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不能说的秘密(三)】

  “有事?”他的表情分明就是很不待见她,居然连看都不正眼看她。

“没事,随便逛逛!”悠悠很没好气,也把头转向别处。长得帅了不起啊?冷着一张臭脸给谁看啊!

“阿菊阿竹把她带走,她初来乍到不懂规矩,难道你们也不懂?”那家伙居然怪罪到丫头头上?这个可恨的妖男?

“关她们什么事!是我自己要来的!”看她不爽拿丫头出气,什么人哪!悠悠一副母鸡护小鸡的架热挡在阿菊阿竹面前。

“好吧!什么事?说!”他忍耐着呼出一口长气,他堂堂灵族族长没必要跟一个黄毛丫头动气。

“什么态度嘛!”悠悠大摇大摆的登堂入室,一屁股坐在最高的那把椅子上,手摸着那纯金的扶手,口里嘀咕着:“长辈来了,连杯茶都不让喝,真是不孝!”

“你——”卿子衿咬牙切齿,双目血红的瞪着那不知死活的小奶娃,他发誓,她要再敢说一次是他的长辈,他就一巴掌拍死她!

悠悠笑眯眯的摆动着两只莲足,满意的看着那个大家伙气到要吐血的样子。

“哟?怎么了?眼睛红得跟兔子似的,快去倒茶啊?还愣在那儿干嘛?”

“表小姐——”阿竹阿菊被悠悠举动吓到要晕倒了,颤抖着扯着她的衣服制止她。这个表小姐!不知道站在她面前的,是他们灵族至高无上冷酷无情的的族长吗?她竟然敢支使他去倒茶?

“快去呀?”

那丫头打算不知道死活到底了?卿子衿肝火旺极,但他还有一堆族里的大事要处理,不能跟一个毛丫头在这儿浪费时间。他斜睨她一眼,拂袖转身,进内殿去了。

“哎——喂?”悠悠生气的从椅子上跳下来,准备追进去,阿菊和阿竹却松了口气似的死拉住悠悠劝道:“表小姐,我们走吧,我们去别处好不好?”

“岂有此理!”不理她?悠悠一招“排山倒海”摆脱掉阿菊阿竹的束缚,追上前去。“你站住!”

卿子衿实在忍无可忍,顿住脚步,懊恼的回头。这个该死的小妮子,还有完没完!

悠悠冲上前去,愤怒的仰起小脸,“让我再提醒你一次,我可是你的长——啊!”

她只要敢把“长辈”两个字喊出口,他这一掌就毫不犹豫的拍下去!他发誓!

“族长!”薛婆婆来喽!悠悠“忽”的睁开刚刚因为害怕而紧闭的双眼,“族长要干什么?”

那家伙居然对薛婆婆的话不理不睬,臭着一张脸准备闪人?

“薛婆婆!”悠悠使出绝招,撒娇似的哭向薛婆婆的怀里,“我只是口渴了,让他帮我倒杯水,他就要一巴掌拍死我!呜呜呜……我不在这里住了,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乖,表小姐不哭哦……”薛婆婆拍着悠悠的背小声的哄着,这些孩子真让她不省心!

“哼!”卿子衿突然折回来,一把从薛婆婆怀里拎出悠悠,用冻死人的狭长眼眸看着她,冷酷的扯扯嘴角,“回家吗?让我告诉你!没有人能活着从这里出去!除非你有死的勇气,不然的话,就准备一辈子呆在这里好了!所以,聪明点,最好不要来惹我!”

“族长!”薛婆婆把已经吓得小脸发白的悠悠从卿子衿手里抢回来,责怪道:“她还是一个孩子,您对她说这些干什么?而且,不管您承不承认她都是您的长辈!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您最好能袒然接受!”

“婆婆!”

“好了!表小姐,我们走!”薛婆护着悠悠离开了灵毓殿,留下一脸错愕的卿子衿。他就是没有办法接受一个小奶娃来当他的表姑,可薛婆婆是看着他长大的啊,他有今天的成就,薛婆婆当居首功,他又不忍心让薛婆婆对他失望,唉……

没有人能活着从这里出去!

那是什么意思?

悠悠被卿子衿吓得半死,躲在被子里想着卿子衿那翻奇怪的话。

“薛婆婆,那个——他是什么意思?我不能回家了么?要一直住在这里吗?”

薛婆婆拿湿布帮悠悠擦拭着额上的细汗,听到她的问话,手一震,面色沉重的坐在床沿。“你意外出现,我只说等你身子好一些,许多事再跟你细讲,没想到今日……也罢,早些把族里的一些规矩告诉你,也免得你日后出错。”

“族里——有什么规矩?”悠悠怯怯的从被子里露着小脑袋问。

薛婆婆凝视着悠悠良久,才幽幽吐出一口气,“这样吧,我先给你讲一个故事。”

第七章 【不能说的秘密(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