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研究股票

  明键希看着熟睡的脸庞,轻碰了一下她的脸蛋,明知道她要用那一百万来给魏源,但对着她的撒娇,他还是无法生气。

为了这件事,明键希还专门找上了人在美国的同系学长——艾恩斯基纳.彼得,彼得在校的时候,是学校的风云人物,曾经多次发表关于金融学的论文,还得过奖,现在是纽约某家公司的总裁。关于这个问题请教彼得是没错的。

明键希打开了视频,用标准的美式英语跟彼得聊了一些关于魏氏企业的状况,还截了图片发给彼得看,2秒后,视频里的彼得看见明键希发送过来的图片也觉得不可思议,真是前所未有的现象。

“彼得,有什么好的意见破解其中的秘密?”现在魏氏企业股票的价位还在以百分之零点三的价位上升着,变成了金融届里最牛的股票,但只要细心一想,其中大有文章,不可能每一只股票都在稳稳上升,造成不少同行的股票被放盘了,变成空头股票。

彼得分析了一下也是百思不得其解,暂时还没有相处其中的奥妙,“Ashont,两天后再联系你好吗?sorry,我也不懂这个股票为什么一直上升而不降的,因为魏氏企业的股票,国外很多公司都受到了不少的影响,资金不足的已经向银行申请破产了,这样吧!我跟几个教授研究一下,说不定可以破解其中的秘密,我们保持联系。”

关上视频,彼得的话在明键希的脑海中不断回荡,他的话也有几分道理,要是一直让魏氏企业的股票不断上升将会给金融届带来无法想象的后果,到时候不单止是金融危机,就连投资的股民也会血本无归,家破人亡等等,这个严重的后果谁也无法承担。

关上电脑已经是凌晨一点半了,既然想不出任何结果就好好睡上一觉,让疲惫的大脑得到休息,刚躺下床不久明键希就迷迷糊糊进入梦想了。

夜,总是最孤独的,诉说着无边的寂寞,外面的树影被温柔的月光拉的长长的,映在窗户上,偶尔传来几声小虫子的叫鸣声,给这个夜晚增添了不少的生机。而然谁也没想到在另一个地方会有这么一个男人正在借酒消愁,几杯下肚,酒太烈了,咳嗽了几声还是继续举杯,他也在看着魏氏企业的股票动向,只是到了现在他一点睡意也没有。

跟明键希同一所大学毕业,无论什么时候,明键希都抢着他的风头,好,这些他都不计较,谁叫他们是好兄弟,只是他真的无法放下宫静雨。

再次为自己倒了半杯红酒,这次,他不急着去喝掉,反而不断晃动着杯中犹如残阳般的液体,曾经,他告诉自己,喝酒的时候,八分醉的微醉感总是最舒服的,爱一个人的时候也是一样的道理,爱到八分绝对刚刚好。爱到七八分的时候,思念的酸楚也只有七八分,独占的私心也只有七八分,然后等待的煎熬也只有七八分,期待和希望也会有七八分,剩下的两三分则用来爱自己。

他无奈地笑了下,现在爱人结婚了主角不是自己,这种无法形容的痛也只有自己最清楚。正如拍拉图所说,再完美的梦中情人,如果已经结婚了,那都是别人的,这种爱情只能躲在阴影里和虚幻中,爱得痛切心肺。再不完美的爱人,只有是自己的,才会爱得理直气壮,阳光灿烂。想到这里,对,人得一生就是要阳光灿烂,他现在才懂得爱一个人不一定要也有,但也有一个人的时候一定要好好珍惜。

因为爱一个不爱你的人是痛苦的,爱一人却错过了表白的机会,无法让她明白自己的心意,自己的心是更加痛苦的。也许上天故意让他们在遇到生命中的白马王子之前,遇到几个有缘无份的人,这样,他们才能珍惜这份迟来的礼物。随着一切冲动、激情、浪漫的消失,他对那个人的关心级牵挂仍然丝毫未减,那便是爱了。

郭奕华对着杯中的红色液体淡淡笑了下,然后将剩下来的酒喝掉。再想也没有用,只要她一切安好就已经足够了,有时候想太多了只会令自己更加心痛伤心和无奈。

郭奕华将魏氏企业跟几家和他们合作的公司股票都列了份详细的数据,从这些数据来看,都是有一定的规律性。

郭奕华在草纸上写写画画,将这些数据整理了一下,几乎是忘记了时间,直到眼皮越来越重了,才愿意爬上床。

研究股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