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四章 未见即别(3)

  听到月盛朝柔声安抚,感觉到疼痛稍微缓减语柔松开紧咬的牙齿,感觉到一股热流从下身涌出,她惶恐的睁大眼睛,面若死灰。月盛朝见她一时眼光呆滞连痛苦的感觉都没有,连忙轻拍她的脸:“柔柔,怎么了?快告诉我。”

大夫背着个箱子疾步赶来,随同赶来的小喜瞅见语柔下面的白色轻纱罗裙染红一大片害怕的哭出声来。大夫上前单膝下跪的把脉,片刻对面带忧色的月盛朝道:“殿下,胎儿没了。”

“胎儿没了?怎么会没了?刚才还好好的!”月盛朝搂着倒在自己怀中没有任何动静的语柔,大声责问。

“这、、、”大夫迟疑着,又替语柔把脉接着回答:“殿下,如果微臣没有猜错,刚才柔柔小姐应该服下了堕胎药。”

月盛朝不顾风度大声喝叱:“放肆!胎儿是本王将来的儿子,怎么可能给柔柔服堕胎药?”

大夫瞅到一旁的小白玉瓷碗,弯腰过去用手粘了点残留的药汁放在嘴中微尝:“殿下,柔柔小姐刚才是否服过这碗药?”

月盛朝的剑眉皱起来,难道药有什么问题?因此盛怒道:“给柔柔安胎调养身子的是你们,现在说药里有堕胎药的也是你们,我焰月皇宫是不是养你们一群废物?还是你们根本存心加害?”

大夫和小喜闻言急忙跪下,不安的接受月盛朝的怒气。焰月皇宫内,谁都知道月盛朝是个温文优雅的主子,现在一反常态对下人大声喝叱不说还未经查明就说加害,足可见语柔在他心中的位置。大夫嗫嚅着:“殿下,微臣等确、、、确实一直给柔柔小姐开的是安胎养神调养身体的方子。药中怎么、、、怎么会有堕胎的一味,微臣实在不知,请殿下恕罪。”

语柔身子软绵绵的靠在月盛朝的怀抱中,不着一言不出一声,脸庞苍白似纸,晶莹剔透的泪水一行又一行,伤心欲绝的样子让人不忍多睹。这时,焰月太后踏着莲步赶来看语柔的样子就明白个七八分,一阵凄然后转向似乎已失去主张的月盛朝身旁:“皇儿,先抱柔柔进房间。母后安排女医来替语柔清洗换衣。”

月盛朝看太后一眼,缓缓抱起语柔,边走边轻声说着:“柔柔不怕,我们先回房。”

太后朝跟着自己过来的贴身仆妇道:“玉蓉,你赶快去请一位医术可靠的女医,立马传到吟箫殿。”仆妇领命而去。看到地下跪着的两人,太后问道:“刘大夫,柔柔为何会如此?”

“回太后,柔柔小姐先前喝过的药汁中含有成分颇重的堕胎药导致她腹中胎儿不保。”大夫对着冷静的太后说话顺畅多了。

“小喜,这碗药是你端来的?”太后再怎么悦耳的声音此时对于小喜等人也是苛责质问。小喜的泪水洒了一地:“回太后,是小喜给柔柔小姐端来的,但是奴婢绝对不敢加害柔柔小姐。况且柔柔小姐一向待我们极好。”

太后凝视着两人似乎没有什么破绽,决定先还是去房间内安抚两人比较重要,沉声道:“玉蓉一带到女医立马请他们进来。”说过让两人起身,自己则朝房间内走去。女医不久便到,请太后和月盛朝出去静候外只留下几个丫头帮手。年过半百的女医熟练的撕开语柔的衣裳,先喂语柔喝下一小杯麻醉药剂,然后开始忙碌起来。

月盛朝在外屋来回的踱着步子,看着端进去的清水都变成血水的出来,眉毛拧到不能再拧。几次想冲进去,都被太后拦下:“皇儿,柔柔与你并未完婚,你现在进去很不适合,若她日后知道肯定心存芥蒂。”

“哎呀,母后,都什么时候了还管什么芥蒂不芥蒂呀?我只知道自己现在心如火燎,想一直陪在她身边。”月盛朝失去往常的淡定从容。

焰月太后还欲劝阻,女医带着丫环们出来。把高高挽上的袖子放下道:“太后,殿下,小姐现在极需要静养,所以务必安抚好她的情绪然后加以调补。”

“你,去开最好的方子呈来给我过目。”月盛朝指着一直惊恐立在门口刚才给语柔把脉的大夫,不怒而威:“如果再出什么事,我想你们知道是什么下场。”

大夫和女医一并退下,月盛朝搀着太后走到语柔的床边,躺着的语柔脸色依然苍白,长长的睫毛此时比平时更加大眼,红唇有些干涸,泪痕犹现。

“母后先回去休息吧,这里我来就好。”月盛朝坐在床边,手指轻拂语柔的脸颊,神情落寞。



第七十四章 未见即别(3)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