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天上掉下个阿拉丁(5)

  咻—

砰—

劈里啪啦!劈里啪啦!

一朵朵烟花绽放在夜空上,照亮了整个C市,也照亮了在公司年会中穿梭的男男女女,然而最吸引人目光却是她。

公司高层领导笑着对她举杯,“舒舒就是我们公司的骄傲,是公司的名片!大家都要向舒舒学习,多做实事,不要一天到晚就想着怎么忽悠领导,搞小动作。”

“呵呵呵,哪里哪里。”她一边含蓄的笑着,一边有礼的感谢同事的道贺。

“舒—舒—”熊掌边叫边飞奔到她面前,“谢谢你!谢谢!以前我那么对你,你居然大人不计小人过,你这么有德有才,以后,请让我跟随你吧!”

“好吧,熊掌,既然你这么有诚意,以后就跟着我吧!”

“熊?我姓牛啊,啊~哈哈哈,你真幽默!”

呵呵呵呵呵

……

朔遥双手交叉在胸前,倚窗站着,盯着这个躺在床上第十七次傻笑,却没有丝毫从梦中转醒迹象的女人。他有点怀疑,对于这个人,他是否应该用女人来形容。啧啧,又流口水了,哎~呀,好家伙,这个翻身把被子整个蹬下了床。

朔遥终于决定不再等女人自动醒来。他用脚踹了踹女人的肩,“喂,醒醒,醒醒。”

“呵呵呵,好说好说。”女人摇摇手。

他叹了口气,又用力踹了踹她的腿。

有人在踹她,舒舒睁开眼。

咦,怎么有个男人在家里,她不知道应该怎么形容,这个人好像时尚杂志里那些顶尖奢侈品广告上面无表情却俊美的无可挑剔的平面模特,又像网上那些PS的没有任何瑕疵却根本不像人类的小说封面男主角。

朔遥收起脚,走了两步,来到床前,蹲下,对她微微一笑,“你好!”

舒舒想,她一定是在做梦吧,这个男人的牙齿很白,却比牙膏广告上白的刺眼的牙多了一些温度,像是刚落下的雪。嘴角上还有一个不是很明显的小酒窝,因为笑,他的眼睛有点眯着,透过窗,似乎有阳光在他的睫毛上跳舞。

“你-好-”她下意识的挥挥手,分不清是在梦里还是在现实中。

这女人胆子还挺大,好像有点意思,朔遥开始有点感兴趣了。

自从他有记忆开始,就一直住在一个灯台里,他知道自己可以实现人的愿望。可是奇怪的是,这么多年以来,他好像一直像被什么无形的东西封印住一样,活动范围只有灯台周围大约三丈的距离。他也曾经尝试想冲破束缚,可无论怎么努力,最后总会反弹回来,后来他又想,是不是因为他还没有给过人愿望,不是总有人说什么神仙要帮助人之类的废话,或者,他实现某个人的愿望之后就可以自由的活动。

于是,在一开始的两百年里,在能活动的范围之内,他总是很忙的闪来闪去。一会儿飞到这个人面前,一会儿飞到那个人面前,趁人睡觉的时候尝试进入梦里或者在人耳边念叨“发现我吧发现我吧,你很幸运,我可以实现你的愿望”

然而不知道过了多少年,始终没有人发现过他。

他在很多地方待过,书房、寝室、客厅、厕所甚至垃圾场他都住过,见过很多人,看了很多事,也经历了很多朝代的更替。在来到这里之前,他甚至在上一家还学会了线性代数。

昨天晚上他和以往一样打坐吐纳,忽然头上一紧,好像有很多股气流在脑中不停地乱窜,有什么东西似乎就要破茧而出,但很快就消失了,不舒服的感觉也没有了,随后他发现自己竟然坐在了地板上。

不同的触感起先让他很不适应,忽然,一个女人的手搭在了他的肩上,他拎起衣角把手扔回去。

咦喂,他能碰到了,这回是真的!他又伸手戳了一下女人,她呶囔了一声,翻了个身,继续睡觉。

朔遥看着还在傻笑的女人,想想昨晚在自己身上发生的事,觉得有点不可思议,莫非这个一脸花痴相的女人才是那个传说中的有缘人?

她的脸上还有凉席的印子,刚刚及肩的头发有点蓬松的凌乱感,脸很白,圆圆的,像热气腾腾的包子。看起来好像很好吃的样子,他不由自主的伸出手,使劲地捏了一下,嗯,跟想象中一样。

“啊!好痛!”舒舒摸着脸直起身来。

“啊!————”

第五章 天上掉下个阿拉丁(5)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