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六章 爷爷驾到,隆重的订婚典礼(十)

  围绕着孩子的问题,他们的谈话不欢而散。香颂始终不能接受他的做法,小孩子就应该跟父母在一起生活,不然就会像自己的童年一般凄凉。所以不管童奕磊如何妥协着谈条件,她都做不到若无其事的介入他和颜止静之间。

但是只有她自己知道,心中暗藏的汹涌。那是一份热切的渴望,渴望他真能够为她毫不留情的扼杀掉一切影像他们在一起的因素。

还好,良知仍占据着主导地位。

童奕磊拿她没辙,不过他想做什么也不会完全顺从她的喜好,只是无奈的走出了休息室。

香颂补了个妆,也便走向会场大厅,却不巧在楼道里遇到了颜止静,手里推着婴儿车,朝自己讪笑道:“香颂啊,你怎么在这里,爷爷找你和磊子好久了。”

她哦了一声,并没有太多话,要对这个人说。

刚刚迈开步子往前挪了一步,余光却发现颜止静推着婴儿车的手霎时松开,她惊恐的回头望去,只见,精致的小车刹不住车的往楼梯下滑去,颠颠簸簸,折腾的里面的婴儿大声哭了出来。

来不及愕然这名母亲的恶毒,香颂似乎是随着本能反应的往下扑过去,一手抓住车轮,另一手揪住帷幔,连人带车的滚了下去。身体剧烈的撞击着每一层阶梯,五脏六腑激荡的无以复加,却仍然死死不肯放手,她清楚,要是现在放手了,自己受的伤是白受了,小孩搞不好会因为翻车而被撞死撞伤。

到时候,太爷爷那里更是解释不清楚。

突然,小车因为前方的一股力道,停了下来。

香颂惊恐的呼吸着,先是看见一双熟悉的皮鞋,抬头,定定的对上武安心疼且慌乱的眼神,她的心蓦地变得好踏实,有他在,孩子应该是没事了。

“你有没有受伤?”

他急忙把婴儿车安稳的摆在一边,手脚利索的把她扶起来,膝盖和手腕处被蹭破了皮,冒着血珠子,搁在她白净如玉的皮肤上,特别的刺眼。

“我没事,我弟弟呢?”她拍了拍白纱上的灰尘,脚跟着地的时候,猛然一股子钻痛传达脑际。

完了,脚扭伤了。

这是香颂跌倒站起来后的第一个念头,脚腕处即便不动也有种生生的疼痛,再望望那双8厘米高的高跟鞋,摔了一层楼,怎么可能扭不伤呢,只是今晚还得撑好几个小时。

武安用手指弹了下她的脑门,愤愤叨叨的讲:“你还有心情管那小孩。”不过,还是认认真真的把婴儿的全身上下都检查了一边,“他没事,就哭得凶而已。”

“没事儿就好,没事儿就好……”她唏嘘道,头开始晕晕沉沉的。

“你是怎么走路的,连车带人的摔下来。”武安埋怨的问,他并没有看见颜止静推车的那一幕,赶到的时候,就看见香颂两手拽着车从上边滚下来,着实把他吓坏了。

“还不是——”她转头回望过去,那里已经空无一人了。

呵,颜止静还真是跑的快。

“没事,就是鞋跟太高了,不小心滑了一下。”香颂不大想跟他解释太多,以他直爽的个性,搞不好会在会场上闹个鱼死网破。

第八十六章 爷爷驾到,隆重的订婚典礼(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