受着。

忻紫给他打过好几次电话,但是都是关机,她便到理发店去找他。

店员们首先就是问她是不是和劳陌吵架了。

忻紫很奇怪地问他们:“怎么会问这样的问题?”

“我们是看你好几天都没有来了,这几天他又像发了疯似的,一句话也不说,就理发,我们的活儿都他一个人干了,今天手都握不住剪刀了,现在人也不知道在哪里。”

忻紫听他们这么说后,立刻又走出理发店。

看到劳陌站在天桥上,她走过去什么也没有说,首先握住他的右手,轻轻地帮他揉着。劳陌没有拒绝,不过他的手也确实已经麻木了。

忻紫很心疼地说:“你是不是疯了?这只手多漂亮,多值钱,想就这样毁掉它吗?”

“是啊,我是疯了。”劳陌很清淡地说。

“你怎么可以疯呢,那样的话,我也会跟着疯掉的。”

她还是帮他揉着手,又对他说:“去医院看看吧。”

“没事儿的,就是累着而已,刚开始学习剪发的时候,经常会有这样的情况,现在好多了呢。”

忻紫还是很心疼地帮他揉着,要不是她紧紧地咬住牙,眼泪早就泛滥了。

“为什么会这样?”

“没什么的。”

“劳陌,不要什么都憋在心里好不好?”忻紫很着急地说。

可是劳陌竟然对着她微笑说:“没有憋着,真的没什么的。倒是你,这两天在忙什么?”

“有一件事我爸爸说得对,纵使你很有才华,不显示出来让大家去赞同的也就等于没有。”

劳陌很嘲弄地笑了一声说:“我要怎么做?”

“‘怀远’杯艺术设计大赛就要开始了,这也许会是一个机会呢。”

“我最讨厌比赛这样的事情。”

“我也知道你最讨厌和别人去争什么,但是劳陌,要让别人认同你,你就必须去和其他人竞争,这样才能让大家看到你比其他人都好!”

劳陌沉默。

“实在不愿意的话,那就不要参加了。”忻紫有些无奈又有些沮丧地说,她觉得现在的劳陌似乎很脆弱,所以她不能勉强他,她不能再像以前那样自己觉得应该是这样,然后就吩咐他去做。

可是劳陌却淡淡地说:“我试试吧。”

忻紫看着他,他还是很轻淡地说:“我会努力的。”为了她,他当然应该要去努力,怎么能够因为自己讨厌而就不愿意去做呢,为了她,至少也要尝试一下。

至少现在他还能承受,还没有完全崩溃……

忻紫把比赛的详细资料拿给劳陌看了,比赛程序还是有点繁琐的。

先是地区的初赛,入围的人才参加地区的复赛,只有各个地区的前三名才能参加全国的初赛,入围者再参加复赛,这样评出一二三等奖以及优秀奖。每次评比结果要在三个星期之后才会登载在各大时尚杂志上。

北京地区的初赛已经开始了,离截止日期也很近了。

劳陌觉得他自己一点参与的激情也没有,但他还是只要一有时间,就去思考比赛的题目,就会拿出铅笔画出自己的构思。最终还是赶在截止日期之前将作品寄过去。

之后,忻紫都一直在留意着一些大时尚杂志,看到劳陌入围地区复赛后很兴奋地拿着杂志给劳陌看,但是劳陌并没有欣喜的情绪,他只是淡淡地说:“挺好的,我会继续努力的。”

几个星期后,他又顺利地拿到了北京地区的冠军,只是他依然找不到为此兴奋的理由。反而觉得自己越来越累。

忻紫回到家时,天已经黑了。她走到楼下时,直觉告诉她劳陌并不在家,所以她并没有上楼,而是来到天桥。

劳陌果然在这里,他双手撑着天桥的扶栏,眺望着远方,感觉到有人在走进他,可是他并没有回头。

忻紫从背后抱住他,劳陌却几乎没有任何的反应。

“为什么感觉你这么地不开心呢,拿到了北京地区的第一名,应该高兴才对的,要不我们回去庆祝一下好不好?”

“不要,我已经很累了,不想再折腾。”

忻紫松开他,走到他身边,发现他的目光又开始涣散,从他的眼里似乎已经找不到任何了。

“如果真的很累,就放弃吧,不要折腾了,反正就算不去竞争,你还是最好的,我相信你。”

“是吗?我应该放弃吗?”

忻紫虽然不能明白他究竟要表达什么,但是却能够理解他的心情,从他的语气里,她也确实听出了他的疲惫。但是他却依然面无表情地看着前方,一切的疲惫,一切的辛苦,一切的痛苦全部被他压抑着,全部被这张面无表情的茫然的脸所掩饰。

忻紫的心又有些微微地痛,而她思考了一番,又还是带着笑容对他说:“比赛的事情就先搁在一边吧,现在假如有人赞助你,让你创立自己的品牌,你会给它取什么名字呢?”

“现在根本就不需要别人来赞助,你爸爸给了我很多钱,那些钱已经足够了。”

“劳陌,你不要误会我爸爸的意思。”

劳陌冷冷地笑一声说:“我怎么会误会他,有什么好误会的,他这不是对我很好吗,我应该很感激才对的。”

忻紫分明地听出了劳陌话语之中尖锐的讽刺,只是她现在也不知道要怎么办了,她想她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能再自以为是地给他再增加压力,所以她保持沉默。

“可是他这么做越来越让我觉得自己就是一个乞丐。”劳陌终于还是把自己的真实感觉说出来,只是他的语气很淡很淡,淡的让人觉得他说话的时候并没有任何的情感。

可是忻紫站在他身边却能够感觉他的情感正要爆发,所以她什么也没有说,踮起脚尖吻住他的唇。

劳陌情绪的烈焰确实被点燃,他紧紧地抱着她,深深地吻着她。

如果要宣布他的生命会在此刻结束,他也情愿,就这样窒息而死吧……

一百二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