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十三章 情陷崖底(十)

  四面山崖陡峭,似乎是一个封死的山谷,他们找了很久,都没有发现有任何出口。正在踟躇着,是不是等卿子衿再恢复一点后,利用轻功借着崖壁上的树木施展轻功上去,忽然听得山崖上发出一声急唤:“大哥、悠悠!”

两人同时仰头,看到高高的山崖上子佩清俊的身影时,悠悠激动的跳来起挥着小手:“子佩!子佩我们在这里!”

白影如惊鸿一撇,穿树影越崖壁,眨眼前已至眼前,却不是子佩。

“丫头!”痛心而怜惜的呼唤还未歇,悠悠已感觉被抱进一个温暖的怀抱,那紧密的拥抱像要把她嵌进他身体。

“之舟哥哥……怎么是你?”悠悠艰难的想挣脱他的怀抱,却被抱得更紧。

“之舟?你怎么会在这儿?”子佩也已到达崖底,看到大家都平安无事,才松了一口气,只是怪怪的盯着关之舟,一脸疑惑。

关之舟也不理人,眼里心里只看得见怀里那个小丫头了,抱了很久,才舍得放开,上下把她检查了一遍,确定除了几处擦伤,没有受什么严重的伤才略微松了一口气,却依旧把她禁固在怀里不放。

“先上去再说吧!”他黑着一张脸,抱起悠悠的腰,一个飞身起来,“子佩,你背着族长!”

“我知道。”

卿子衿此刻的脸真的一点血色也没有了,苍白的像随时都会倒下去。看着悠悠被抱在别人在怀里带走,指握成拳,握到关节泛白。

“大哥,走吧!”子佩半蹲下身,卿子衿收回目光,失魂落魄的任子佩背起,然后,施展轻功离开崖底。

卿子衿的身体饱受蛇毒折磨,本来早就该倒下了,但因为悠悠他一直坚持,如今关之舟截走悠悠,他突然被掏空一般,心力不济,终于昏死过去。

如果还是在山崖底,没有身份地位的区分,没有族规教条的束缚,还是那样毫无戒心,彼此坦诚相待,他真情愿,就那样毒发身亡了,然后放她回到自己的世界……

可是,一切只是不会成立的假设。他终要从梦中醒来,而那崖底险境,却能生温情的场面已经不在了,就如同没有发生过一样,完全的不存在了。

明天,而明天,他将面临的该是什么样的难堪和痛苦?留住她?放她走?还是嫁掉她,让她找寻自己的幸福?无论任何一种选择,都不能包括自己私心里的那一种,因为他对她的爱,只能会给她带来毁灭而不是幸福……

第九十三章 情陷崖底(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