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酷刑

  下午四点,雨还在没完没了地下着,参加婚礼的客人终于在酒足饭饱后陆续离去,酒店像是落潮的海滩一样慢慢冷清起来,早晨在酒店门口争奇斗艳的彩虹拱门已经撤了,只留下礼袍喷出来的各色礼花纸屑散落在地上,显示着曾经的热闹和繁华。

泉城酒店的停车场上,秦致远踩着满地的礼花纸屑将最后一位客人送上车,抬头对着阴沉的天空深深地吁了一口气,细细密密的雨丝打在脸上,像无声的谴责又像莫名的抚慰,让秦致远感到一阵心酸。

今天的婚礼对秦致远来说,与其说是一场繁华的盛宴,不如说是一场酷刑,他感到自己被钉在道德的十字架上,从头到尾在接受着无声的谴责,其实这一点,他从答应顾眉正式举行婚礼的那一天就预料到了,只是没想到林晓天会在婚礼上出现,将这种谴责的气氛发挥到极致。

对于一个先是背叛了婚姻,和妻子离婚后又和第三者结婚的男人,无论社会多么开放或者背后有着怎样的原由和苦衷,还是被很多人所不齿的,秦致远从很多参加婚礼的人的眼里看到了轻蔑和鄙视,甚至有几个来参加婚礼的同学没等到婚宴的敬酒环节开始就告辞了,秦致远面对这样的情况只能坚持,因为一场没有新娘的婚宴已经够败兴的了,如果再把众多的亲朋好友扔在酒店没人招呼,他的心里首先就过意不去,他强作笑脸给大家敬酒、寒喧,一直坚持到婚宴结束,把客人送上车。

现在,婚宴结束了,客人也都离开了,秦致远似乎可以从道德的十字架上被放下来了,可是他并没有觉得如释重负,婚礼上发生的一幕一直在他眼前回放,林晓天愤怒的样子和话语像鞭子一样抽打在他的心上。

有人说,离婚,就是代表着你和原来的家庭关系彻底决裂,秦致远认识林晓天十年了,十年他一直把这个聪明伶利的小伙子当成自己的亲弟弟,林晓天上高中的时候他给他辅导功课,考大学的时候他给他选学校、填志愿,开学的时候他送他到学校,人心换人心,晓天也对他这个姐夫格外尊敬和亲热,有时到家里来,不给姐姐买礼物也会给他买几盒烟,那份体贴曾经让他深深感动,可是现在,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秦致远现在回想起自己这些年的经历,感觉就像做梦一般。十四年前,他怀揣着大学录取通知书,带着家乡父老的称赞和期望告别偏僻的山村来到省城的大学校园,和所有的莘莘学子一样带着对未来的憧憬和期待开始了大学生活,他学的是计算机,那全新的行业知识让他如醉如痴。

大学的生活是多姿多彩的,秦致远没有想到还有更精彩的事情,那就是爱情,他在一场老乡会上见到落落大方的林晓苇,立刻就被这个中文系的女孩子吸引了,最让秦致远感到欣喜的是林晓苇也来自农村,年轻的心很快因为相同的成长背景而惺惺相惜,相爱似乎是顺理成章的事情,所以毕业后他们一起留在了省城并很快结为夫妻。

秦致远毕业后应聘在一家大型国企从事软件开发工作,林晓苇应聘在一家广告公司做文案策划,他们像所有毕业后留在这个城市的年轻人一样,因为没有父母的资助而一切靠自己白手起家,他们租住在城郊结合部的农房里,虽然房间简陋,但是被晓苇收拾得干干净净,到处充满了温馨,他每天下班,最渴望就是赶回那个房间,和晓苇一边做饭一边聊单位或者路上遇到的事情,小房间里时而会飘出他们开心的笑声,他们幸福地生活、努力地工作,于是他们慢慢有了房子、孩子、车子,生活在向着他们梦想中的样子发展。

可是,随着生活的好转和时间的流逝,秦致远发现幸福并没有如期而来,先拿工作来说,在国企,不是你付出一份努力就能收获一份喜悦的,国企的条条框框很多,人际关系更是一张无形的网,秦致远比较耿直,做事从来都是有一说一,有二说二,有时难免会让领导下不来台,虽然他的技术功底不错,但在单位一直属于出力不讨好的角色,这让他一直郁郁寡欢。

除此之外,家里的事情也让秦致远感到郁闷,自从有了孩子以后,秦致远觉得自己完全成了一个多余的人,晓苇全部心思的都放在孩子身上,虽然平时对他的生活很照顾,但是心灵的沟通基本没有了,他本来想等孩子稍微大一点就好了,可是没想到孩子大了事情更多,晓苇除了上班就是陪着孩子去上各种兴趣班,他们也因为孩子的教育而生出很多分歧,话不投机半句多,于是他们之间的共同话题越来越少。



酷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