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96、高晃结婚(二)

  文丽故作轻松的说:“你们是我最好的朋友,我的什么事情隐瞒过你们。前一段时间我之所以不愿意现在告诉你们,是因为我自己还没有把这件事情放下,真要给你们讲,我一定带太多的情绪。你们知道情绪也是可以相互污染的,想我这样一个善良的人,怎么忍心污染你们的大好情绪呢,哈哈。”

燕子和小雯都竖起耳朵在等文丽的下文,只有高晃突然一脸正经的说到:“什么污染不污染,你不是说过‘快乐分享就变大,痛苦分享就变小’吗?给我们简单说说吧。”转而高晃有笑着连说,“当然,哪些你不愿意公开的情节就跳过。”

高晃话音刚落,小雯又用手肘碰了他一下,燕子和文丽也被逗乐了。

文丽笑了笑,看着高晃说:“高晃,你还记得去年我搬家前约你说过一件事情吗?”

“哪件事情?”高晃举得文丽找他的事情不少,不知道她具体指的是哪一件。

“关于转款单的问题。”

“喔,知道。你继续。”

“那个叫唐君依的女人,就是王维翰的前妻。”

“啊?”高晃的吃惊程度不亚于当时文丽听到黄晓澜爆料时的程度。“世界上真有这么巧的事情,这也未免太巧了吧!”

燕子和小雯面面相觑,一脸迷雾。燕子忍不住问:“你们在说什么?我们怎么听不懂呢?”

高晃看了文丽一眼,“还是你自己说吧。”

没想到当听完文丽的讲述,燕子、小雯和高晃的意见竟然如此的不同意。燕子坚持认为邢一凡背着文丽给唐君依悄悄寄钱,是一种不忠诚的背叛行为,不可原谅;但是王维翰自己没有什么错,他和文丽都是被欺骗者,他们在一起是对邢一凡和唐君依不忠诚的最好报复。高晃认为邢一凡给自己的前女友拿点钱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只是不应该瞒着文丽,让文丽受伤害;但是现在真和王维翰在一起就不合适了,夫妻之间的关系还是单纯点好些。小雯则和黄晓澜的观点相似,她认为这就是文丽和王维翰的缘分,缘分注定他们必须要借助邢一凡和唐君依的感情,才能最终走到一起。

文丽看大家争执不休,笑着说:“不管怎样,现在的我感到特别轻松快乐!这就够了,你们说对吗?我现在觉得生活越简单越幸福,心就像开满花儿的树,没有情感纠葛的生活真的很快乐!”

“也是,自己的感觉很重要。”高晃说完看着小雯继续说:“只是我们回去得重新写一张喜帖了,哈哈。”

五一节这天一大早起来,菲儿就特别的兴奋,昨天妈妈刚给她买的粉红色套裙,又缠着文丽给她化妆。这也难怪,今天她有个特殊的任务:跟在小雯阿姨后面牵婚纱。

婚礼现场热闹非凡,小雯和高晃老家都来了不少人,高晃的几个助手帮忙招呼客人,把比较熟悉的人安排在一起。燕子、秦琪、尤勇和殷猛几家人坐在一起,秦琪的身线还很好,根本看不出已经近三个月的身孕。

每一次观看婚礼仪式,文丽都会被新人之间的表白和许诺打动。文丽当然知道誓言也不一定经得起世间的分吹雨打,但是在婚礼上,对一对执子之手的新人来说,此时的任何承诺都是发自肺腑的。也只有发自肺腑的语言,才能引起旁人的共鸣,才能让这些仍然相信世间自有真情在的人为之动容。

看着高晃与小雯交换戒指、互相拥抱,听见司仪对他们的声声祝福,文丽觉得自己心里也是无限的甜蜜。程序进行到双方家长代表讲话了,当小雯的父亲讲到:“感谢我的女婿高晃对我女人的关心和照顾,我养育了她二十六年、陪伴了她二十六年。今天,我就把她交到你的手中,这一生请你带我好好的照顾她、陪伴她……”文丽一直在心底盘绕的泪水涌出眼眶,这是一个父亲对爱的传递。文丽想起自己婚礼上,父亲好像也对邢一凡说过类似的话,当时邢一凡眼含热泪,牵着文丽的手那么的有力。

婚礼仪式结束后,新人在伴娘和伴郎的陪同下过来给客人敬酒。看见高晃和小雯走过来,大家都纷纷站起来,举杯说着祝福和赞扬的话。都说新娘是女人一生中最美的一谈,今天的小雯看起来是那么的美丽,清晰中带着一丝妩媚。高晃代表小雯和大家一一的碰杯,到文丽这里的时候,文丽笑着说:“白头偕老,永结同心,永远幸福!”

高晃微微的点了点头,“谢谢,你也要幸福!”文丽从高晃的眼睛中看到了关心、真诚和祝福,心中充满感激,也充满感伤。文丽转过身祝福小雯,和小雯再次深情的拥抱。就在这时候,文丽看见坐在斜对面那一桌的王维翰,心突然就降到了冰点。文丽缓缓的坐下,脸色一定很难看,因为高晃和殷猛都怔怔的看着她。

高晃和小雯到下一桌客人那边去了,燕子、秦琪和张庆黎大声的讨论着保胎的偏方,黄嘉恒殷勤的往秦琪碗中夹菜,尤勇和老李在议论学校近段时间的人事调整,多多和菲儿神秘的说着悄悄话。就只有文丽和殷猛,各怀心事的沉默着。文丽突然觉得身边的热闹都和自己无关,自己怎么就成了欢乐的看客。

文丽按计划婚宴一结束就带菲儿去爷爷奶奶那里,看大部分客人已经起身告辞,文丽一桌也就散了。文丽拉着菲儿的手走出酒店的时候,高晃在后面含住了文丽,“你要走吗?”

文丽点点头,“我带菲儿去奶奶家,你今天够忙的了,就别为我们分心。”高晃点点头,准备转身离开,突然有站着,“文丽,以后有什么事情记得告诉我,我们还是和从前一样,不要因为我结婚了就改变什么。”

文丽心里一热,眼泪差点掉了出来,她含着眼泪努力的微笑着说“怎么会呢,我们是一辈子的好朋友,这是永远不会改变的。”

高晃笑了笑,没有说话,只是对着文丽和菲儿挥挥手。

文丽拉着菲儿的手往停车场走,“王伯伯!”菲儿突然大声的喊到。文丽这才看见王维翰站在前面给菲儿挥手,文丽心顿时紧缩,呼吸也变得有点困难似地。但是为了不让菲儿发现什么异样,文丽还是牵着菲儿的手继续往前走。到了王维翰面前,文丽笑着对他点点头,“你好!”

“你好!”王维翰也笑着点了一下头。

“王伯伯,伟航哥哥今天没来啊?”菲儿歪着头问。

“他今天和同学出去玩了。”王维翰说完摸了摸菲儿的头,“菲儿今天真漂亮!”菲儿听得心里甜滋滋的。

“都还好吧?”王维翰看着文丽问。

文丽回避着他的眼神,“还好!”她知道自己以其说不愿看他,其实是不敢看。文丽知道自己还没有能坦然的直视王维翰研究而不内心颤动的气魄,从分手至今,王维翰的影子总是会有意无意的飘进文丽的脑海。文丽知道,她对王维翰已经有了一份不深不浅的感情。想很多书上说,忘记一个人就是你能微笑着回忆他/她,不带任何情绪。而文丽现在不是能不能微笑着回忆,是根本没有勇气回忆。

96、偶遇王维翰和梁婕

五一节小长假结束后,文丽的生活进入了一个短暂的平静期。偶尔有热心人为文丽牵线搭桥,文丽都婉言谢绝了。周末王芳过来玩儿,告诉文丽王西贝已经不喜欢那些沉稳的“大叔级”男人,开始和本班一个男生互动了,文丽听后感到很欣慰。

六月份的天气已经有些热了,秦琪由于还有妊娠反应,吃不下食物,有点担心宝宝的健康。虽然没有到检查的时间,还是决定请文丽开车送自己去医院查一查宝宝的发育情况。

检查结果令人满意。从医院出来已经是下班时间了,很多医生护士也拿着饭盒去食堂就餐。秦琪看见别人吃饭,觉得自己也饿了,“丽姐,我们找个地方吃饭吧,我怎么突然饿了。”

“好吧,那你想吃什么?”

“不油腻的就行,多点绿色蔬菜更好。”

文丽想起附件有关蔬菜馆,以前王维翰带她去过。“那就去附件一个蔬菜馆吧。”

两个人进门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服务员把菜单递给秦琪,秦琪认真的低头点菜。文丽随意的四处张望,突然发现王维翰就在斜对面靠墙的位子上,那是曾经和自己吃饭的时候做过的位子。文丽今天确实非常的震惊,不仅仅王维翰对面有一女人,而是因为这个女人是殷猛的前夫人,梁婕。文丽心里非常不是滋味,她在心里面算了算,自己和王维翰分手也不过三个月时间,真是物是人非啊!

文丽没有提醒秦琪,她不知道怎么开口,也不知道大家该如何打招呼,如何化解这份尴尬。可能是秦琪给服务员说话的声音比较大,王维翰猛地把头转了过来,四目相对的瞬间,文丽赶紧把头埋了下来。她眼角的余光瞟见王维翰愣了一下,然后缓缓的站起来向这边移动。

“小秦,华老师,你们过来吃饭啊?”王维翰站在文丽和秦琪桌子旁,文丽感到全身僵硬、皮肤发麻,连呼吸都变得相当的微弱。

秦琪像是被王维翰的突然出现吓了一大跳,猛的站了起来,“王大哥好,你也到这里用午餐?”

王维翰指了指梁婕,“我和朋友过来吃饭”。秦琪顺着王维翰手指的方向看过去,顿时一脸的尴尬,随口说着:“喔,真实幸会,幸会!”偷偷的看了文丽一眼,发现文丽脸色很难看,赶紧坐下。仰起头对王维翰说:“王大哥,那你们先吃饭吧,我们的菜也要来了。”

王维翰看文丽坐在那里想一个木马人一样,眼珠子都不转动一下,悻悻的对秦琪说:“那你和华老师慢慢吃,我先过去了。”

看着王维翰离开,秦琪小声的对文丽说:“要不,我们换个地方。”

文丽摇摇头,“换什么地方,说不定大家以后还会在一张桌子上吃饭呢!”

王维翰过去和梁婕嘀咕着什么,只见梁婕不停的在往文丽这边看。他们很快就站起来离开,临走前王维翰大声的打招呼,“你们慢用,我们先走了。”文丽这时候已经缓过气来了,虽然没有说话,但是王维翰和梁婕挤出了一个“灿烂”的微笑。

看着他们结了帐走出餐馆,秦琪长长的松了口气,“哎,他的速度也太快了吧。”

文丽无奈的笑了笑,“很正常,不是也有很多人给我做媒吗?燕子上个月已经陪我去相亲了。”于是文丽绘声绘色的讲述了上次相亲的过程,把秦琪逗得哈哈大笑,不知不觉一大碗饭被吞下肚了。

秦琪看着被自己吃得精光的碗,又看看文丽面前一碗满满的米饭,感概的说:“丽姐,跟你在一起就是开心,饭都多吃了好多。不过我发现你就没怎么吃,我知道你这样逗我开心,内心还是有想法的。管它的,属于你的就是你的,不属于你的就潇洒的放手,女人还是要倾听自己内心的声音,这不是你以前对我说过的话吗?”

文丽看着秦琪脸上的自信和从容,心情舒缓了不少。半开玩笑的说:“我知道,只是人毕竟是感情动物,女人对感情的记忆总是比男人长久,因为我是女人。”

秦琪微笑着,是一种心安理得享受家庭关爱的少妇才有的甜蜜而从容的笑容。

文丽顿了一下,咯咯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秦琪被文丽晓得莫名其妙。

文丽感叹的说:“我是在想世界之大,圈子却这么小,怎么这感情扯来扯去,就跳不出这个圈子。”

“什么意思?”秦琪被文丽越说越糊涂了。

文丽略带神秘的说:“你认识刚才和王维翰吃饭那个女人吗?”

秦琪摇摇头。

“她叫梁婕,是殷猛的前妻,他们去年离婚了。”

“啊!”秦琪瞪大了双眼,“怎么会这样呢!那王大哥和殷猛在一起不尴尬吗?”

“管他呢,王维翰想给他儿子找一个好妈妈,也许这个女人符合他的要求。”文丽知道自己这句话是句气话,她想起王维翰那天劝说自己时那么的入情入理,心想说不定同样的话也说给梁婕听过了。

96、高晃结婚(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