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八章 因为不想离开,所以无法放弃

  因为白天下过雨的关系,夜晚的海边空气很是清新,星星也仿佛靠的很近很近。

朔遥坐在岩石上边打着哈欠边看着弯着身找东西的舒舒,“你到底叫我来干嘛?要是要我帮忙干嘛不说,知不知道今天大结局啊!”

“你很没良心哎!”舒舒直起身,一手捶着腰一手指着闲的发慌的朔遥,“我还不是怕你觉得我重色轻友,再说了,我有问你要不要跟,你也可以不来的啊!”

忽然又想起什么似的快步走到他跟前,“你一定有阴谋!怎么会说帮忙,肯定是要骗我许愿对不对?你想快点摆脱我啊!切,真没良心,亏我把你当朋友,还花了大把银子给你买了个手机!你就省省吧,要摆脱我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朋友?这样就是朋友吗?他拿出口袋里的手机,轻轻的按1。看着那个女人慌张的拿出手机,愤怒的瞪了他一眼后,使劲的按掉,他不由自主的笑了。又用力的再按1,女人看了之后,像变成了个喷火龙一样,眼睛瞪得比牛都大,还冲他龇牙咧嘴的做了个割脖子的姿势。极力忍住继续按的冲动,他满不在乎的打了一个大大哈欠,把手机放回了口袋。

算了,不想再耗下去了,要回家看大结局呢!他像在伸懒腰似的漫不经心的伸手向空中一抓,又冲舒舒喊道,“喂,过来看下,是哪个?”

舒舒一开始以为他又是在耍她并没有理会,但看他一副很认真的样子,还是没骨气的走了过来。很奇怪,明明他一直给人感觉痞痞的不正经的样子,可是认真起来,却自有一副神圣不可侵犯的威严。也只有在这种时候,舒舒才会深刻的意识到,他真的和她,和任何一个人都不同,他们真的是不同世界的!

“哇!怎么这么多啊!”

“差不多那个时间段这边掉了,你快找,我要回家看大结局!”

舒舒迅速的翻看起来。

戒指,应该不是,这么小,女士的,过。

纽扣,这个纪念什么啊,也不像是以前的款式,过。

发卡,过。

……

这个,舒舒拿起一个坠子形状的东西,不敢相信的翻过来看看背面,后又开心的一把抱住朔遥。

“他没有忘记!他没有忘记!我就知道的,他真的没有忘记!呵呵!”她语无伦次的边笑边喊,好像得到了全世界。

忽然被抱住,她还在开心的直跳,朔遥忽然有种奇怪的感觉,这种温度,似乎以前也曾经有过。可是,在所有的记忆里他分明从来没有离开过灯台啊,难道这中间还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

秦牧歌!那个男人似乎知道一些什么,看来,始终得寻个机会再跟他会会!

夜晚似乎总是过的特别快,就这么一睁一闭就那么容易的被人抛在脑后。它不像白天那么热烈的绽放着,总是那么悄无声息的来,即使再不舍的想要挣扎,也终将无可奈何的去!

舒舒眯着眼看着有些许刺眼的阳光,深深吸了一口早晨新鲜的空气,忽然发神经的冲着大海喊道:“你好!”

“怎么今天这么开心,有什么好消息啊?”夏均柏也不由自主的弯起嘴角,她的笑容和朝气很能感染人,似乎前方就有无限美好的未来,让他也开始幻想起来。

舒舒转过头抿嘴偷笑着一步一步走到他面前。

“你没有忘记那个弹珠,说不定它也没有忘记你啊!”她把手别到背后,身子都轻轻的摇晃着,“或许它一直就在那里,只是在跟你玩捉迷藏,你下次一会去,它就会忽然跳出来吓你一跳!”

什么意思?夏均柏有点摸不着头脑,她怎么好像在讲童话故事一样,笑的似乎连眼睛里都放着光。

忽然,一个熟悉的吊坠摇晃的出现在他眼前。

就这样晃着晃着,好像老家那个总是声音很大的吊钟,又像以前爸爸常坐着看书的摇摇椅。

是催眠吗,为什么总想起那遥远的但却似乎从来未曾在意过的事?还是,这本身就是一个幻觉?

第二十八章 因为不想离开,所以无法放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