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二十二章 麝香微度绣芙蓉

  第二日一早,秋若就办完事情前来复命,我们就只有静静的等待,现在要比的就是谁能沉得住气,谁就是赢家。

第二日晚上,我还坐在窗前看书,就传来了“皇上驾到”的声音。

我心中一惊一喜,连忙站起出门迎接。

明黄色的身影从车辇里跳下,扶起跪着的我,原本脸上的怒气消退了些许。

我惊异道:“皇上,为何而怒?”

龙珏毅脸色一沉,随即缓和了些,道:“进屋再说吧。”

到了内堂,我把屋内的丫头撤走,并要采莲去倒茶。

龙珏毅看着我,深思了一会儿,才回答:“月儿,你不是外人,我也不瞒你。今日我去了‘沧海楼’,没有想到沧澜会在衣服上下药。”

我心中暗暗好笑,却硬是憋着,故作不明白的问道:“哦?李妹妹下了什么药啊?”

龙珏毅叹了一口气,才道:“是春药。”

我故作讶异的把杯子打翻在地,喃喃道:“怎么会呢?”

龙珏毅也是一副不明白的样子,“是啊,朕也不知道。这些日子,朕几乎每天都往她那儿去,只是她也太贪心了,如此欲求不满,却不知道朕平日里最讨厌如此失德之人。”

我没想到龙珏毅会用“失德”二字来形容李沧澜。

于是好生劝慰道:“李妹妹也只是一时想不开而已,皇上何须动气。”

龙珏毅深深的看了我一眼,“这些日子是冷落你了,难得你还如此通情达理。”

我谄媚的笑道:“怎么会呢?皇上又不是奴婢一个人的,要是奴婢一人霸者,必把其他姐妹气坏了吧。”说完我便轻笑出声。

龙珏毅也笑了起来,把头埋到我的发间,满足的叹了一声:“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我也笑着回道:“得夫如此,妇无所求。”

龙珏毅轻笑着掷起我的手,坐在床边。似是感叹:“月儿,你知道吗?只有和你在一起时,我才会有种说不出来的轻松,可是又莫名的有些歉疚,朕辜负了一个灵月,却不想再负一个。李沧澜只有她的貌,却没有她的情。纵然她说她是灵月,可是朕也不至于昏庸到如此地步,只是一时的迷恋和欺骗吧。但是和她相比,你却更多的和灵月相像。前半生是我负了她不假,只是后半生我却不知道如何的补偿。”

若我还是以前的水灵月,此刻一定被感动的稀里糊涂,可惜我不是。即使他说的是真话,却也如他所说,谁都弥补不了,纵然他有太多的怀恋过去,但是他也不会是我的真命天子。

我自然非常清醒,我所牺牲的一切都只是为了复仇,为了让他们得到应有的惩罚,对于我来说,牺牲多少都甘愿,反正都只是身外之物。

而我心中的良人,还没有出现,没有在我的心里出现。

烛灯而熄,芙蓉帐内,春光无限……

第一百二十二章 麝香微度绣芙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