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06、敏感女人心

  文丽整个下午都在做思想斗争,在办公室里面焦躁不安的走来走去。燕子打来电话:“文丽,王维翰昨天做手术我有事没有去看他,听高晃说他已经醒了,我想起看看,你去不去?”

文丽一听王维翰已经醒了,心中一阵高兴,“那好吧,我们一起去!”

文丽和燕子来到医院的时候,梁婕和王维翰的母亲也在病房里。文丽和燕子轻手轻脚的走了进去,王维翰妈妈轻声对她们说:“刚睡了!”文丽点点头,故意没有去看梁婕的脸。

“华老师,谢谢你来看王维翰!你对王维翰的好我会记住的,我以后一定好好的报答你!”梁婕冒突突的说了这么一句,文丽一下僵直在那里。

燕子很藐视的看了她一眼,对文丽说:“既然王维翰睡着了,我们改天再来看他!”燕子说完拉着一脸尴尬的文丽往外走。

“文丽!”王维翰突然叫了一声。

文丽不敢回头,因为泪已经涌出了眼眶,只好背着对王维翰说到:“你醒了就好,我就是来看看你。那天的情况,即使是陌生人都会出手相助,请你们不要再说感激我的话,我会承受不起。祝你早日康复,祝你们幸福!”文丽说完拉着燕子急匆匆走出病房。

燕子气哼哼的对泪流满面文丽说:“你管那个那个醋罐子干什么,她说话不会说,难得你还不会听啊?”

文丽不说话,只是急速冲出医院,匆忙上了自己的车。燕子跟过来坐进副驾驶,满脸歉意的说:“今天真怪我,我不应该让你过来的。”

文丽擦干眼泪,对着燕子苦笑了一下,“不怪你,其实我自己也想来。”

“看那个梁婕的样子,好像她已经是王维翰的老婆似的。”燕子还是气哼哼的。

“哎,我们不去管他们的事情了,王维翰已经清醒了,我们尽到做朋友的份也就行了。”文丽说完整理了一下衣服,深深的吸了口气,微笑着对燕子说:“我们出发吧!”

王维翰在医院里面又躺了半个月,文丽始终没有露面,王维翰知道梁婕的话深深的伤害了这个自尊女人的心。王维翰感激梁婕这一段时间对自己的关心和照顾,多次对她说:“你安心上班,有我父母照顾就够了。”但是梁婕依然每天在不上班时间,都守在王维翰的病房中,整个医院都已经知晓了他们的关系。王维翰心里十分的压抑,基本康复后就坚持要出院回家休息。

文丽经过一段时间的思想斗争,觉得如果搅合在殷猛、梁婕和王维翰之间的感情漩涡中,会十分的疲惫和尴尬,她暗下决心要跳出这个深坑。殷猛从燕子那里得知了梁婕那天在医院对文丽说的话,知道文丽一定备受打击,专程赶到文丽家里来宽慰她,没想到文丽却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沉重。文丽熬了一壶香喷喷的咖啡,和殷猛坐在客厅里面闲聊着。

“这几天我也仔细想了,梁婕为什么这么害怕王维翰和我死灰复燃。”文丽微笑着说。

殷猛微笑着看着文丽不说话,眼睛里面是期待下文的表情。

文丽被殷猛的样子逗乐了,忍不住笑了起来。“别那样看着我,难道你信任不过我?”

“呵呵,”殷猛放下手中的咖啡杯,笑着说:“我当然信得过你,只是梁婕的观察能力可谓天意第一,而且她的猜测能力和想象力也是出奇的好,所以我很有兴趣听一听。”

文丽优雅的笑了笑,“其实原因就在她自己身上。”

殷猛一脸的困惑和不解,“在她自己身上?这我倒是不理解了。”

文丽也放下手中的咖啡杯,调整了个舒适的坐姿,微笑着说:“虽然你没有详细的讲过你和梁婕的过去,但从你偶尔的讲述的故事中我判断梁婕是一个非常多疑的女人。准确的说就是她对爱情没有自信心,特别怕失去,所以想牢牢抓准。她与你在一起的时候患得患失,而王维翰是个比较专情的人,她与王维翰在一起也一样患得患失,说明问题不在你们身上,而在她身上。”

殷猛一脸的如释重负,“哎,总算有个明眼人啊!”

文丽咯咯的笑了几声,“先别得意,问题的根源可能与你有关。”殷猛立刻变成了一脸的无辜,文丽又咯咯笑了几声,“当然也可能与你无关,你只是一个受害者。”

“好了,你就别买关子了,说来听听,”殷猛被文丽说得有点坐不住了。

文丽品了口咖啡,悠悠的说道:“其实前年雪山回来的时候,你向我提起梁婕,我已经对你说过。梁婕之所以对自己身边的男人如此不信任、不放心,是因为她的心里面对感情不信任、不放心。这可能是她曾经受过伤害,失去了对爱的信任。比如你曾经的背叛,或者是她小时候体会过深刻的来自亲人的感情背叛或欺骗。从这方面来说,她也是个可怜的女人,只有身边有一个懂她、爱她,并能够开导她的男人,他们才能够真正得到幸福。”

殷猛听完文丽的话,陷入了沉思。他想着和梁婕的过去,想着眼前这个女人和自己可能的未来,想着多多的成长,心情十分的复杂。

106、敏感女人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