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四人的悲伤

  “小羽,听说你最近和乐向麒感情很好噢?”王雯奕低着头吃冰,嘴巴闲出来问夏琉羽一句。夏琉羽愣了下,刚放进嘴里的冰顺着喉咙直流下去。

“咳咳。。。好冰!”夏琉羽一只手抓着脖子,一只手用力拍着胸口。这一句话害的她差点成为历史上第一个被冰噎死的女人。

“小羽~你真是太天才了!吃水还会差点被水噎死,晚生佩服!”白泽亚一副敬佩的脸说着,两个手还学着古代人,双手抱拳投向夏琉羽。

“咳咳。。。你眼睛。。。咳。。。有问题?咳咳。。。我明明是。。。咳。。。在吃冰。。。水。。。水你个头啊!”夏琉羽打掉白泽亚的拳头,咳嗽着说完一句话。她感觉自己快隔屁了!

白泽修向吧台要了热开水,轻轻拍着夏琉羽的背,帮助她将热水喝下去。夏琉羽喝下了第一口, 热水直接从她的嘴里喷了出来,直射白泽亚脸上。

“咳咳咳。。。”夏琉羽更厉害的咳嗽声。

“啊!”白泽亚被热水袭击的叫声。

“小羽你喝水就喝水,干嘛喷我一脸?”白泽亚接过池雪婷递过来的纸巾,回给她一个感谢的笑,转头就朝夏琉羽抱怨。夏琉羽继续咳着,手颤抖的指着白泽修喂她的开水。

“好烫!”王雯奕用手摸了下白泽修拿住的杯子,反射性的抽回了手。夏琉羽用杀人的眼光,白泽亚三人用疑惑的眼光看着白泽修,怎么烫的东西他怎么拿着向没感觉似的?

“很烫吗?”白泽修也一脸郁闷,他觉得不烫啊。不过白泽修还是用嘴将杯子尽量吹凉。白泽亚看着自己弟弟的摸样,僵硬的别过头,王雯奕苦笑的搅拌着手里已经化掉的冰,池雪婷将手伸到桌下,抓着王雯奕有些冰冷的手,给予她安慰。夏琉羽没有注意到其他人的变化,喝着白泽修已经吹凉的水,开始舒服了点。

“终于解脱了,我以为我快死了。”缓过气来的夏琉羽将身子靠在沙发上,无奈的说。

“我说老修,我拜托你这冰山动物以后弄好水温在给别人喝!不知道的人以为你谋杀。”夏琉羽微微转动了下她的眼珠,看着白泽修。

“对了,小奕。你刚问我什么?”突然想起自己差点死在‘念枫’的原因,夏琉羽坐直身子看着王雯奕。

“额。我刚只是问你,最近和乐向麒感情很好是吗?”王雯奕愣了一下,回答道。

“那当然咯!乐小子现在是我男朋友,我不和他感情好和谁好噢?”夏琉羽大方的承认。王雯奕、池雪婷听到后,眼里充满不可思议,手中可爱的小汤匙掉在地上也没有发现。回过神来,她们看了下白家兄弟,惊讶的表情变成了苦涩。

白泽亚脸上还是一样的微笑,但是池雪婷看到了他眼里有着难过,笑的很勉强,手紧握着拳,用力的有些泛白。白泽修低着头靠在椅子上,有点长度的刘海遮住了他的眼睛,王雯奕看不到他的眼神。但是她看到了被洁白的牙齿紧咬住的下唇,原本润红的嘴变的有些苍白。王雯奕和池雪婷忍着眼中快决堤的泪,也忍住她们的心疼,以及。。。哀伤。

“你们干嘛呢?都不说话?”终于感觉到气氛的诡异,夏琉羽一脸疑惑的问着。

“没有啊!小羽你好厉害噢!竟然跟乐公子交往呢!”王雯奕收回哀伤和眼泪,笑着对夏琉羽说。

“就是啊!好多女生用尽办法也没有办法做到呢。”池雪婷用佩服的口气说着。

“哈哈哈!也不想想我是谁?一般女生能和我比吗?”骄傲的站了起来,夏琉羽双手插腰,一只脚踩在沙发上(鞋子已经脱了),活像一只自大的孔雀。在‘念枫’里的客人都被这恐怖的笑声吸引了过来,结果看到了完全不符合‘念枫’气氛的一幕。有的人笑着对夏琉羽指指点点,有的人摇着头感叹着现在女生的不雅。王雯奕和池雪婷羞着低下了头,手扯着夏琉羽的衣服,让她好好坐下。

“干嘛啦?人家高兴着呢。”夏琉羽不甘不愿的坐下,嘟着嘴抱怨。

“小羽,你说说你和乐公子在一起的经过吧。”池雪婷用一只手挡着羞红的脸,转移话题。

“嘿嘿,这是秘密~”夏琉羽只想将这个甜蜜的回忆悄悄的放在心里。王雯奕和池雪婷见她没有想回答的意思,也没有继续问下去。白家兄弟看着夏琉羽,没有说话。

“天色变得太匆忙 落日的霞光太长 孤单飘落的惆怅 打开尘封已久的芬芳 被淡忘 。。。”sara淡淡的歌声传进了在‘念枫’里人们的耳朵,也传进了怀着不同心思的五人耳里。。。

四人的悲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