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谁的等待,恰逢花开

  开始进入了顾天烨的世界,顺带得跟赵子星熟络了起来。发现也是一个非常非常不错的男生,潇湘错过,简直暴殄天物啊!赵子星知道,云洲在潇湘面前可是具有绝对的发言权,如果能够得一个军师密探自然是锦上添花手到擒来。因而对钱云洲很是殷勤,在一番交往中,也算是发现这个女子也算是有趣的,两个人倒有一番相见恨晚之感,而且亲密感来的也是顺其自然。

云洲嗔道:“赵子星,你说你到现在还没有掳获潇湘的芳心。你情何以堪啊!”赵子星挤眉弄眼:“你把你追我三哥的秘诀传授给我,我绝对能够拿下你的好姐妹!”

云洲得意的笑道:“是你三哥追得我。所以秘诀应该找他要!”

赵子星当即鄙视的白眼扔过去。

等到顾天烨来到“如花美眷”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幅画面。他的女朋友和他的好兄弟恣意打闹,然后他的好兄弟不知道说了什么。顿时他的女朋友粉面娇羞,笑意带瞋。他的脚步顿下,赵子星站了起来,长臂越过桌面拭去了钱云洲嘴角的、、、、她立即对他绽放了莲花般盛开的娇羞。

这一幕,刺闪了顾天烨的眼睛,于是他二话不说掉头就走。脚下生辉。

“催催三哥吧?!”云洲一通电话过去。在开车的天烨瞥见手机的震动,怎么钱云洲,玩的不亦乐乎的你,终于想起了你还有一个男朋友了吗?他烦躁的扯掉了领带,在即将挂断之前接了.

那边在询问他为何迟迟不到,她和赵子星等的心焦、、心焦吗?没有看出来,钱云洲原来你那么灿烂的笑容可以对任何男人盛开。原来你真的如此从容淡定,也是还真未曾看见你为什么事情变了颜色。

跟钱云洲在一起的三个月,他对这个女人有了相当的了解。可谓是小事迷糊,大事毫不含糊的性子。在某些方面,她的白痴程度令人发指。比如,他被她勒令去出去观赏祖国的大好河山,结果自己连路都没有搞清楚。让她开车,他担心的不是她把车开到美国,而是她没有那个本事开回来。再比如她将自己在电脑面前敲了七个小时的文字不小心删除了,她会在她面前抓狂十分钟,而她的苦恼不是源于自己的粗心大意,而是在奇怪她是怎么死的。或者说,她认为这个很神奇,因为她自己坚持,自己什么都没有做。再然后,她会给父母打电话,得意的笑着说,自己花了多长时间码了多少字。再比如她的父母有了很严重的大事跟她讲,结果情况是,她帮忙分析,最后的结论是根本就不是个事,然后极力的安抚父母。

这样子的女人,他认识她的三个月来,还真从未见过她的愁眉或者苦脸。就算是破天荒的皱眉纠结,顾天烨却清楚的感觉,她是带着笑意的,并且只是觉得很神奇而已。

很神奇而已。顾天烨很是好奇,究竟什么样的事情,在她面前是个事呢?记得她曾经说过:“真正的挫折是和生命相关的。我们所遭遇的不过是一种经历而已。”

很神奇的还有就是,他顾天烨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他,似乎为她起了很多波澜的心绪。

于是他很冷淡的说:“我最近在与御天较量,没那么多的闲情浪费时间经历。”云洲有一丝的发愣,随即恢复过来,连忙笑着:“是,顾天烨,你老就忙着做暴发户吧!以后才能跟你吃香的喝辣的。苟富贵,莫相忘就行。”

他的心情不好,难道那个女人不知道吗?还能那么泰然的与他开玩笑吗?钱云洲,你很好。平添闲愁的竟然是顾天烨,抽风了吧?!

好像三哥在那头发脾气了吧,倒是新奇啊!毕竟他那个人从来不屑分丁点情绪与不重要的人。就是重要的人,他也从不会发脾气。因为他有更直接更有效的宣泄方式。那就是当面或者背后放箭。看来眼前这个女人的确有点影响力啊。思及此,微微烦躁,事情不会这么简单的。搞不好又会是一场真正的暴风雨。澜去了美国,美国,不会是散心那么简单的。

云洲想,顾天烨最近是在为御天的较量发愁吗?可是真正能够入得了顾天烨眼的对手可是屈指可数啊!

从赵子星那里八卦来的消息是,从小到大,还只有一个男人与顾天烨不相上下。据说那个人与他亦敌亦友,旗鼓相当,更是从小玩到大的死党。据说,那个男人去美国发展了。已经整整三年未见了。这两个人从小到大,什么都要争什么都要抢,偏偏两个人的兴趣爱好品位都是很有默契的不谋而合。

三年前因为某些原因,那个人去美国发展,据说也是混的风生水起,即使全然陌生的环境,那个男人也是如鱼得水。打下了一片锦绣江山。

云洲回到宿舍,搜了一下“御天”,在一车的资料中,大胆地得出了一个结论。那个与顾天烨不相上下的男人恐怕要回来,与他一较高低。嗯,那个人叫做、、、、

顾天烨是一个很有野心的男人,据说他的母亲是一个特别爱看红楼的贵太太。而顾天烨为了送母亲一份礼物便倾心打造一座倾城红楼王国。还是潇湘惊讶的告诉她的,原来她们最开始去的“如花美眷”就是顾天烨旗下的产业。那个华丽高贵的E市的传奇餐厅。

而后她发现,他真真是一个如痴如醉的红迷。有一次,她的电脑被潇湘借走了,她便用他的。被桌面上的“倾城红楼”的文件包所吸引。她一点直接进入了。倒不是顾天烨的安全意识低,而是他的电脑是指纹解锁。别人根本无从打开。

他的那个“倾城红楼”,震惊了钱云洲,到底是怎样的一个男人啊!崇拜已经不足以形容他所见的。她知道顾天烨是个难搞的角色,但是她远远没有想到,这个男人会如此厉害!

他真的在打造一个美丽的童话。比如他亲自设计的别墅命名为“倾城居”,比如他打造的盛世商场叫做“倾城顾”,那个昂贵的餐厅叫做“如花美眷”、、、、桌面上还有一个“吾倾城”,云洲本想要进入,却发现需要密码。于是作罢,好吧,不看更好,现在她需要时间来消化一下,她身边的男人乃是以神话传说的认知。难怪那么多的女人为他。。。。

当她把她得知的告诉潇湘时候,潇湘整个人完全震惊的出于石化状况。久久不能回神,然后很担心地看着云洲,这样的男人,很难驾驭吧。

云洲与潇湘一起来国贸听课,倒不是她很闲。而是顾天烨基本上就不来学校了,而又有一场考试,就央她来听一下考试范围。不过真的没有发现,顾天烨和潇湘竟然是同一个老师。两人虽然不同班,但是有的课程是两三个班一起上的,所以倒也不稀奇。

云洲与潇湘踩着铃声进教室的。三个班的大课,老师讲课是妙趣横生,因而大家到课率很是高。潇湘和云洲只能见缝插针,却发现只有云舒与贾意诗身边有两个位置。因而就紧挨两人坐下。潇湘与云舒向来是老死不相往来,奈何抬头不见低头见,于是云洲坐在了云舒的旁边。

云舒对这节课格外偏爱,出去老师原因。不过是有机会可以见到那个男子,顾天烨。只是这两个月,他基本上就没有露面。今天是最后一节课,老师会划重点,讲明考试的范围。顾天烨虽然很少上课,但是他对上课、考试向来毫不含糊。因为他的门门科目均是包揽第一,私底下大家会说是他通过关系买题,笑话,那样的男子需要这样做吗?云舒知道,不过是老师这里,他得不到想学的,于是不会浪费时间。

有一次,一道较为晦涩的题目,她饱思不得解,便拿去向教授请教。那是她第一次见到顾天烨,当时她呆住了,世间竟有如此俊逸的男子。他正在和张老讨论着什么,张老发现了她。她立即袖了自己的慌乱的心思。向老师求教,老师看到后略略锁眉,然后随意地拍拍男子的肩膀“天烨,你看看,这还是你不久前提到的问题呢?来,你帮这位才貌双全的校花解疑答惑吧!毕竟你的思路比我这位老人家来的简单明了呢!”

那个午后,就永远定格在云舒二十年最美的记忆里。顾天烨,顾天烨。。。

忽然云洲被紧紧拽住了胳膊,她疑惑的望着身边的女子。怎么呢?

云舒死死的盯着钱云洲手里的书,那些字迹,她不可能认错,笔锋锐利,矫若惊龙,入木三分。她不可置信的盯着钱云洲的脸,然后又看看她手里的书,。她几乎感觉到了心脏被刀切的声音,美丽的喋血。悲凉。然后告诫自己,一定是自己草木皆兵了!

“你为什么会来听课?你的好姐妹不是来了吗?不需要你来代课吧?!”云洲只当她在讽刺,因为以前帮潇湘代课时,被点名,结果对于老师的提问不知所云啊!好在潇湘同学不似云舒优秀,又爱与老师交流。因而并未得到老师的留意关注,也就不知道潇湘的长相了。而且又是三个班一起上课,所以李潇湘才会那么明目张胆的自己睡觉,让她来听课。

也是今天潇湘和她一起过来的,的确有点令人怀疑,她也不在意她嘴里的讽刺。只是淡淡的微笑:“哦,我是帮朋友来听考试内容的!”

“什么朋友?”云舒紧紧相逼。钱云洲并没有想太多,当下就顺口接道:“男朋友啊!”

谁的等待,恰逢花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