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寻思常自悔分明(七)

  墨文阁主终于先生了,人潮骚动起来。墨文阁一年到头来的人络绎不绝,可是这阁主却只有每年的文斗大会上才会现身。

更有文人骚客们以见到这墨文阁主引以为傲的。

“大家稍安勿躁。”墨文缓缓开口,那声音中带着沧桑和睿智,沉重有力,绝不似方才那样的声音。

人群果然安静下来了。

琉璃带着稍许兴奋的准过头来:“哥哥,你当真不来看吗?看样子是墨文阁主出来了。”

舒博涵轻轻笑了,但是眼里却闪过一瞬间不明的光晕,那人是墨文阁主,但是却只是名义上的。

“哥哥在这里听着便好,最先上场的,往往都是小虾小鱼,养足了精神才能看见后面的龙虎争斗。”舒博涵懒洋洋的开口。

可是他的脸色却更加的苍白,几乎快于身下的狐裘一比了。说完随即闭目养神。

琉璃瘪了小嘴,但是丝毫不影响她的好奇心,这样的场面她真的是第一次见,转头间便忘了方才在哥哥那里没讨好的事,继续在护栏上趴趴着,眼睛一瞬不动的紧盯下面的擂台。

“今天的最后决胜者,将能从这墨文阁,从我墨文手中取走这把琴。”话音刚落,身后便有人奉上了一把琴。

当墨文将盖着的布掀开时,所有的人都惊呆了。

“名琴冰清。”紫儿站着看见那把琴,不由惊呼出声。

舒博涵也睁开了眼睛,看向那擂台,眼中又闪过一丝的光晕,看来今年是要下血本招贤纳士了。

琉璃看到那琴也惊了一惊,转过头看着舒博涵:“哥哥,这琴…”

“古有木,名猗桑,煎椹以为蜜。冰蚕,长七寸,黑色,有角有鳞,以霜雪覆之,然后作茧,长一尺,其色五彩,织为文锦,入水不濡,以之投火,经宿不燎。这琴,便是以冰蚕丝为弦,名冰清。”舒博涵看着琉璃向往的目光,又道:“妹妹可是喜欢?”

“真美。”琉璃瞬间便被那冰清迷住。

“妹妹想要?”舒博涵撑起身子问道。

“只怕是有心无力,既然是一年一度文斗大赛,想必人才辈出,我这样的等闲之辈,怕是真要参加,第一轮便被刷下来了。”琉璃说道。

她的才华,怕是只有她自己才知道。

“那哥哥给你要来如何?”舒博涵当然知道琉璃是故意那样说的,对于琉璃的才情,不可能像她所说的那般不堪。

“罢了吧,先看看再说。”琉璃摇摇头,可是眼睛又盯着冰清紧紧不放。

那冰清就像魔咒一般,紧紧的拽着琉璃心,让她的心神不住的往上面而去。琉璃从未对任何事物如此专注,这次倒真是头一遭。

“第一轮,诗歌赋。既然已是冬日,南国难得一见这千里雪飘的场景,那便请台下各位才子佳人,为这雪,题诗一首。写于纸上,并在下方写下你们的名字。老夫会一一念出,在让在场的所有人投票已决胜负。”墨文摸了摸白色的长胡须,微笑道,那声音语调平缓,却气势如虹。

寻思常自悔分明(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