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 午安武安,他连名字都弄错(二)

  小巷窸窸窣窣有人们往来的声音,香颂卖力的准备早餐,简单的煎了四个蛋,切几片火腿,涂一层酱,合上土司,法式三明治粉墨登场。她是饿坏了,大口大口的风卷残云,而对面的武安却只是安静又无辜的盯着,干留口水。

“喂,别只顾你自己啊。”等她吃完一份三明治的时候,他终于忍不住了。

香颂猫般的瞄了他一眼,慵懒的答:“没空,等我温饱了再喂你。”

武安的唇抿成了条像小山包一样的弧形,他觉得童香颂就是那火柴头,指不定往哪儿擦一下,得,打着火了,正好自己又是一堆干柴,把火焰搁干柴上,就是“干柴烈火”,若是让火再烧一会,干柴一定得变焦炭。

又过了十分钟,香颂满意的捋了捋自己的肚皮,喝完了剩下不多的牛奶,“真畅快。”

“童大小姐,你畅快过了,是不是可以解决我的温饱问题呢?”他问的无比压抑,尽管脸上还是有一丝看似温和的笑意,酒窝隐隐若现。

“看你挺乖的,就赏你了。”她拿起三明治,靠近他的口,笑的没心没肺。

民以食为天,武安看着粮食,虽然心里始终郁闷,但也不便发作,一口一口的咀嚼吞咽。他的胃必须说句真心话,她做的东西真TMD好吃。

两人维持了一小段时间的沉默,武安吃着,香颂喂着,偶尔拿纸巾替他擦去嘴边沾到的酱汁。她第一次冷静下来与他和平相处,其实他相貌很干净可爱,乌黑的短发,有东方人的特质,也有欧洲人特有的深刻轮廓,尤其是深陷进去的眼睛和高高耸起的鼻梁,水蓝色的眼眸,特别的迷人。

“你爹妈怎么给你取一女孩子的名字呀?”闲着无聊,她突然想起警察说他的名字是ANN。

“我爸。”他狠狠咬了一口,三角形的面包块顿时缺了一角。

“那你姓什么?”

“午啊。”

“WU?”香颂疑惑:“法国有WU这个姓嘛?”

武安看着她,解释道:“我爸是中国人,姓午,母亲是法国的,叫ANNE,所以他就给我取名叫午安,Bonjour(午安的意思)。”

“怪不得我觉得你身上有我们东方人的气质,原来是半个老乡。”香颂不由的点点头,却在那句Bonjour到达耳膜的时候摇了摇头:“你姓午,不是武松的武,而是中午的午?”她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姓氏,乍一写,跟牛字长的差不多。

“有区别么?”武安不明所以,他或许能说上几句不连贯的中文,但却只字不识,而法国的护照上写的就是字母ANNWU。

“当然有区别啦,你爸没告诉你是哪个WU吗?”她有些惊讶。

“我出生没多久,他同爷爷奶奶出车祸,过世了。”他送进一口牛奶,吞咽,喉结鼓动,“我妈说,爸爸常开玩笑,讲他是武则天女皇的远方亲戚。”

“那你就是武则天的武,武安,不是中午的午,天啊,你把自己的姓氏都搞错了。”香颂额头狂汗。

第十四章 午安武安,他连名字都弄错(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