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章 预言的兑现之阻挠

  “放下她!”

秦潇那把未曾出鞘的剑---擒龙制凤剑首次出鞘。生冷决绝的表情,倔傲不倨的气势。擒龙制凤剑是由千年寒冰玄铁所铸,奇寒无比。那剑就像一块冰一样地从背后架在楚天的脖子上。一阵奇寒之气透过脖劲直袭脑门。楚天立住前行的步伐,没有回头。

“你们非得逼她走上不归路才甘心么?”

这句话仿佛是透过这把千年寒冰宝剑直达秦潇心中的。隔着千山万水,隔着天涯海角,即使秦潇的心再冷,再冰,再遥远。他也没办法逼迫自己对红尘无动于衷。会逼她走上不归路么?会么?秦潇的心在听到这句话后反复地想着。脸上的表情仍是冷得毫无温度,可内心的某一部位却早因此而柔软下来。那是男儿对女儿的铁血柔情啊!

为了这句话,秦潇的剑慢慢地放下来。不为别的,只为她!只要她愿意,只要她平安,做什么都值得!一声铮响擒龙制凤剑如闪电般地往凤天门的方向射去,却让一个身影急若风云地用力制住。

两把宝剑相碰,撞出无数耀眼的剑花,似烟花般在半空中击出最绚丽的色彩。美丽!耀眼!绚灿!最后又一声铮响两剑齐声落地。制下擒龙制凤剑的是余香魂的湘剑。

“喷!”

“姐!”

余香魂因内力消耗过多,不由口吐鲜血,虚弱地倒了下去,脸色苍白毫无血色。秦潇一惊,第一次开口叫出了一直想叫的‘姐姐’。这个与自己平起平坐,功劳不在他之下的亲姐姐。

秦潇扶住她的刹那,眼神里分明写着:为什么。而余香魂的浅笑在告诉他:他们是臣,剑是他们的标志,没了它,他们拿什么来保家卫国?

“潇儿,原谅姐姐!”

一滴泪滴在秦潇的手背上。一切尽在不言中,无语已知意。他们姐弟二人即使不曾正面谈笑,可对方在彼此心中的分量却深得让人无法抽离。他们是一体的,就像擒龙制凤剑与湘剑原本是两剑一体的潇湘双剑一样。即便曾经分离,最后仍然还要合一的。

“凌楚天!即便你是龙吟之主,你也不能把她带走。”

魔蓝无声无息地挡在楚天的面前,无表情的脸,毫无情感的语气。只有在看到红尘仍自在地睡在楚天怀中时才显出些许的温柔。她睡得倒挺香!

“嗯,好吵啊!吵什么吵!还要不要让人睡了?”

红尘昏沉沉地呓语着,凶凶地骂道。睡得确实够甜的。楚天不由轻笑出声。她真的有趣得没话说呵!

“乖!不吵了,不吵了。我们回家去!”

楚天轻柔地哄着,完全不在意魔蓝的阻挠。听着楚天的哄睡,红尘更加像小猫一样地偎在楚天怀里。管它天塌不塌,睡觉最重要!这是红尘梦里的至理名言。

“如果她愿意,我会陪她一起去比斯兰走一趟。”

楚天绕过魔蓝的身边,在擦肩而过的瞬间如是地说道。却听红尘在梦中迷糊地接道:好啊!我要去古英国玩玩!见她梦里还能跟他对话。楚天不由摇头失笑。却被一声“天哥”的呼唤硬生生地停住了前行有脚步。

第六十章 预言的兑现之阻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