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四章 漆黑夜幕,他离她越来越远(二)

  晚餐后,童奕磊带着香颂到了北海,夜了,风吹的有些冷,她瑟缩,他就将她搂进自己的大衣里,慢吞吞的走在小路上。

“爸,为什么我觉得你今天回来后,不对劲呢?”

童奕磊眼底的光亮明显的有瞬间的呆滞,身体不安的颤了颤,语气有些僵硬:“没什么……”

“胡说。”香颂顿时停了下来,转过身来看着他,路灯在背后,泛着凄惨的晕黄。

童奕磊张了张口,有些话,竟说不出口,深深吸进一肺的冷空气,眼眶的酸涩总算是适时的遏制住了,他偏头望了望那一湖的池水,冰冷的黑色,一如此时的天空,“香颂,小的时候,我爸爸总是忙于工作,好少有时间回家,当然他也不愿意回这个家,所以只有爷爷,每天陪着我长大,他会在周末带我出来玩,买糖葫芦,买好多好多我想要的东西……”

话到这里戛然而止,香颂失神的望着他,觉得他此刻像一阵风一样。

他又转过来凝着她,眉头紧紧皱着,一脸的悲痛,“可是他给我再多的东西,也给不了我一生的幸福,因为我是童家的男人,童家的男人注定只能为锦和而活着。”

这些话是他从来不曾跟任何人说过的,一直埋在心底好多年,好多年,久到他已经记不得还有这么一个小小的心愿,久到他觉得自己已经足够坚强到麻木的地步。

“你也可以选择不为锦和呀?巴菲特的公司还不是传给外人,不传给他儿子吗?”她眨着闪亮闪亮的眼睛,答的理所当然,可她忘了,这里是中国。

他笑笑,全当是个笑话,不过有那么一瞬,他希望她讲的话,会成真,哪怕拿走他现在拥有的一切,换来自由选择的权利,他也毫无怨言,“无论如何,我都不可以违背爷爷的意愿。”

香颂看着他笑的弧度,蓦然凄楚起来,知道他背负了太多太多的责任,所以心疼也无奈,因为出生是谁也无法改变的,可素来坚定的他,十多年来第一次在自己的面前流露出这般无助的模样,着实让她神经时刻保持着紧绷的状态,“爸,你告诉我吧。”

童奕磊眼神微眯,心里陡然一沉,横竖她迟早都会知道,“我非得和颜止静订婚。”

香颂的身体一震,她几乎不能接受的药昏倒过去,只是死死的咬着下唇,不让自己在他面前流露一丝的柔弱,“为什么?为什么说是非得?”她觉得此刻说一个字喉咙里都疼得刀割一般。

“因为……”他悠的说不出口了,仿佛一块大石头卡住了。

“因为太爷爷逼你的?”她问:“还是因为他知道你和我的事?”

他不答,只看着她,她慌了,使劲摇着他,问到底怎么了,歇斯底里,眼泪断了线。

她的脸惨白到见不着丝毫的血色,童奕磊看着却焦急到不知道如何说起,猛的抓住她的手不断用力,拽进自己的怀里,紧紧抱住,连同那颗不断皱紧的心,害怕失去的紧张感,“颜止静有了我的孩子。”

猛然间,香颂沉静了下来。

第七十四章 漆黑夜幕,他离她越来越远(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