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七章 纵使相逢应不识(2)

  空荡荡的休息室里平静的有些诡异,化妆镜里映射出的两个人面对面站着,良久都没有说话。一向暖调的灯光不知怎的竟白亮的有些刺眼,“噗”的一声,似油尽灯枯一样竟忽然灭了。

舒舒一惊,因为紧张不知该如何开口而交缠手指的动作也忽然停了下来。

“以宁,其实,可能你很难相信……”

“你是舒舒,对吗?”以宁忽然打断。

舒舒先是微微点头,后又抬起头,正视以宁,异常肯定的说:“是,我是!”

“你这死丫头,到底怎么回事啊?”以宁有点气急败坏的拍了拍舒舒的肩,声音因为太过激动似乎也带了点哭腔,“知不知道我们多担心啊!你……该不会是整容了吧?”

眼泪毫无意外的流了出来,舒舒抱紧以宁,不知道应该怎么形容此刻的心情,惊喜感动和愧疚交杂,但更多的却是一种无法言说的轻松。

“对不起,对不起……”

两人像十几年未见的朋友意外重逢一样抱头痛哭,过了一会儿,哭声渐止。看着双方都哭花了的脸,两人很有默契的相视一笑。

“你不是真的整容了吧!”以宁胡乱的抹抹脸,又帮着擦了擦舒舒还在流着的眼泪,顺便捏了一把她的脸,“不对啊,整容也要有恢复期的吧!到底有什么不能跟我们说的,你当朋友是假的啊!”

“真的对不起!”舒舒握住以宁的手,“具体的我不能说,总之你们相信我,很快就会恢复正常的!”

以宁脸色一僵,略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正在犹疑到底应该接什么话的时候,门忽然被人大力的踹开。

朔遥穿着一身蓝色的运动服,双手插在衣袋里,不耐而桀骜:“搞什么?”又快步走向她们,一把拖住舒舒的手:“走了!”

以宁脑中忽然响起少时被妈妈逼着要背的《红楼梦》经典片段,有一段是描写宝玉的,记得初时背的总是断断续续的,可是此刻却异常清晰的浮现出来。

遥遥若高山之独立。其醉也,巍峨若玉山之将崩。身躯凛凛,相貌堂堂。一双眼光射寒星,两弯眉浑如刷漆。胸脯横阔,有万夫难敌之威风。语话轩昂,吐千丈凌云之志气。心雄胆大,似撼天狮子下云端。骨健筋强,如摇地貔貅临座上。如同天上降魔主,真是人间太岁神。

“真是人间太岁神!”没有在意,以宁竟轻轻地念出声,后又懊恼的捂住嘴,自己到底在做什么啊?

“他是谁?”看着就要被拽着出门口的舒舒,她忽然回过神来,追上几步问道。

“他?”舒舒一面努力试图稳住被朔遥拽着的身子,一面回头微笑的想要解释,“他叫朔遥,是我朋友,具体的现在不能说,总之以后你就会明白的!”

朔遥!以宁没有再追,心里轻轻的念着这个似乎有点拗口的名字,逐渐的心中的涟漪越来越大,仿佛都盖过了舒舒那略显神秘的转变。

晚上,以宁站在窗前,心情颇好的看着异常灿烂的夜空,伸出手指比了比月亮的方向。月亮也只不过是大一点的星星而已,朔遥,你又能有多遥远,还不是这样简单的就联系上了么!

在以后的日子里,以宁常常想,如果早知道此刻随着逐渐加深的暮色而侵袭进心底的名字,会让自己的人生产生那样的变化之后,她今天还会不会去找舒舒?又或者说,如果今天没有签名会,如果舒舒没有承认自己的身份,如果她没和竹子一起去八福村,如果她没捡到那个水晶苹果吊坠,如果那天没有去相亲,甚至说如果没有和舒舒她们成为好朋友,那自己和她们的人生又会不会是另一种完全不同的际遇呢?

第三十七章 纵使相逢应不识(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