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七章 凌落的毒计(四)

  青山绿树,碧水蓝天。

最近的天气总是特别的好,连四周的植物都绿油油,水嫩嫩的,一点也觉不出竟是秋天了。

“这几天,听说你又闯祸了?”缓慢而惬意的行走,被突来的声音惊扰。悠悠小脸变了变,瞥了一眼那个负手走在前面的人。山中的林阴映得他青色的衣有深深浅浅的光斑,那头乌黑的发,只是闲散的披着,笔挺的背,流泻出卓绝的风采。

唉!祸水啊!悠悠摇了摇头,竟自叹喟着,方才又想起刚刚的话题,嘟哝道:“你不是忙得很么?怎么知道我的事?”

她哪有闯什么祸,不过,如果非要算起来的话,那她的确是发生过那么几件小事故。嘴馋摘枣吃的时候,从枣树上摔下来过一次;心情不好,就把离居离居偏殿的房顶给捅了小窟窿;还有帮阿梅剪线头的时候,把她正在绣的鸳鸯枕,其中一只鸳鸯的尾巴给剪了个洞,还有……还有什么不记得了!

不过,这些都是小的不能再小的事啦,谁这么爱嚼舌,连这个也告诉他了?

“我自然知道。”他淡淡的说,心情好似沉重,回身拉起磨磨蹭蹭的悠悠,“这几天我可能会忙,没时间过来,你呆着安份些,不要让我……”他没有说下去,只是偏头凝视上她,眸中烟雾迷离,遮蔽住的别样情愫。

“我知道你忙,别人娶一个就够忙的了,你还娶两个,自然比别人辛苦,比别人更没时间!”悠悠的话透出一股浓浓的酸意,樱桃般的小嘴撅得高高的。“你尽管放心好了,我就是再淘气,也不会胡作非为的,最多也就在离居里造造反,不会影响到你的!”没时间理她就算了,她还不稀罕呢!

“唉!你何必赌气说些话,我只是怕你伤了自己。”他眉心收的更紧,没有往日蓄势待发的怒火,没有玩世不恭的调侃,他看上去只是忧郁,像头顶树叶缝隙露出的天空,蓝蓝的,一种浓重的忧郁。

心,蓦的,陷入茫然的疼痛。悠悠不由得后悔自己起来,为什么她总是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为什么想与他相安无事的过完这最后的一段日子就这么难呢?

清了清噪子,上前拽住卿子衿的胳膊,娇声道:“我知道你为我好,一切都听你的就是了!都要成亲了,摆着个关公脸,多不好!不然,你打我两下解解气?”

“你呀!”卿子衿轻点了一下悠悠的小脑袋,目光在她脸上留连,细长的指,描摹着她的轮廓,眼中情意绵绵,如水流动。“世上,原来还有一个你,原来我还要与你相遇……”他口中喃喃自语着,神情渐渐迷离而眷恋。

×××××××××××××××××××××××××××××××××××××××××××××××××××××××××××

以下是广告时间,落落的新书<富少,你裁了&gt新鲜出炉!!!亲们支持了!!

http://novel.hongxiu.com/a/99011/index.shtml

第七十七章 凌落的毒计(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