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七章 情陷崖底(四)

  卿子衿又一次晕了过去,睡梦里,猛然感到脚踝处有惊骨的疼痛。悠悠!他惊觉的拼力苏醒过来,他知道那傻丫头一定在为他吸毒,那怎么可以,她也会中毒的!

“悠悠……停下……快停下……”他在昏迷中竭力的怒吼,虽然发出的只是微弱的声音,悠悠仍旧听得出,他发怒了。

这个人!从来不知道温柔为何物!

悠悠从他的脚踝上抬起头,擦了擦汗,吐出一口气。扔掉满是污血的半片塑胶袋,又拿来另外一片裹在他的伤处,然后把嘴覆在上面用力吸起来。还好她找到了一个破塑胶袋,这样她既可以替他吸毒,又不用担心自己会中毒了,不知道谁说的,人在危难的时候智商往往会超乎寻常的高,极懂得变通,她今日算是体会到了那么一点点!

塑胶袋里的血液颜色变得浅了些,悠悠呼了几口新鲜空气,把带子扔到一边,拿着一棵植物,皱着眉头翻来覆去的看着,发了会呆。如果她记得没错,那应该是七叶一枝花,以前偶然在一本中药书上看到过,好像也可以解蛇毒。她没找到五叶黄莲,只找到这棵貌似七叶一枝花的植物,不知道能不能帮他解毒。没办法了,姑且试试吧,希望老天保佑,她的辛苦没有白费!

转头看着那个苍白的人,唇角不自觉的露出一抹温柔。这个人哪,其实除了脾气不太好,冷冰了一点,有时可恶了一点,虽然还欺负过她,但,他也还算一个好人啦!不该这么早丧命的!老天一定会保佑的!

悠悠找了两块石头,把七叶一枝花砸烂,在衣服下摆撕掉一个布条,小心的把药敷到他的伤口上,用布条缠好,摸了摸他温度适中的额头,松了口气似的,睡倒在他旁边,她,实在是累坏了……

清朗的面容一夜间仿佛生了风似的,挂满了浅浅的胡茬,剑眉纠结,目光寒冷而又焦急。卿子佩懊恼的一掌击在石头上,双眼冷冷的扫了一眼茫茫青山。“该死的!”低咒了一句,深深闭起眼睛,凌落到底把悠悠怎么样了?找了一整夜了,连个影子也没有,大哥也不见人影,他们,千万不要出事啊!他明知道凌落对悠悠有歹毒心思,他该时刻在暗处提防着才是啊!唉!叹了口气,子佩不敢再做迟疑,向着后山处走去,现在,他只能尽全力在危险的地方搜罗一下,希望他们还安然无恙……

凉飕飕的一股阴风刮过,悠悠不自觉的打了个寒噤,同时机敏的睁开了双眼。下意识的,目光转向卿子衿,他仍旧昏迷,但,皱紧了眉,满面通红,冷汗涔涔,看去似异常痛苦。悠悠惊了一大跳,瞌睡虫顿时吓得滚到大西洋去了,“卿子衿……”她试探的叫着,伸出小手,覆在他的额头,“呀——发烧了!”悠悠整个人几乎跳了起来,这可怎么好!她不是给他吸了毒也敷了解毒的药了吗?怎么会……好像更严重了呢?

“卿子衿……你醒醒!”悠悠小手摇晃着卿子衿的臂膀,眨眼间泪珠又滚落下来。“你醒醒啊……你到底怎么了嘛!呜呜……”她是不是该去帮他找退烧的草药啊?可是她不认识啊?怎么办?怎么办啊!

呻吟声不时的溢出卿子衿的口中,悠悠更是乱了一颗心,极力强迫自己镇静,可是头脑心中还是乱糟糟的一片。发烧,应该先降温才行,降温?对,用凉水也可以降温!她手忙脚乱的撕下衣服上的一大块布,想去溪中沾湿,来搭在他额头上,她在电视上看过别人好像都是那么做的。转身,刚站起的半个身子,马上在倒抽一口冷气之后,重重的跌坐在地上!

“啊——”一声尖锐叫,自她口中爆发出来,三秒钟的空白停顿后,整个人猛的扑到卿子衿身上,紧紧扑住他的衣服,像抓住了救命的稻草,双目惊恐的瞪着前方,簌簌发抖。

~~~~~~~~~~~~~~~

亲们元宵节快乐!!!

新文<富豪总裁,你栽了&gt请支持!

第八十七章 情陷崖底(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