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奈何此花非彼花(四)

  陈逸醒来看见自己和若雅同榻而眠,顿时一个激灵清醒过来,看到两人的衣服都是好好的,这才松了一口气。揉揉额头下了床,看见房门大开着,那地上掉落了一只蝴蝶银簪,璃儿回来过?那她是不是看见了?

陈逸赶紧跑了出去,却没见着琉璃,追到医馆门口,不料正巧看见琉璃和一个男子拉扯,那男子的身影极为熟识,可是陈逸却一时记不起来,刚准备追上去问个究竟,大夫慌张的跑了出来:“公子,公子,若雅姑娘醒了。”

陈逸踌躇了片刻,终于放弃了去追琉璃,咬咬牙,转过身向着若雅房里走去。

“柳姑娘,你醒了。”陈逸脸上浮起淡淡的微笑,可是细细一看,那微笑仅是停留在嘴角,未达眼底。

“你是?”若雅警戒的向后靠了靠,可是心里却不由的被陈逸深深的吸引。

这公子真美,一双眸子浑如点漆,只消一眼,便坠入了那层层的深渊。两道柳眉曲似春山,却隐隐透着英气,直挺的鼻梁,唇色绯然,侧脸的轮廓极为柔美,若不是这一身俊俏的打扮,和那脖颈间滚动的喉结,若雅定将他视为女子,谁叫这人生了一张让女子也嫉妒的容颜。

“我是璃儿的朋友,受她所托照顾你。”陈逸说道琉璃的时候,眼睛忽闪忽闪,不过一瞬,又暗了下去。

“她呢?”若雅朝着陈逸身后看了看。

“我不知道,或许是出去了吧。”陈逸有些苦涩的摇摇头。

若雅想起身,可是胸口的疼痛一下子就钻进了心里,顿时眼里溢满晶莹。

陈逸赶紧冲过按住了若雅:“你的伤口还没愈合,大夫说了,不能乱动。”

“嗯。”若雅无力地应着,陈逸身上淡淡的青草气息弥漫在若雅周围的空气里,若雅的脸慢慢的红了,自己从未与陌生男子挨得这么近…

看着若雅有些微红的脸,陈逸不解的伸出手,摸了摸若雅的额头,自言自语着:“没发烧?”听到陈逸这样说,若雅巴不得立刻找个地洞躲起来,也顾不得身上的伤口,一把将被子拉了起来,捂住自己的脸。

就在陈逸疑惑若雅的举动时,药童跑了进来:“公子,这是今日要为您夫人换的药。”说罢将药放在桌上便走。

“等等,大夫呢?叫他来换。”陈逸且先不追究那迷魂药之事,毕竟若雅的身子还未复原,自己要照顾好她,给璃儿一个交代,但是不代表他不会自己查,若是发现了谁动了什么不该动的念头,他灭了他九族。

“呃,现在病人多,师父忙不过来,就只能劳烦公子自己换了。”药童撒腿就跑了出去,这俊美公子脸上明明那样亲和的笑着,为何自己却感到了冰冻之寒?

这下陈逸真的犯难了,这柳姑娘若是睡着,倒也没什么,可是如今醒了,该如何却给她解释?陈逸顾着思考,却没注意身后若雅那一脸迷茫却又带着些许惊喜的脸庞,在阳光里是那么明媚。

奈何此花非彼花(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