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千声万声声声慢(十)

  夜,未央。明月如盘,月光如银。满庭虫鸣,连绵起伏。

清宸依言来到了未央宫外,跨步进去,一身夏日轻纱轻盈而动。

“娘娘的这桌酒菜可真是闻之醉倒啊。”清宸大方落座。

“公主谬赞了,酒不醉自醉,怕是公主只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罢了。”琉璃把玩着手中的酒杯,仰头,带着微辣的酒顺着喉头流下,瞬间胃里传来暖意。

“娘娘倒是好酒量。”清宸举杯,也随即仰头喝下。

酒方下去,脸色变了变,改口道:“原来娘娘是不胜酒力,清宸倒是胡说了。”那酒入口微辣,却带着果香和甜味,倒是果酒而已。若是会一点酒力之人,喝下一壶,也丝毫不碍事。

“公主,本宫可否与你单独聊聊?”琉璃看着周遭布菜的宫女,出声道:“你们都下去吧。”

“是。”一干宫女皆是退了下去,最后只留下了清宸身边的那个贴身宫女。

“你也下去吧。”清宸对这身后的人说道,这下,未央宫中只剩下两人。

“公主,琉璃已经做到了答应公主之事,不知公主,是否也能将琉璃想知道之事相告?”琉璃放下玉箸,不再动筷。

“早知道这一桌子菜,是吃不着了,还好本公主已经先填报了肚子。只是,我想在确认一遍,沫小姐,你真的想知道真相吗?真相远远比你想象中的残忍,或许,知道真相后,在你的前面便是万丈深渊,知道真相后,你从此都会在矛盾和痛苦中度过,你也要知道吗?”清宸郑重无比的说道。

琉璃低下头,脑海中浮起让她又爱又恨的那一张脸,那个人,和那些点点滴滴,最坏的,就是不得不与他为敌?

难道又比这个更坏的吗?琉璃抬起头,神色坚定无比。

“不管结果如何,我一定要知道。”琉璃咬咬牙,言语之间的那股子恨意又流露了出来。

“那我就一一的和你说来。”清宸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果酒。

“你想先知道什么?”清宸指的当然是沫将军的死因和封后大典上的血案。

“我要先知道爹爹的死因!”琉璃说道。

“其实造成沫将军死亡的罪魁祸首,是你。”清宸将酒一饮而尽,心中也觉得有一团怒火烧了起来,神色间带着迷离的愤然看着琉璃。

琉璃的脸色一下子苍白如纸,嘴巴喏喏道:“不会的,你骗我!”

“若是你不相信,不听也无妨,我也便不再告诉你沫将军死因的只纸片语。”清宸的眸子一片漆黑。

“不,我要听,我要听。”琉璃的眼眶中已经闪现出了点点的泪花!

她不相信,不相信自己竟是还是爹爹的罪魁祸首。

“其实,将军之死,全是因为血凤!”清宸终于开始切入正题。

“血凤?”琉璃反问道。

“当年,先皇爱上了南王妃,欲纳之为后,便将血凤赐予了她,血凤,是母仪天下的象征,得到血凤,就相当于得到了后位,足足是这一点,也足以让深宫中的这些人趋之若鹜。”清宸顿了顿又道。

千声万声声声慢(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