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家无宁日

  阿莲蹲下身子用手将破碎的瓷片小心翼翼捡起来,情画心里有股莫名的快感,原来使唤一个人是那么好玩的,她将上级的破碎瓷片用脚一踢,瓷片与地面之间摩擦出刺耳的声音。

由于冲击力,烂瓷片刚好碰着阿莲的手腕,划出了三厘米左右的伤口,顿时,鲜红的血从那道口子里冒了出来,然后越来越多,滴在楼梯级上和瓦片上,是显得的那么触目惊心。

阿莲连一声痛都不敢哼,强忍着疼痛将楼梯级上的烂瓦片捡起来。

而宫静雨打算到楼下看看有什么忙可以帮的就碰到这一幕了,任何人都可以看出情画是故意的,她还露出得意的笑容,她今天可以欺负阿莲,不担保她日后不会做出更加过分的行为。

宫静雨饶过情画直接走到阿莲的身旁,将她扶起,“不用捡了,看,你的手挽上正在流血,我帮你取些药来,你先下去吧!”她拍了两下阿莲的肩膀以表示叫她不用担心,万事还有她撑着。

阿莲是个精灵的女人,她明白宫静雨是明帮她的,就捂着手腕上的伤口走下楼梯了。

情画叉着腰问:“喂,宫静雨,你现在是什么意思,难道我教训一个下人还需要你来过问吗?”只是一个下人受伤了用得着那么紧张吗?流血而已,谁没流过。

宫静雨无奈地摇了摇头,这个家有情画在就永无宁日,得饶人处且饶人这个道理连小学的小孩都懂,情画就快当妈妈了,她这样的行为能教出好的孩子吗?她只是轻笑了下,没打算再去理会情画拉得长长的脸,经过这几天的观察,她得出一个结论,就是无论情画说什么难听的话,只要不去理会她,她就觉得无趣就自动闭嘴了。

随着宫静雨的身影消失的情画的眼前,她平伏了一下心情,出门去了。

处理完阿莲的伤口,她跟阿莲说了些情画的脾气,叫她不要将事情放在心上,到了这个时候,她也搞不懂为什么要替情画说好话,可能是身心感受到女人何必要为难女人吧!迟些日子她们就是真正的一家人了。

阿莲感激说:“二少奶奶,你人真好。”明家的两个少奶奶的人品实在相差太远了,不过她还听其他人说,这个大少奶奶是抢人老公的小三,原来的大少奶奶为了这件事离家出走还跟大少爷离婚了,所以现在的大少奶奶才会那么拽。

在阿莲的口中得知,今晚的盛宴是要给明先生准备的,今天下午他要从马来西亚回来,婆婆已经去机场接机了。

起初,宫静雨还是有点害怕这个未曾谋面的公公,但听王嫂说他表面上看是很严肃,其实也是心肠很软的人,很好相处,她才缓缓松了口气。这样她就不会太担心了,她正想进厨房帮忙的,第一次见面,她想弄几个拿手小菜来讨公公的欢心,可是衣兜里的手机响个不停,拿出来一看,竟然是魏源的电话号码,突然宫静雨才想起上个星期魏源拜托她办的事情,她离开了厨房范围走到一个僻静的地方按了一下接通键。

“魏源,不好意思,上个星期答应了你的事情我忘记了,今晚吧!今晚我一定跟希借钱的。”宫静雨听出了魏源焦急的声音,她真的很抱歉,希望借到钱的时候不会太迟吧!

“静雨,你真的要帮我才行呀!要不然半个月后银行来封公司了。你最好在一个星期内拿到钱,我真的不想几年的心血就这样没了。”

“我明白,你放心吧!钱我一定会借给你的,只是你一定要遵守我们当初的承诺,三个月内一定将钱还我,不然很容易被发现的。”借钱的理由她已经想好了,几年前,父母跟她提过要开一家茶餐厅,当时因为资金不足才没有开成,现在就用这个借口吧!

谁知,魏源跟严童雅做了个胜利的手势,他跟宫静雨一起的时间长,很了解她的性格,只要朋友有困难她都会想尽办法来帮助的,当初做件事的时候他也挣扎过,但严童雅说得对,马死落地走,现在不趁着机会狠狠敲一笔要等什么时候。

家无宁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