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血染春阳深宫寒(九)

  果然,刚过午时,于福便带着圣旨赶来了。

圣旨云云,无非是对贤妃一番赞扬之后,再补上最重要的一句:贤妃遂升为贤贵妃。

位分是提了,可却未曾有半句关于迁居宫殿之事,按例,这分位提了之后,应该迁至里未央宫近旁的承明宫的。

可是贤贵妃就算在不满,也只能咬着唇吞进肚中。

于福宣完圣旨后,笑道:“贵妃娘娘,恭喜了,您可是建朝以来,封的第一位贵妃啊,如此殊荣想必定会宠冠六宫的。”

贤贵妃的心情因为于福的吹捧,也缓和了下来,嘴角又扬的老高,吩咐着:“巧儿,去取些金瓜子来,劳烦了于公公跑这一趟,就当时给公公拿去换些茶水解解渴。”

于福手中一沉,捧着金瓜子笑得更欢了:“那奴才就谢过贵妃娘娘了。”

“这是应该的。”贤贵妃将那一卷明黄圣旨捧在胸前,如获至宝一般。

“皇上今晚还会来百乐宫,娘娘好生歇着,晚上才能侍奉好皇上,要是皇上乐了,娘娘怕是要天上的星星,皇上没准也能给娘娘您摘下来。”于福靠近贤贵妃的耳边轻声说道。

贤贵妃听了又惊又喜,张了嘴,却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那奴才就告退了。”于福看着微愣的贤贵妃大声道,临走时又递上了一个眼神,这才真正出了百乐宫。

前脚刚出百乐宫,于福就匆匆的赶回御书房复命去了。

“回来了?”君煜宸听到门吱呀的响声,头也不抬道。

“听闻皇上刚封了贤妃为贤贵妃?”来的人却不是于福,而是那个永远眉目间清冷淡雅,宁静出尘的怜妃李诗茵。

“朕封了爱妃的妹妹做贵妃,难道爱妃这是不开心了?”君煜宸停笔杵着下巴,看着李诗茵,半带正经半带打趣的说道。

“皇上封了谁做贵妃,与臣妾也没多大干系。何况,臣妾早已不是李家的人了…”怜妃说道此处,言语间的惆怅像是几乎迟暮的黄昏,让人的心,也跟着破破碎碎的疼痛起来。

“诗茵。”君煜宸低唤道。

怜妃见君煜宸收起了方才戏谑的神情,不在以君臣之礼待她,这才缓缓开口:“昨夜皇上整晚留宿百乐宫的事,早已在宫中传开来。如今,又一下子封了贤妃为贤贵妃,诗茵并不是因为嫉妒才来,这一点皇上心中不甚清楚。”怜妃说完,小心的注意这君煜宸的表情。

君煜宸认可的点点头:“诗茵心中所系非朕,朕自然是明白的。既然如此,又何必来趟这趟浑水?”

“这水本是清澈的,只是皇上故意要搅浑了它罢了。皇上这样做,无非就是要冷落皇后,借着别人的手来打皇后的脸。”李诗茵叹道。

随即却又说:“皇上,皇后毕竟是南国郡主,加上大婚之上的意外,皇上就不怕南王心中不满?”

这一句话,李诗茵早已思量了半响。若是南王真的翻了脸,舒博涵又该怎么自处?是随了他父王,还是依然愿意带着自己逍遥与天地之间?

“诗茵,南王若真是老谋深算,那么他的女儿又会差到哪里去?”一想起那一杯下了媚药的合卺酒,君煜宸心中就像蚂蚁啃噬,这皇后长了一副琉璃的面容,却当真是玷污了琉璃。

李诗茵的眼皮跳了跳,仿佛眼前笑得无害的君煜宸,长了恶魔的翅膀。

“爱妃,浑水摸鱼你总归是听过。”

血染春阳深宫寒(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