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横看成岭侧成峰(六)

  德妃簌簌发抖,跪倒地上回答道:“臣妾,臣妾什么也没有放,皇上明鉴啊。”

君煜宸立刻让试毒公公走上前,将地上那半个包子用银针试了毒,果然,银针立刻闪耀着耀眼的黑色光芒。

“你还说什么都没有做吗?”君煜宸眦目欲裂。

德妃顿时软在了地上,她真的什么都没有做啊!那包子怎么会有毒呢?

“皇上,真的不是臣妾做的,真的不是臣妾做的。”德妃爬到君煜宸的腿边,不停地重复着。

“来人,将德妃打入天牢。”君煜宸怒极了,看着琉璃在怀中昏迷着,越来越苍白的脸色,心中狠狠的揪痛着。

由于昨夜琉璃不小心将手心的伤口撕裂了,君煜宸便将王太医安排在了未央宫的偏殿中候着,以便随时能够为皇后治伤。

紫儿已经跑去叫太医了,可是君煜宸却觉得这短短的路程竟是这样的漫长。

德妃还在原地跪着哭泣,她真的没有下毒啊!为什么皇上哥哥不信她?

沈月也一并跪倒在地上,神色复杂的看着德妃,她现在已经不知道,究竟是不得小姐下的毒。可是昨夜小姐的情形,加上小姐的脾气,极有可能下毒,毒害皇后啊!

若真是,那可就糟糕了。

“德妃毒害皇后,削去妃位,打入天牢,还不拖下去?”君煜宸已经是震怒的狮子了,若不是此刻怀中抱着琉璃,恨不得马上起来将德妃碎尸万段。

德妃看着君煜宸恨意的眸子,全身一凉,又看着昏睡不醒的琉璃,突然就笑出了声:“舒乐,我沈珍珠真是小看你了。皇上,查都不用查就定了臣妾的罪么?你们这戏演得可真好啊!皇上不就是想除掉我们沈家么?”

德妃突然从地上爬起来,一步一步逼近君煜宸,头上的发已经散乱不堪。

“皇上,我们沈家这些年为皇上所付出的,皇上为了一个南国郡主,就不惜毁了我父亲的劳苦?”沈珍珠看着君煜宸越发带着狠意的眸子,知道自己已经猜对了,脸上的神情更加凄凉无比。

“沈中书劳苦功高,朕如何动摇的了?这些年,你父亲霸占这朝纲,朕看在太后的面子,念他还是朕的舅舅,朕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是你父亲生平做错了最大一件错事。”君煜宸提到此处时,心就像被千万根针狠狠刺穿,疼得他全身痉、挛。

“我父亲一心为了皇上,怎么可能做对不起朝廷对不起皇上的事?”德妃立刻辩驳道。

“他不该害死沫将军!”君煜宸似用了极大极大的勇气去提起那一件事。

“你说什么?”德妃不可置信的一连退了好几步。

“他害死了璃儿,朕曾经发过誓,要为璃儿报仇,用沈家的血,祭奠她的灵魂。”君煜宸的眼里一片血红,仿佛又看见那个纤细的身影被绑在邢台之上,薄薄的刀正一块一块的削去她的肉…

“所以,朕也要他尝尝失去挚爱失去至亲的痛苦。”君煜宸全身疯狂的发抖,那一刻充满了恨意的心,扑通扑通的跳着,似乎要从心口里蹦出来了。

横看成岭侧成峰(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