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十一章 痛苦的开始

  原来这“无邪教”是江湖中的一个秘密组织,门主非常神秘,拥有四大护法,他们都没有见过门主,更别说其他的下人了。每次“无邪教”的门主出现都是戴着面具出现的,而且每次教里的教徒按照命令行动时也必须戴上面具,还不能让别人知道自己是“无邪教”的人。

那又为什么会让她知道?

“小桃,难道他们就没有告诉你,要把我留在这干什么吗?”我躺在床上,悠哉的问小桃。

小桃帮我沏了一杯茶,摇头道:“没有啊。”

看来她是什么也不知道了,我也不再问她。也不知道采莲她们可好?

“陪我出去走走吧。”这个要求应该不算过分,毕竟她也不是什么犯人。

小桃迟疑了一会儿,最终还是答应了。

小桃扶着我走出了这几天囚着我的屋子,我回头望了望,虽然像一座金屋一样别致,但是却隐藏不住冷然淡漠的气息。

龙珏毅,他……可好?

我欣赏着眼前迷人的景色,也许在以前,我会觉得非常美丽、耀眼,但是如今环境不同了,产生的心情也不同,看着这片桃花飞落的美景,我竟有些凄凉和悲哀,不知道是为了自己,还是为自己的命运叹息。

“小桃,你可以帮我一个忙吗?”

虽然小桃不是我的人,但是她现在是我唯一的希望了。我只能求她。

她不卑不亢的低下头,“小姐这是说哪里话,教主是奴婢的救命恩人,教主要奴婢听姑娘的,就算是死,奴婢也在所不辞。”

看来那神秘的教主也不是想对我怎么样嘛,也许是我多心了。

我微笑的看着小桃,她的身影总是会让我想起那美丽夺目的桃花,美的惊心动魄……

“倘若我有一天必须要离开这,请你帮我。”我认真的凝视着她,等待她的回答。

“这……”

她为难的看着我。我知道,她始终都是只效忠她的主子的,只是我现在只能赌一赌了。

“放心,那一天我也一定会带你走!”如发誓一般,我举起手郑重的说道。

她看了我一眼,烟波流转之间,忽然说道:“如果那时,奴婢只能尽力而为。”

我知道,她并没有明确的表示答应。但是现在能听到她的这句话,我就已经很满足了,至少我现在只能要求她做这么多。

眼前的美景已无心欣赏,我转身向屋子走去,留下了一句飘渺的声音:“回屋吧,要下雨了。”

我感觉到了身后的小桃正用奇怪的目光注视着我,她起步跟了上来,笑道:“小姐,这天好好的,怎么会下雨呢?况且,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我嫣然一笑,叹息了一声:“天意难测,随时都可能变,你我是不可能知道的,更不可能改变。”

我知道她还是不明白话中之意,但是有一些话,我也只能说到这里,不知道她以后会不会猜到。

进了屋子后,我就再没有出来过,整日都在孤寂和疲惫中度过。直到有一天,小桃突然来告诉我,教主请我过去。

我有些诧异,对于他的要请,我自然是乐意,也感到非常好奇。于是跟着小桃来到了大殿——绝情殿。

看到殿名的时候,我不自觉的停住了脚步,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教主,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居然起了如此悲凉的殿名。良久,我才抬起脚步继续前行。

小桃把我带到大殿后,就走了出去,并且把殿门关上。我的心里突然有些紧张,但是看到小桃示意我放心的眼神,我便了然的笑笑。

我打量着周围的装饰,如其它古典一样繁华,只是唯一不同的就是,它多了一丝阴冷和黑暗的感觉。

回神之间,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银发男子,我不自觉的打了个激灵。他就是小桃口中所称的教主了吧。

银色的头发随意的披散在肩上,未经梳理。因为戴着一个银色面具,所以看不清他的长相,或许在外面,会有人觉得他是一个疯子吧,但我倒不认为,反而心里轻松了许多。

“来了。”

听见他不带感情的声音之后,我神色一凛,这声音……我好像曾经听过。

“你是谁?”

我探究的看着他,不知道银色面具下是一张怎样的脸。

他忽然转过身,没有说话,而是准备揭下那张银色的面具。

我心里有些紧张,但是表面上却不动声色。平静的看着他揭下面具的那一刻。

是他。

虽然仅有过几面之缘,但是我并没有忘记,因为他和我有着无比亲切的关系。

我看着他,眼神激动了起来,强迫自己能够在内心中平静下来。

“我让你来是想要你帮我杀一个人。”他的声音如寒冰一样冷。

我吃惊的看着他,他怎么会变成这样?难道环境真的可以改变一个人吗?我现在已经完全不了解他了,那个曾经对我宠溺有佳的人,我曾认为和我很亲的人,至少在古代,他也是我的一个依靠。

“谁?”

“龙珏毅。”

他吐出的三个字让我为之震惊,他竟然要杀龙珏毅。

“为什么?曾经他是君,你是臣的啊,他是你的要保护的人。”

我不敢相信的大吼。

“从此,他不再是我锦月皇朝的君王。”

“如果我说‘不’呢。”

我镇静的目光中带着愤怒与他对视。

“那我就亲手去杀了他!”他犹如立下了重誓一般。

“好,那你总得给我一个杀他的理由吧,我的‘好’哥哥。”我不怒反笑,有些嘲讽的看着他。即使他是我的亲人又怎样,如今竟然逼我去杀我的夫君,这个天下的统治者。

他深沉的叹息了一声,“灵儿,你知道爹爹是怎么死的吗?”

“病死的啊。”难道他不知道吗?

“哼,他始终还是骗了你。父亲是被龙珏毅杀死的。”他一字一顿的说道,眼神恨之入骨。

“怎么可能?哥,是不是误会?”我不敢置信的后退了几步。

“你相信也好,不相信也罢,这些都是事实,我没有理由欺骗你。”他淡淡的道。丝毫没有以前的宠溺。

我紧闭双目,指甲深深的嵌在了肉里,却感觉不到疼痛。虽然他不是我的亲爹爹,但是我也没有忘记穿越以来,他对我的照顾和恩情。

我缓缓睁开了双目,直视着水君凌,“可以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吗?”短短数年来,变化竟然会是如此之大。

怪不得当初哥哥离奇的失踪,龙珏毅也没有向我提起此事,亏我还把他当成好人。

“当年,因为朝中的极为大臣想谋害父亲,便上书说父亲找他们共议谋反之事。龙珏毅一直都忌惮父亲的权势,也怀疑了。再加上他们伪造的信函,龙珏毅更是深信不疑。但是碍于父亲的权势和兵力,所以不好明着动他,生怕他真的会起兵谋反。于是他买通了府里的下人,在父亲食用的膳食中加了金刚石。父亲渐渐昏沉了起来,表面上以为是病症,谁知道连太医都是视线安排好的。真是好笑,亏我还尽心尽力的为他卖命。后来我查清了真相,可是知道自己的势力,便创建了‘无邪教’。并且立誓,要报杀父之仇。”

听完了他的最后一句话,我的心已是乱成一团,原来是他,他杀死了我现在最亲的人。

“你想要我怎么做?”

我收起眼泪,淡淡的看向窗外,天果真是变了,平静不复存在,滂沱大雨直直泻下。

“这是我教绝密毒药‘五石散’,天下没有任何人有解药,只有我才可以配的出来。你把它下在龙珏毅的膳食中,我只等你十天,如果十天之后宫内没有任何动静,我就亲自去了断了他。等会儿,我会吩咐人送你回宫,要是龙珏毅问你,还希望你能保守这个秘密,否则的话,结果就不用我说了。”

“我知道。”

我平静的说完最后一句话,便打开门冲了出去,雨水打落在身上生疼,但是我却感觉不到,因为,我的心……比它更疼。

水君凌意味深长的看着妹妹的身影,在心里默叹道:对不起了,小妹。

第九十一章 痛苦的开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