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六章 梦里花落,我会背你一辈子(四)

  一路上,童奕磊都是用走的,他不叫计程车,香颂也不多嘴,她宁可这是一条没有尽头的路。

可越是这么期望,就越是接近绝望,卢浮宫在前方若隐若现,她知道,终点已经不远了。

她把头耷拉在他宽厚的肩膀上,笑呵呵的说:“爸,你要能一辈子都这么背着我,该多好!到哪我都能不用自己的两条腿了,多省力啊。”

后面的一句话,是她硬添上去的,一个女儿对自己的父亲说话跟个情侣肉麻缠绵似的,想来也觉得奇奇怪怪。

童奕磊呼吸声放重了些,说:“那等爸老了,背不动你的时候呢?”

香颂很固执,“不会的,爸你是喜马拉雅。”

“可爸也会老。”过了三十,他心里别扭的在意着自己的年龄,同女人一般的心态,每增长一岁,心里都会慌乱一阵。

他的话里有叹息,香颂听了,突然觉得特沮丧,特伤感,恍惚间,横在他们之间的,不只是身份,还有时间。当他白发苍苍的时候,她还青丝如缎,而当自己华发化作白雪之时,他却不知道已经离开多少个轮回。

吸吸鼻子,她把他搂得更紧,整张脸埋进他的脖颈里。

“香颂,过年时,颜夫人想见你。”

他说的很轻很冷,可额头上却现出了青筋。

香颂知道他口里的颜夫人是指的谁,叶华宜,她让自己管她叫奶奶,可童奕磊只让叫颜夫人,“爸,她要见我干嘛呢?”

“没事儿,就见见。”

他口里的见见,在她心里,却异常沉重,长这么大,她总共只见了那女人两次,可叶华宜那双阴鸷的双眼跟刀刻似的,烙在了自己的心里,阴魂不散。

“爸,你会护着我吧。”

童奕磊微微侧过脸,鼻翼贴上了香颂的眼睑,最近的距离,她如水的眼睛,就那样凝视着自己,问得像一个寻求庇护的孩子……她本就是一个孩子,自己的孩子。他最终笑了笑:“当然会,谁让你是我女儿。”

“那你会一辈子都护着我吗?一辈子只疼我一个人吗?”

她问的很轻,敛着呼吸,生怕听不到他的回答。

童奕磊一时语结,她说的你,让他有一丝的模糊了彼此的界限,可无论是作为父亲还是男人,答案都是一样的,“我会护着你一辈子,一辈子只疼你一个人。”

香颂笑得灿烂,却摇了摇头,“爸,你真会撒谎哄人开心。”

“我什么时候骗你了。”他眉心堆成一小山。

“爸,你以后会娶老婆,会有自己的孩子,你以后会疼你的老婆,也会疼自己的孩子,怎么可能一辈子只疼我一个人呢。所以,你撒谎了。”她始终在笑,眼里涌起一股晶亮,在夕阳下陡然黯淡,消失,“不过,我还是很开心爸你会这么说。”

童奕磊愣了愣,笑了。

他想说,我会背你一辈子,护你一辈子,只疼你一个人一辈子。

然而,好多的一辈子,就堵在了她的话语中。

一辈子,很远,远到未知,可是人们还是喜欢说一辈子,好像说着说着,就真能走完一辈子。

第三十六章 梦里花落,我会背你一辈子(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