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53章

  “不识抬举!”简洁打完之后柔着手狠狠的说,看来,她真是使了不少的劲。虽然故意压着的嗓子,但却仍能听出她的怒气。

代萱没有说话,她只是不想在这个时候再让宇翔为她担心,这一巴掌她应该挨,宇翔没有打她,反而让她心里不舒服,好,这下,心里痛快了。

“说话啊!你哑了?到底怎么回事?”简洁扯着她的衣服闷喊着,代萱仍然看着窗外,那个粉色的音乐盒仍然有脑中轻轻唱,简雨萱的笑容仍然灿烂着。

“是因为简雨萱,因为我打摔了他珍爱的东西”代萱轻轻的说着,似乎在对自己说,也似乎在给简洁一个代待,不然,看起来,她不肯罢休。

“最珍爱的东西?”简洁纳闷,是什么呢?怪不得刚才进去劝他时,他像一头被惹怒的狮子,眼睛血红,似乎要攻击任何会接近他的人。

“呵呵,他最爱的仍然是简雨萱,对吧?!”代萱转头,用征求的语气望着简洁,或许她会给自己一个最确定的答案吧,白天,她不是那么讲的吗?

简洁没想到她会这么说,身体微微颤了一下。

“对,所以,你没有任何机会,对他来说你只是一个工具,最多,也是一个床伴而已,如果我是你,宁可去死!”简洁越说越气,是,他是爱雨萱,但他对眼前这个女人似乎有所不同,她不能让这个女人得逞,即使自己得不到,也不能让她得到,她凭什么会胜过自己?

五年的陪伴,竟然没有得到他的青眯,而她?这个平凡的女人,她算什么?!

“床伴?只是床伴?”代萱纳纳的重复着,眼泪不听话的涌出。

“不管是什么,奉劝你早点儿离开,否则伤害的是你”简洁看她的表情,似乎稍稍平静了一些,不管怎么样,能刺激到她,也算是没有白来,她没有心思在这里跟这个女佣谈什么,女佣?不对,宇翔说过,她是他的情妇!情妇?呵呵,多讽刺的名词。

如果有可能,自己宁愿做他的情妇,哪怕只是做他发泄的工具,可是,即使这样,他也没能给自己机会。

低贱,自己怎么会有这种低劣的想法!

可是,心里真的这么想吗?

简洁被自己的想法吓着了,一切平静了下来,她能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好像什么秘密被发现一样,简洁慌张的逃开。

“啊……”转头之际,简洁撞到一堵墙,而这堵墙似乎是有温度的。

“你在这里干什么?”戴宇翔冷酷的声音,让本就不温暖的房间里更加的阴冷。

“我……,我是来看看代萱,她……,她心情不好”简洁像做了什么坏事被当场抓住一样的紧张、结巴。

“出去!”戴宇翔仍然冷淡,似乎对于她对代萱的关心并不在意。

简洁匆匆离开,他的语气说明,他不需要什么解释,更不需要她在这里出现,所以,知趣的离开是她最明智的选择。

第53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